從50年間美國對聯合國「排我納匪案」說法轉變,可看出美中台戰略目標的移轉

從50年間美國對聯合國「排我納匪案」說法轉變,可看出美中台戰略目標的移轉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中台戰略三角得關鍵運作,依然是北京與華盛頓雙邊關係,在政治語言轉換,戰略對手關係確立後,如何相互制約。那麼在2022年,我們將面對結盟關係重組,抑或是新冷戰呢?

文:清大酷拉皮卡(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研究生,關注國際關係、文化研究領域)

「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體系不是政治議題,而是務實議題。」

~美國務卿布林肯

2021年是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台灣又稱「排我納匪案」)50週年。亞太副助卿華特斯(Rick Waters)曾藉參加華府智庫會議,公開批評中國濫用(misuse)2758號決議,將台灣排除在聯合國體系之外,阻擋了國際社會獲得台灣可以提供的貢獻。

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可被視為美國「聯中制蘇」政策在聯合國體系的起始點;是中華民國,於韓戰意外後意外變成「中華民國台灣」於國際組織的一次實錘重傷;亦是中國半世紀逐步增強國際影響力,統一「銳實力」戰線,於聯合國體系獲得話語權的開始。

美中台的戰略三角,本就來自大的冷戰格局,而國際秩序在美中霸權競逐之下改變,國際組織的建置亦是多邊國際關係中的重要場域。時過境遷中有趣的是,戰略目的移轉,而在國際結構的遺緒下,美中台都對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產生不同語境的運用差異。

以下簡單從美中對抗明朗化的前後,簡述這段國際關係的「談資嫁接」境況。

美國:過了半世紀,才轉變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態度

自1960年代起,大多國家開始與中國建交,聯合國安理會席次與中國合法代表權受到動搖。於彼時,美國亦對蔣介石政權有過「雙重代表」提案。而蔣介石政權對統治基礎和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道統問題,致使出現「國民黨的中國退出,共產黨的中國重獲代表」的終局。

在2000年代,全球恐怖主義與美國小布希政府回首雙邊關係的戰略下,兩岸或者美中關係不是後冷戰時代的重中之重,華爾街的資本流通與新自由主義的區位移轉才是美中關係的重點。台灣並不被認為需要在美中的「一中政策/原則」歧異當中,參與聯合國體系事務。對於「一中」的模糊性與長期呆板單一的呼籲,既是美國政府的期望,也是美中關係穩定的關鍵。

美國的國際現實需求外,彼時陳水扁政府的外交行為與民進黨時至2016年前的其他總統參選人,都讓美國在二十一世紀初期對其產生極大不信任。民主化的台灣亦針對「重返或加入聯合國」發起公民投票,即便早已是新興工業化國家,具有高度經濟與發達社會,美國彼時認可的依舊是兩岸可以自行解決一中問題,所謂低層次的、實務如公衛、社會文化等議題,並不真的如此「務實」。

同樣的論述裏,對覺察中國在全球霸權權力移轉企圖顯露的美國來說,一中的「政策」可以大幅度變動,維持現狀的模糊在美國內政與國民面對重大壓力。

AP_2107514680263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同樣的論述裏,答案卻不同,2021年10月布林肯表示,支持台灣入聯,符合美國的「一中政策」,此政策是以《台灣關係法》、《美中三公報》與對台《六項保證》為指引。近20年國際態勢改變,是美國與資本的豢養,也是多邊與國際組織關係的落後。對美國來說,答案可以不一樣,但依然可以論述得具有從一而終的「務實」意味。

中國:一中原則在聯合國體系建立不可撼動的語境

中國在國力大幅成長後,成為沒有共產主義政治特徵的重要國際參與者,其中,在其得以進入聯合國體系,且擁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次,具有重要的開門意義。

2008年後,全球迎來金融海嘯,中國豪擲四千億救市。百年國恥敘事開始轉變,中國將要成為世界的頂端,不是第三世界的,下位者的機遇到來。敘事轉換的挑戰是聯合國體系原先的西方霸權將被均衡,操作途徑則是在轄下的諸多單位高度參與,透過中國在國際「普世價值」的形塑作用裡,成為建制的行為者,新的全球社會裏,中國的實力不單僅此經濟力量,而是全面的影響。

其中,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被增補衍生出新的脈絡——聯合國認可中國加入取代蔣介石政權,同理可證全球皆認同中國的「一中原則」。聯合國體系在近50年裏,可以跨組織地引用2758號決議排除台灣的參與;WHO的實踐,雖未明白使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用語,但提及2758號決議的方式,背後仍是基於同樣的假設

在近20年,中國以其威權的統治輸出、基建輸出與放款,成為發展中國家的重要金主與領導者。輔以起初在國際關係獲得美國默許(制衡蘇聯為重)的情況下,獲得了豐碩的成果。中國的法理嫁接行為,可以合理地成為「普世價值」。這論述移轉與國際法素材嫁接,誠如蔣介石在1971年前,執著於兩岸內戰狀態,追求「反攻大陸」的運用一般,而亞細亞的孤兒終究是孤兒。

習近平辛亥革命週年談話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台灣:中華民國與台灣也是兩塊牌子——聯合國的神主牌在國內易主

民主化後的台灣,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亦具有雙重論述的政治語彙運用情況。中華民國的擁護者依循「退出」的脈絡,台灣自主性為號召者則尋找「加入」聯合國的可能,在民主相對不穩定的台灣,這份決議成為兩黨制尋求選票的重要關鍵。同上述,美中的需求是不作回應,而這張神主牌的影響力僅限於國內。

在全球瀰漫民粹主義的十五年間,台灣地位的討論也就微不足道,兩岸關係承平到緊密,時至台灣人民對中國感到焦慮的2010年代前半,國際地位的低下本該將兩岸拉向中國的想法。

而在大的美中雙邊關係改變後,台灣政黨的運用法則也產生微妙變化。起先要求「重返」的中國國民黨在結束國共對抗,被台灣人民視為高度親中的政黨後,不再對國際論述具有優勢地位;本被當作不穩定因子的民進黨陣營,反在話語上擁有了代言與繼承「中華民國」的利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