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豪門謀殺案》原著:古馳就是一切,是財富、權力,也是派翠吉雅與女兒們的地位象徵

《GUCCI:豪門謀殺案》原著:古馳就是一切,是財富、權力,也是派翠吉雅與女兒們的地位象徵
Photo Credit: 《GUCCI:豪門謀殺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UCCI:豪門謀殺案》

文:莎拉・蓋伊・福登(Sara Gay Forden )

吉雅憤憤不平地哭喊道。

「不是,不是這樣的,太太,威尼斯街的公寓已經停工了。」莉莉安娜說謊道。

「沒關係,我就等。如果需要變賣家裡的東西,我們絕不手軟。」派翠吉雅抱怨道。

墨里奇奧每個月都拚命地為派翠吉雅籌錢,連司機路易吉都拿了自己的八百萬里拉給墨里奇奧,墨里奇奧甚至還從兒子的小豬撲滿裡拿了約莫六千五百美元。

直至一九九一年秋天,墨里奇奧對佛朗西尼坦承他私下造成的問題,並向派翠吉雅要求離婚;在佛朗西尼的協助下,寶拉同樣也向她的丈夫提出了離婚,並計畫與墨里奇奧一同搬至威尼斯街的公寓。

派翠吉雅過去擁有的一切漸漸地從手中流逝,她滿腔怒氣與妒火。她嘲笑寶拉是個膚淺的女人,渴求金錢與地位且占盡墨里奇奧的便宜,並拆散他的家產。有些人認為派翠吉雅根本就是在形容自己。

「派翠吉雅對墨里奇奧的資產非常執著。她認為自己應該分得墨里奇奧資產的所有權,但這並非根據法律,而是根據她的幻想⋯⋯她認為船是她的,聖莫里茲的房產也是⋯⋯她也認為古馳的成就有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她的建議,她強調她認為墨里奇奧根本沒有能力經營公司,她認為她的丈夫有支出控管的問題。她一直都對墨里奇奧的資產問題感到非常焦慮,因為她認為那些資產都屬於她,她擔心會影響到她和女兒們的權益。」皮耶羅・朱塞佩・琶若迪說道。他是墨里奇奧的另一名律師,派翠吉雅會定期打給他,再三確認自己的權利。

派翠吉雅執著地認為墨里奇奧是她所有痛苦和磨難的源頭,並發誓要在墨里奇奧毀掉女兒們前先毀掉他。

「她想看墨里奇奧雙膝跪地,她要墨里奇奧爬著回來找她。」派翠吉雅的朋友馬達萊娜・安塞爾米說道。派翠吉雅指望著降神會、咒術和奇異的力量。

「如果要我選擇人生要做的最後一件事,那我會選擇看著他死。」派翠吉雅某天與女管家阿爾達・里齊在房間聊天時如此說道。「妳能否問問妳男友是否能找人幫我的忙?」派翠吉雅再三要求里齊這麼做。直到一九九一年,里齊和男友一起去找墨里奇奧,墨里奇奧把兩人所述都錄了下來,並把錄音帶交給佛朗西尼。

同年秋天,派翠吉雅的頭痛開始發作。只要派翠吉雅沒在逛街或抱怨墨里奇奧,她就會把自己關在陰暗的房內好幾個小時,整個人因頭痛而無法動彈。頭痛使她每晚都無法入眠,她的母親和女兒們為此憂心忡忡。

「媽媽,我不想再看妳受苦了,我要找醫師來為妳診治。」十五歲的亞歷珊卓在某天說道。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九日,派翠吉雅入住了米蘭最好的私人診所馬多尼納,正是從前魯道夫・古馳治療前列腺癌的診所。醫生診斷出她的大腦左前側長了顆腫瘤,並告訴派翠吉雅必須立即開刀,但存活率並不高。

「我感覺自己的世界分崩離析。」派翠吉雅說道。「我知道我的腫瘤一定是他造成的,他帶給了我那麼多的壓力。我的帽子內全是頭髮,全是從我頭上掉下來的頭髮!我既已命在旦夕,我就要毀掉一切。」她憤恨地在日記中寫道。

