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誰是兇手推理解密(上):辦案講求科學證據,人物關係與對白其實透露了線索

《華燈初上》誰是兇手推理解密(上):辦案講求科學證據,人物關係與對白其實透露了線索
Photo Credit: 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昌鈺博士是科學辦案,辦案要講求證據,那我也試著用證據來辦案看看。先從《華燈初上》兩部釋出的命案相關證據來看看,然後再來聽聽劇中人物說了什麼。

文:莫絳珠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華燈初上》已經釋出兩部,劇情鋪陳演變十分地吸引人。整個故事由許多豐滿的角色撐起來,每一個豐滿的角色背後都有厚實的角色故事的設定。

其實,這部劇最令我喜歡的地方,就是每個角色的心理和性格,他們的想法,他們的人生哲學,他們對待周遭人事物的態度全部都細膩地展現在每一句台詞,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中。當這些角色聚集起來以後,點起了這部劇的七彩霓幻的華燈,暫且聚焦到了推理命案這一條線。

《華燈初上》除了蘇慶儀命案這條主線,還有其他支線。目前,最明顯的支線就是販毒這條線。其他能挑得出來的支線有子維身世的線(第三部可能會有子維面對身世真相的反應,江瀚的話劇同時點到江瀚自己的故事和子維的事),每個光小姐的人生故事、江瀚的人生故事(不知道第三部會不會透露點江瀚的身世)、吳少強消失的七年等等。

然而,要推理蘇的命案,得先看兩條線,一條就是在檯面上的命案,一條是販毒的線。且先來專注在命案這條線上。

我最不擅長推測兇手是誰。雖然我是福爾摩斯迷,小時候看小說時唯一推理對的也就只有一個故事(空棺案)。不過呢,要猜測《華燈初上》中的兇手是誰,還真得不能只依據劇中人物的反應和對白,亦或是突然殺出的「物證」來猜兇手是誰,不然就被編劇給迷惑住了。

李昌鈺博士是科學辦案,辦案要講求證據,那我也試著用證據來辦案看看。先從兩部釋出的命案相關證據來看看,然後再來聽聽劇中人物說了什麼。

《華燈初上》林心如(左)、楊謹華為了維持媽媽桑的曼妙體態,拍戲期間特別克制飲食_
Photo Credit: 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蒐證Latest & Highlights

  • 棄屍地在台北山區,很偏僻,棄屍點又很隱密
  • 蘇的死亡時間初估:10/06,00:00 am to 4:00 am
  • 死因:外傷性顱內出血,頂骨多處破裂。他殺可能性極高
  • 可能兇器:硬物或鈍器重擊
  • 屍體觀察:(1) 頭上傷口有土壤,石頭,玻璃碎片。(2) 右前額有敲擊痕跡

和兇手/共犯相關線索的推測

  • 有車(因為要在颱風夜棄屍到山區)
  • 棄屍者(兇手或共犯)力氣大,可能為男性(因為屍體被拖行很長一段距離才用背的)
  • 極為熟悉棄屍山區(因為棄屍點太隱密,從一開頭攝影社大學生們的對話可知,要常來那片山區和探索秘境的人才有可能會知道那塊地方)
  • 極可能是蘇熟識,不曾防備的人(假設蘇是坐著被攻擊,那很可能跟熟識的人一起坐下來講話,然後兇手突然站起來行兇,因為致命傷在頭頂,要由上往下打才能夠大力)
c8rs0n8c5sbmq35irhm00ahneliqfh
Photo Credit: 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兇手行兇時相關的推測

死者頂骨「多處」破裂,表示兇手打她時,不只打一下,而是打非常多下。打很多下,每一下的力氣又這麼大,每一下都打在同一個點,還是拿「鈍物」,很有可能是因為情緒激動而下的手,才連續打很多下,每一擊都是充滿情緒性的,所以才「往死裡打」。若是情緒激動行兇,作為兇器的鈍物非常可能是手邊的東西,抄起來就打。

蘇的右前額的敲擊痕跡,很可能是蘇在頭頂被鈍器打很多下後,倒下來,磕碰到硬物,比如傢俱之類(桌子)。

兇手絕對不是預謀殺人。如果是預謀殺人,就必須準備周全,確保一擊斃命。要嘛拿著棍子狠狠一擊讓蘇斃命(這樣的話,致命傷口應該只有「一處」破裂),要嘛拿刀子一捅要害。絕不會那麼費時,敲蘇的頭「多下」。

