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豪門謀殺案》原著:古馳就是一切,是財富、權力,也是派翠吉雅與女兒們的地位象徵

《GUCCI:豪門謀殺案》原著:古馳就是一切,是財富、權力,也是派翠吉雅與女兒們的地位象徵
Photo Credit: 《GUCCI:豪門謀殺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UCCI:豪門謀殺案》

文:莎拉・蓋伊・福登(Sara Gay Forden )

吉雅憤憤不平地哭喊道。

「不是,不是這樣的,太太,威尼斯街的公寓已經停工了。」莉莉安娜說謊道。

「沒關係,我就等。如果需要變賣家裡的東西,我們絕不手軟。」派翠吉雅抱怨道。

墨里奇奧每個月都拚命地為派翠吉雅籌錢,連司機路易吉都拿了自己的八百萬里拉給墨里奇奧,墨里奇奧甚至還從兒子的小豬撲滿裡拿了約莫六千五百美元。

直至一九九一年秋天,墨里奇奧對佛朗西尼坦承他私下造成的問題,並向派翠吉雅要求離婚;在佛朗西尼的協助下,寶拉同樣也向她的丈夫提出了離婚,並計畫與墨里奇奧一同搬至威尼斯街的公寓。

派翠吉雅過去擁有的一切漸漸地從手中流逝,她滿腔怒氣與妒火。她嘲笑寶拉是個膚淺的女人,渴求金錢與地位且占盡墨里奇奧的便宜,並拆散他的家產。有些人認為派翠吉雅根本就是在形容自己。

「派翠吉雅對墨里奇奧的資產非常執著。她認為自己應該分得墨里奇奧資產的所有權,但這並非根據法律,而是根據她的幻想⋯⋯她認為船是她的,聖莫里茲的房產也是⋯⋯她也認為古馳的成就有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她的建議,她強調她認為墨里奇奧根本沒有能力經營公司,她認為她的丈夫有支出控管的問題。她一直都對墨里奇奧的資產問題感到非常焦慮,因為她認為那些資產都屬於她,她擔心會影響到她和女兒們的權益。」皮耶羅・朱塞佩・琶若迪說道。他是墨里奇奧的另一名律師,派翠吉雅會定期打給他,再三確認自己的權利。

派翠吉雅執著地認為墨里奇奧是她所有痛苦和磨難的源頭,並發誓要在墨里奇奧毀掉女兒們前先毀掉他。

「她想看墨里奇奧雙膝跪地,她要墨里奇奧爬著回來找她。」派翠吉雅的朋友馬達萊娜・安塞爾米說道。派翠吉雅指望著降神會、咒術和奇異的力量。

「如果要我選擇人生要做的最後一件事,那我會選擇看著他死。」派翠吉雅某天與女管家阿爾達・里齊在房間聊天時如此說道。「妳能否問問妳男友是否能找人幫我的忙?」派翠吉雅再三要求里齊這麼做。直到一九九一年,里齊和男友一起去找墨里奇奧,墨里奇奧把兩人所述都錄了下來,並把錄音帶交給佛朗西尼。

同年秋天,派翠吉雅的頭痛開始發作。只要派翠吉雅沒在逛街或抱怨墨里奇奧,她就會把自己關在陰暗的房內好幾個小時,整個人因頭痛而無法動彈。頭痛使她每晚都無法入眠,她的母親和女兒們為此憂心忡忡。

「媽媽,我不想再看妳受苦了,我要找醫師來為妳診治。」十五歲的亞歷珊卓在某天說道。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九日,派翠吉雅入住了米蘭最好的私人診所馬多尼納,正是從前魯道夫・古馳治療前列腺癌的診所。醫生診斷出她的大腦左前側長了顆腫瘤,並告訴派翠吉雅必須立即開刀,但存活率並不高。

「我感覺自己的世界分崩離析。」派翠吉雅說道。「我知道我的腫瘤一定是他造成的,他帶給了我那麼多的壓力。我的帽子內全是頭髮,全是從我頭上掉下來的頭髮!我既已命在旦夕,我就要毀掉一切。」她憤恨地在日記中寫道。

派翠吉雅憤怒地在日記中的一整面寫下:「我受夠了!」

「絕不能讓墨里奇奧・古馳這種下賤低劣的人,過上擁有六十公尺高的遊艇、私人飛機、豪華公寓和法拉利的生活,甚至還逃過譴責。星期二時,醫生診斷出我的大腦受到腫瘤的壓迫,伊弗索歐醫生不安地看著X光片,深怕無法成功切除腫瘤。我現在獨自一人,帶著分別為十一歲與十五歲的兩個女兒,和心急如焚的寡婦母親。而我那失職的丈夫,他因為自己犯下的錯誤導致他的資產只夠他一人花用,所以拋下了我們。」

隔天早上,亞歷珊卓和派翠吉雅的母親希爾瓦娜哭喪著臉,前去墨里奇奧位於聖費德勒廣場的辦公室通知他這個消息。墨里奇奧的祕書莉莉安娜隔著門聽著他們低語,隨後便看到搖搖晃晃的墨里奇奧將兩人送出來,他的面色十分凝重。

「醫生診斷出派翠吉雅有顆撞球般大的腫瘤。」在希爾瓦娜與亞歷珊卓離去後,墨里奇奧擠出一點聲音對莉莉安娜說道。「現在我知道她為什麼變得那麼暴躁了。」他輕輕地說了一句。

希爾瓦娜詢問墨里奇奧是否能在她照顧派翠吉雅時,幫忙照顧亞歷珊卓和阿萊格拉,墨里奇奧表示有點困難,因為威尼斯街的公寓尚未完工,而他的單身公寓肯定塞不下兩個女兒。另外,他與Investcorp複雜的種種使他經常出差,墨里奇奧說自己很願意在有空時與女兒一起吃午餐。派翠吉雅聽到墨里奇奧的回應後,心中最後一絲的幻想也隨之破滅。

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早上,派翠吉雅躺在醫院的輪床上。此時的她已理去了整頭的秀髮,她親了親兩個女兒、捏了捏母親的手,直到護理人員將她推走前,她都痴痴地在等著墨里奇奧,然而墨里奇奧並未現身。

「我在那裡⋯⋯我根本不知道是否能活著離開手術室,但他仍不願意到場。即便我們已經分居,我依然是他女兒們的母親。」派翠吉雅後來說道。

數小時後,派翠吉雅從麻藥的迷茫中醒來,她勉強集中注意力看了看床邊的臉龐,她看到她母親、亞歷珊卓和阿萊格拉,而墨里奇奧又再一次缺席了。派翠吉雅並不知道,希爾瓦娜和醫生都勸墨里奇奧不要現身,深怕他的出現會壓垮她。

墨里奇奧整個早上都心神不寧地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最後,他還是對莉莉安娜說他要送花給派翠吉雅。莉莉安娜隨即表示可以幫忙訂花,但墨里奇奧卻直接拒絕,因為他知道派翠吉雅喜歡什麼樣的蘭花,因此打算親自去挑選。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