派翠吉雅憤怒地在日記中的一整面寫下:「我受夠了!」

「絕不能讓墨里奇奧・古馳這種下賤低劣的人,過上擁有六十公尺高的遊艇、私人飛機、豪華公寓和法拉利的生活,甚至還逃過譴責。星期二時,醫生診斷出我的大腦受到腫瘤的壓迫,伊弗索歐醫生不安地看著X光片,深怕無法成功切除腫瘤。我現在獨自一人,帶著分別為十一歲與十五歲的兩個女兒,和心急如焚的寡婦母親。而我那失職的丈夫,他因為自己犯下的錯誤導致他的資產只夠他一人花用,所以拋下了我們。」

隔天早上,亞歷珊卓和派翠吉雅的母親希爾瓦娜哭喪著臉,前去墨里奇奧位於聖費德勒廣場的辦公室通知他這個消息。墨里奇奧的祕書莉莉安娜隔著門聽著他們低語,隨後便看到搖搖晃晃的墨里奇奧將兩人送出來,他的面色十分凝重。

「醫生診斷出派翠吉雅有顆撞球般大的腫瘤。」在希爾瓦娜與亞歷珊卓離去後,墨里奇奧擠出一點聲音對莉莉安娜說道。「現在我知道她為什麼變得那麼暴躁了。」他輕輕地說了一句。

希爾瓦娜詢問墨里奇奧是否能在她照顧派翠吉雅時,幫忙照顧亞歷珊卓和阿萊格拉,墨里奇奧表示有點困難,因為威尼斯街的公寓尚未完工,而他的單身公寓肯定塞不下兩個女兒。另外,他與Investcorp複雜的種種使他經常出差,墨里奇奧說自己很願意在有空時與女兒一起吃午餐。派翠吉雅聽到墨里奇奧的回應後,心中最後一絲的幻想也隨之破滅。

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早上,派翠吉雅躺在醫院的輪床上。此時的她已理去了整頭的秀髮,她親了親兩個女兒、捏了捏母親的手,直到護理人員將她推走前,她都痴痴地在等著墨里奇奧,然而墨里奇奧並未現身。

「我在那裡⋯⋯我根本不知道是否能活著離開手術室,但他仍不願意到場。即便我們已經分居,我依然是他女兒們的母親。」派翠吉雅後來說道。

數小時後,派翠吉雅從麻藥的迷茫中醒來,她勉強集中注意力看了看床邊的臉龐,她看到她母親、亞歷珊卓和阿萊格拉,而墨里奇奧又再一次缺席了。派翠吉雅並不知道,希爾瓦娜和醫生都勸墨里奇奧不要現身,深怕他的出現會壓垮她。

墨里奇奧整個早上都心神不寧地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最後,他還是對莉莉安娜說他要送花給派翠吉雅。莉莉安娜隨即表示可以幫忙訂花,但墨里奇奧卻直接拒絕,因為他知道派翠吉雅喜歡什麼樣的蘭花,因此打算親自去挑選。

墨里奇奧從曼佐尼街一路走至雷德利花店,裡頭的花匠十分擅長製作流行樣式的花束。墨里奇奧謹慎地思考該在小卡上寫些什麼,深怕派翠吉雅會誤解任何字詞,最後他決定簡單地簽上自己的名字「墨里奇奧・古馳」。

然而當花束送到醫院時,派翠吉雅卻憤怒地將花束砸在桌上,連拆都沒拆開,因為墨里奇奧精挑細選的蘭花與派翠吉雅種在青鳥之家前的一模一樣,派翠吉雅難過地想到自己已不能再進到那裡。派翠吉雅回到家的一週後,家裡又送來了更多的蘭花,以及墨里奇奧的親筆小卡寫道:「早日康復。」派翠吉雅聲淚俱下,整個人癱到了床上。

