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OPUS:龍脈常歌》:豐富的遊戲機制、更有沉浸感的世界觀,SIGONO集大成之作

【遊戲】《OPUS:龍脈常歌》:豐富的遊戲機制、更有沉浸感的世界觀,SIGONO集大成之作
台灣獨立遊戲團隊SIGON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獨立遊戲工作室SIGONO蘊釀4年的第3作《OPUS:龍脈常歌》終於順利推出,並在銷售平台上獲得壓倒性好評。與SIGONO的前兩作相較,世界觀不同,但都同樣心懷宇宙,角色血肉飽滿,劇情引發強烈的共鳴。

文:白袍裡的羽毛筆

  • 遊戲名稱:OPUS:龍脈常歌
  • 遊戲性質:點擊冒險
  • 遊戲時間:10小時以上
  • 遊戲平台:Steam
  • 開發公司:SIGONO(台灣)下載連結

你們瀛海可能比較少吧,我說的是那種,滿滿的一片花……

一片花?

對,像海一樣……

海一樣多……?

怎麼,你會想看嗎?

一點。

才一點點?海喔,像海一樣。

如果是妳形容的那樣,會。

什麼啊,這麼不情願。

如果是艾妲你說的,我會很想看。

……好啊。如果有那麼一天,紅樓有機會離開群山,旅行回我的家鄉……我一定會帶你去看看。

2021年9月,台灣獨立遊戲工作室SIGONO蘊釀四年的第三作《OPUS:龍脈常歌》(後稱《龍脈常歌》)終於順利推出,並在銷售平台上獲得壓倒性好評。廣告宣傳將本作視為SIGONO的第一作《OPUS:地球計畫》(後稱《地球計劃》)與第二作《OPUS:靈魂之橋》(後稱《靈魂之橋》)的精神續作。世界觀不同,但都同樣心懷宇宙,角色血肉飽滿,劇情引發強烈的共鳴。

不過,與其說《龍脈常歌》是精神續作,我反而覺得這部作品是集SIGONO所有作品之大成,將自身強項再度打磨進化,最後變得更為精緻的工藝品。

以群山為家:更有沉浸感的世界觀

SIGONO的三部作品都在主線劇情外架構出宏大的世界觀。

《地球計劃》中,移民外星的人類因基因缺陷而派出太空船尋找地球。《靈魂之橋》中,信仰地球教的人類因遭逢瘟疫而幾近滅亡。《龍脈常歌》中,人類因爭奪龍脈資源而展開星系戰爭。三部作品的世界觀都是足以利用編年史來大書特書的背景設定。

不過,SIGONO在說明世界觀的一貫作法是將背景設定藏在人物對話或物件說明中,主線劇情則是集中在人物角色的互動上。這讓玩家不會在遊戲前段都在做背景設定的說明大會,而是透過旁敲側擊的理解漸漸融入遊戲世界。

然而,可能也是因此,《地球計劃》和《靈魂之橋》的背景設定與故事主角幾近沒有互動。《地球計劃》的艾姆只在意完成麗莎博士的遺願,完全不在意人類死活。《靈魂之橋》的約翰與林芳也只著力於執行宇宙葬,對於瘟疫幾乎是閉口不談。

《龍脈常歌》的世界觀也同樣廣闊:在群山太陽系中,行星龍脈的汜水能源創造出輝煌的機械文明,以及以星球為崇拜對象的萬道信仰。然而,文明一夕崩解,徒留殘骸遺跡,以及仍在龍脈底部曖曖發光的汜水能源。

基於龍脈的經濟價值,後人爭相組成探勘隊伍,希望能透過發掘龍脈而一夕致富。私人淘金熱演變為軍事戰爭,能透過歌聲與龍脈共鳴的女巫也成為最炙手可熱的雷達兵器。戰事最後由礦業聯合取得勝利與群山統治權,但仍有許多人心底不服,私下進行龍脈探勘活動。