兇手也絕對不是虐待。如果是虐待,蘇的全身會有多處瘀青和傷痕,絕對不會是只著重一個點去打。

很有可能是一人在場行兇。如果有他人在場或經過,不可能有時間打蘇超過一下,或是他人當時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應該還是能夠在打了兩三下後阻止)。情緒激動,洩憤般地打蘇很多下以後,憤怒的情緒應該緩和下來一點,然後才回過神來,發現蘇竟然被他打死了。

兇手打蘇的時候,是洩憤,並沒有要致她死地的想法,所以蘇的死亡,對兇手來說是預料之外。估計兇手很慌張,想要隱瞞因為衝動犯下的大錯,所以要棄屍。

如果行兇和棄屍是同一人,那麼這個人一定是能夠迅速控制情緒冷靜下來,思想周密的人。在發現蘇被他打死以後,第一個反應一定是非常驚慌和不知所措,在冷靜下來之前,很可能會做出一些容易留下犯案痕跡和非理性的事。

從驚慌到冷靜下來,然後能還能想到要棄屍,而不是逃走,代表兇手有超乎常人的自制能力和佈局思考能力,平常很可能在人前的形象是冷靜有禮 ,社會地位或是職場地位應該不低。

此人有「謀」。若不是一群攝影社大學生在第二天颱風過後跑去那片偏僻山區,否則,蘇的屍體應該會靜靜地在山裡變成一副白骨,等到被發現的時候,很難被確定如何被殺和何時被殺。

繼續兇手只有一人的假設。會要想到棄屍,就是想要隱瞞。如果趁颱風夜直接逃走,其實不見得會被懷疑或調查到。隱瞞,除了想避掉可能的調查和死刑判決(當時1988殺人是死刑嗎?),能想到要隱瞞,也暗示兇手平常盡力維持完美的形象,不容許有失禮或失誤的情形發生。那麼,兇手除了棄屍,有沒有想到清理命案現場呢?如果想到的話,兇手實在太冷靜了。

如果行兇和棄屍是兩個人,或是說兇手有共犯,比較容易假設兇手在發現衝動殺了蘇以後,情緒十分不穩和慌張,根本不會想到要棄屍這件事,而是共犯提起。

那麼,為什麼要棄屍?趁街上無人的颱風夜逃走,不也可以隱瞞自己是兇手?這樣看來,棄屍是有一定的動機和目的,是不是蘇的死如果被發現的話,會暴露出兇手和共犯想要隱瞞的另外的事情?會損害兇手和共犯的利益?

「華燈2」霍建華嗆聲林心如揚言報仇
Photo Credit: Netflix、百聿數碼提供

和命案相關的線索

  1. 山區並非第一現場。
  2. 案發現場一定有碎玻璃和不少噴濺型血跡。
  3. 目前,沒有光的人向警察報告說光有血跡。光的地板是淡色的灰色,如果有血跡濺到地上一定看得到。但是光的沙發是紅色(絨布?)的。加上有噴濺型血跡的話,又是頭頂遭受攻擊,血跡應該往上方噴,而且會流不少血。但是目前的影集沒人說在光有發現血跡。兩種可能,要嘛蘇在光被殺的,關於光的警方勘查線索會在第三部放出來,或者蘇在別的地方殺了。

案發日直接相關目擊者證詞

  • 證詞1

某太:「我聽到一個聲音很大聲,是玻璃破碎的聲音。我就把窗戶打開啊,結果看到一個男的,把蘇媽媽按在牆上耶。以為是喝醉的客人在亂,後來風雨太大,水都潑進來了,我只好把窗戶關起來了。」

  • 解析:

聽到玻璃破碎聲,卻沒有看到江瀚砸碎東西,證明江瀚不是殺蘇兇手(況且江瀚那麼窮,沒車棄屍),那麼玻璃破碎地點在哪裡?光還是Sugar?從某太的視角,她打開窗子,看到的是光的後巷,代表某太的窗子與Sugar 呈直角。某太聽到的玻璃打破的聲音不是發生在光的後巷,但一定是在光的附近,不然不會覺得大聲,大聲到要開窗戶查看。

  • 證詞2

寶媽媽:「下大雨那天,我看到一個男的,比你(阿成)差一點。穿著咖啡色的風衣,抽菸,就走進光了。好像還有個女的也走進去,比我醜。」

  • 解析: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