「那個混蛋竟然連看都沒來看我!」派翠吉雅哭喊道。

僅能多活幾個月的派翠吉雅催促著她的律師開始採取行動,他們主張派翠吉雅答應協議條款時身患疾病以至精神狀態不健全,因此要收回派翠吉雅與墨里奇奧第一次談成的離婚協議,此舉讓派翠吉雅多爭取到帕薩瑞拉精品街的公寓,以及奧林匹克大廈的其中一間公寓,總價值高達四十億里拉,在當時相當於三百萬美金。

同時,墨里奇奧必須支付她於聖莫里茲頂級飯店為期兩週的假期的所有開銷,並必須每個月給兩個女兒兩千萬里拉,約莫為一萬六千美元。雙方為此重新協商並擬定全新的協議,條款中派翠吉雅所得的贍養費遠比先前的豐厚許多,包括每年一百一十萬瑞士法郎,約為八十四萬六千美金,以及一九九四年必須一次給付的六十五萬瑞士法郎,約為五十五萬美金。

派翠吉雅還可終身免費住在帕薩瑞拉精品街的空中別墅,該處需立契轉讓給亞歷珊卓和阿萊格拉,派翠吉雅的母親則獲得蒙特卡羅區的一處公寓以及一百萬瑞士法郎,略少於八十五萬美金。

派翠吉雅起初被懷疑為惡性的腫瘤,後來經診斷為良性,她在休養期間靠著思考如何報復墨里奇奧以重獲精力。

她於六月二日在日記引述一段義大利女性主義作家芭芭拉・阿爾貝蒂的文字:「仇殺。我忘了仇殺並非僅限於受迫者的行為,天使也同樣適用。報仇雪恨是因為你千真萬確,絕不退讓是因為你曾遭冒犯,高貴並非代表原諒,而是要找到最好的方式羞辱對方,並放飛自我。」幾天後她又寫道:「只要醫生允許我聯絡媒體,我就要讓每個人都知道你骨子裡是個怎麼樣的人。我會上電視,我要不斷地為難你到你死,到我毀了你為止。」

她也用錄音帶記錄了她的滿腔怨氣,並將之交給墨里奇奧。

「親愛的墨里奇奧,我有記錯嗎?當我得知在我開刀當天,你是如何輕巧地躲避照顧女兒以及我媽媽的責任,一切不言自明,他們告訴我若沒接受手術就僅剩一個月能活⋯⋯我想告訴你,你是個冷血的怪物,應該登上所有報紙頭版的怪物。我要讓每個人都知道你骨子裡是個怎麼樣的人,我會上電視,我會去美國,我要你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

錄音機播放出派翠吉雅尖銳的聲音以及充滿仇恨的言詞,墨里奇奧靜靜地坐在辦公桌後聽著。

「你不用來看我⋯⋯我的寶貝們正面臨著失去母親的險境,而我的母親則可能失去她唯一的女兒,你希望⋯⋯你試過要鬥垮我,但沒得逞,我已到鬼門關走過一遭⋯⋯因為你必須假裝自己沒錢,所以只能偷偷摸摸地買下法拉利,然而在你開著法拉利四處閒晃時,我們家裡的白沙發成了米色、鑲木地板充滿坑洞、地毯需要汰舊換新,而牆壁也需要再修補,你也知道灰泥會隨著時間剝落!但我們沒有錢!所有的錢都奉獻給了總裁先生,其他人該怎麼辦?墨里奇奧,你已讓人忍無可忍,連你自己的女兒都不尊敬你,為了忘卻創傷甚至不想再見到你⋯⋯你是我們所有人都想忘掉的麻煩⋯⋯墨里奇奧,你的報應還沒完呢!」

墨里奇奧突然間一把抓起錄音機,拔出錄音帶並朝辦公室的另一頭扔去。他不肯將剩下的內容聽完,直接就將錄音帶交給了佛朗西尼。佛朗西尼把錄音帶置入堆積如山的證物中,並建議墨里奇奧聘請一名保鑣,然而墨里奇奧冷靜下來後卻決定一笑置之,他不想受派翠吉雅的威脅所擾。