在這樣的時代,出身探勘名家的瀛海貴族李莫,以及曾在巫塔受訓的前女巫艾妲,兩人在龍脈上相遇了。

他們沒有經歷過戰爭時期,但在兩人駕駛紅樓太空船於星系間遨遊時,可以看見他們非常積極地與當下的歷史背景互動。於是玩家看見李莫講解萬道神話,看見艾妲講解汜水能量,也看見兩人面對難民孤兒時的惻隱之心。他們不只是被世界影響,也主動去參與世界。

在《地球計劃》和《靈魂之橋》中,即使故事擁有龐大的世界觀,人物角色卻只受到背景設定的輻射影響,這讓背景設定維持著安全的矇矓美,畢竟有時講太多反而會暴露出設定的不足與矛盾。但《龍脈常歌》邁出勇敢的一步,讓故事角色與世界有更多的互動,因此設定不再只是背景,而為玩家的沉浸感注入更豐沛的能量。

當叢花毅然綻放:貼合故事主軸的豐富遊戲機制

在SIGONO過去的遊戲中,最常聽見的批評是「遊戲性不足」或「操作體驗差」。

作為曾經玩過前兩作的玩家,我也覺得《地球計劃》尋找行星的部份帶來乏味的作業感。而即使我對於《靈魂之橋》給予盛讚,也覺得人物移動速度和操作手感會勸退不少玩家。此外,這兩作的遊戲機制都比較單一,玩習慣3A大作的玩家大概會覺得自己玩得不夠爽快。

或許也是因此,SIGONO在《龍脈常歌》裡依照故事發展而加入各式各樣的遊戲機制,希望能讓玩家在探索群山時不會感到無聊乏味。

有些遊戲機制明顯承繼過往的遊戲系統,比方說在絢麗斑斕的宇宙中尋找星球的部份來自《地球計劃》,利用收集物件來強化紅樓來自《靈魂之橋》,而探索龍脈時的橫向卷軸設計則是來自《靈魂之橋前傳》。

但是,也有些遊戲機制是全新的突破,像是玩家在進行星際探索時要做資源管理,遇到突發事件時會有擲骰檢定,探索龍脈時會碰到不少音樂遊戲要素等等。

如此繁多的遊戲機制,總是會有一兩件事使玩家翻船,像是紅樓燃油耗盡或被敵人炸毀,李莫在探勘龍脈時打不開大門或意外身亡等等。但遊戲本著輕難度的設計,總是會有各種放水機制讓玩家起死回生,無痛回到遊戲故事中。

真要雞蛋裡挑骨頭還是做得到的,像是橫向卷軸的人物動作不夠靈活流暢,擲骰檢定讓玩家無法在一輪遊戲中收集到所有物件等等。但整體而言瑕不掩瑜,為了讓玩家有更豐富的群山巡禮,一口氣端出5種以上貼合太空探索主旨的遊戲機制,已經足夠顯示出SIGONO的誠意。

瀛海的演奏:居功厥偉的配樂師Triodust

《龍脈常歌》的配樂一如既往,由SIGONO的御用樂師Triodust操刀。根據個人網站和訪談的記載,這位配樂師從SIGONO還是Team Signal時便與他們合作,一連完成《地球計劃》和《靈魂之橋》的配樂,其他作品也曾經入圍金鐘獎。

我對音樂並沒有特別出眾的品味,不會特別挑剔,但也不會特別溺愛。但在我依照遊戲指示,戴上耳機遊玩《靈魂之橋》時,感覺到Triodust的配樂傳達出結合了孤獨、溫柔、遼闊的氛圍,正是約翰和林芳在末日雪地上感受到的情感。於是,在我把《靈魂之橋》破關之後,我第一次付錢買了遊戲的原聲帶。

而這一次的《龍脈常歌》配樂,孤獨、溫柔、遼闊的感受依然存在。但因為劇情中多了戰鬥與逃亡橋段,Triodust的配樂除了悲傷溫柔的一面之外,也帶來熱血磅礡和神祕詭譎的面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