當年八月,墨里奇奧同意讓派翠吉雅至她最愛的青鳥之家休養,這段假期讓派翠吉雅獲得了充分的休息,而她也趁這段時間重新主張自己於該處的房地產權。

「我要這青鳥之家永遠屬於我。」她於日記中寫道。

儘管離婚協議中的條款已有諸多豐厚的更動,但派翠吉雅仍言出必行,她邀請了記者至帕薩瑞拉精品街的公寓採訪她,並大力誹謗身為商人、丈夫和父親的墨里奇奧。墨里奇奧深信連他與同性外遇的傳言都是出自派翠吉雅,實則根本無中生有。

她還濃妝豔抹、花枝招展地登上了當時最知名的脫口秀節目《後宮》。她坐在攝影棚內鼓起的沙發上,對著觀眾大肆地抱怨墨里奇奧・古馳如何想用「一盤扁豆」對她始亂終棄,然而她口中的扁豆可是米蘭的空中別墅、紐約的公寓和四十億里拉。

「本來就屬於我的東西根本不該出現在協議中。」她義正辭嚴地說道,現場的來賓全都目瞪口呆地看著她,更不用說全國各地的觀眾了。「我必須為我們的女兒們著想,她們此刻連自己的未來在哪都看不見⋯⋯我一定要為女兒們站出來抗爭,抗爭成功後,不管她們的父親想搭上克里奧爾號出遊六個月都隨他高興。」

一九九三年秋天,派翠吉雅意識到墨里奇奧可能會失去公司的掌控權,便馬上代表墨里奇奧介入其中。但她並非是想幫助墨里奇奧,如她後來所解釋,她是想要幫女兒留住古馳公司。

派翠吉雅表示她曾試圖在墨里奇奧與Investcorp間扮演中間人的角色,說服墨里奇奧接受榮譽總裁的身分並退出管理階層,然而最終與許多人一樣徒勞無功;她也曾試著幫墨里奇奧籌錢買回股份,她聲稱自己派了皮耶羅・朱塞佩・琶若迪以協助墨里奇奧即時向佐爾齊融資,並於拍賣會上買回了自己的股份。

墨里奇奧最終在與Investcorp的鬥爭中落敗,並被迫銷售他手上百分之五十的股持股份,這使派翠吉雅大受打擊。

「你瘋了嗎?這是你做過最失心瘋的事了!」派翠吉雅對著墨里奇奧叫道。失去古馳公司,成了另一道傷疤。

「對派翠吉雅而言,古馳就是一切。古馳是財富、權力,也是她與女兒們的地位象徵。」多年後,她過去的朋友皮娜・奧利耶瑪如此說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GUCCI(首刷限量燙金電影書衣版):精品帝國真實的慾望、愛恨與興衰》,尖端出版

作者:莎拉・蓋伊・福登(Sara Gay Forden )
譯者:金瑄桓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介紹】

莎拉・蓋伊・福登,在米蘭從事時尚媒體產業逾15年,曾任美國時尚雜誌《女裝時報》米蘭分社社長兼商務記者,記載Gucci、Armani、Versace、Prada、Ferragamo等知名國際品牌,從家庭工作室發展成大型品牌的經歷。現為美國彭博新聞臺華盛頓特區的編輯,其領導的團隊負責審查包括 Facebook、Google、Amazon和Apple等科技巨擘。

【本書特色】

  • 亞馬遜「時尚」、「藝術家傳記」與「國際商業」暢銷榜冠軍!
  • 全美最大連鎖書店──巴諾書店&亞馬遜讀者,近五星絕讚好評!
  • 首度在台公開!精品時尚圈最私密且真實的第一手資料,萬眾矚目!
  • 時尚圈資深記者福登揭露古馳帝國的興衰與驚世的凶殺案!精采絕倫!
  • 收錄逾60張古馳家族成員的珍貴生活照、最新且最全面更新資料與後記!
20211217032250357093
Photo Credit: 尖端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