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入日本東京美術學校以前,陳澄波是個業餘水彩畫家,愛用的顏料卻是最高檔的英國貨

考入日本東京美術學校以前,陳澄波是個業餘水彩畫家,愛用的顏料卻是最高檔的英國貨
Photo credit: 1921年12月文房堂致陳澄波之信內附的顏料價格表,LE1_001-003,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考察1921年陳澄波與東京神保町文房堂的信件,我們得以一窺英國、日本與臺灣透過溫莎牛頓水彩顏料所串連的網絡。這中間除了畫材商品的流通,也包含繪畫知識的流轉,並訝異於100年前的臺灣畫家,與如今的我們竟然使用著相同的水彩顏料。

文:劉錡豫

談到陳澄波(1895-1947),一般人會想到的是他在228事件時悲劇性的生命終點。熟知台灣美術史的人,則會熟悉於他油畫家的身分。然而,直到陳澄波於1924年考入日本東京美術學校,並開始學習油畫之前,他主要的創作媒材還是以水彩為主。

換言之,1924年以前,陳澄波的身分是一位業餘水彩畫家。而從現存陳澄波早期的水彩作品來看,風格上明顯受到其國語學校老師石川欽一郎(1871-1945)的影響。

1
Photo credit: 陳澄波,《紫色山景》,約1916,水彩.紙,私人收藏

1920年代以前,沒有多少台灣人願意從事西洋畫的創作。如果要學習西洋畫,也會面臨要如何購買顏料、畫筆等用具的問題。倘若沒有認識的圖畫老師代為取得,便只能向日本的美術社訂購。當陳澄波的老師石川欽一郎於1917年離開台灣後,在公學校擔任圖畫老師的陳澄波,便面臨這樣的問題。

在陳澄波龐大的遺物中,有數封與東京神保町的百年老店「文房堂」有關的書信,主要是1921年他向文房堂郵購水彩顏料的訂單及匯款單。通過這些書信與相關史料,我們得以具體而微地掌握當時畫材的流通網絡,以及陳澄波個人的品牌偏好。

有趣的是,一百年前陳澄波所使用的畫具,跟我們的差別並不大。

陳澄波遺物中的文房堂書信

首先是陳澄波遺物之一「神保町文房堂致陳澄波之明信片」,在這封1921年10月的回信,可以看到當時陳澄波訂購的畫材價格及種類。寄送地址「台灣嘉義郡水上公學校」是陳澄波當時任教的學校,也就是今日嘉義水上國小及柳林國小的前身。

該信背後的「回答書」上,羅列了陳澄波向文房堂訂購的各種水彩顏料以及用品。第一排的「三脚床几白革付」,實際上就是可折疊的三腳椅。受重視寫生的石川欽一郎的薰陶,這種方便攜帶的折疊椅,對身體力行老師教誨的陳澄波而言再適合不過了。

3
Photo Credit: 1921年10月15日文房堂致陳澄波之明信片,LE2_007,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典藏
4
Photo Credit: 陳澄波的畫凳,RE001_06,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從陳澄波的遺物中,可以看到同樣的椅凳款式,會是當時買的嗎?

回答書第二排的手寫字「英ニユートン 水彩エノグ」,直譯為「英國牛頓水彩顏料」,即家喻戶曉的溫莎牛頓牌(Winsor & Newton)水彩。該品牌是由科學家William Winsor與畫家Henry Newton於1832年在英國倫敦創立,其透明度高、顏色清新明亮的特性,迄今仍是台灣習畫學生初學水彩時的首選之一。

筆者從國小開始學習水彩,國中、高中就讀學校美術班,所使用的水彩顏料就是英國溫莎牛頓,以及來自日本的飛龍牌(Pentel)。

5
Photo credit: 作者拍攝
英國溫莎牛頓水彩顏料。

回到文房堂寄給陳澄波的信件,自第二排開始,手寫日文皆為溫莎牛頓水彩顏料的顏色。其中包含了「クリムソンレーキ(洋紅色crimson lake)」、「ローズマダ(玫瑰茜紅色rose madder」、「コバルトブルー(鈷藍色cobalt blue)」、「ウルトラマリン(群青色ultramarine)」等十幾種。

同年12月,在文房堂寄送的「仕切書(發貨單)」,可以看到陳澄波除了原先的顏料,又多訂購了好幾種新顏色。且顏料名稱的旁邊還被抹上了相對應的顏色,可能是店家為了方便購買人確認才畫的。

1921年,陳澄波已是嘉義水上公學校的「教諭」(正式教師),而非「訓導」(教諭助手),月薪可達52圓。而發貨單底下的訂購總價9.3圓雖非相當高的花費,但按照比例計算,仍比現在水彩畫具的開銷還要高。

6
Photo credit: 1921年12月文房堂致陳澄波之信內附的顏料價格表,LE1_001-003,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典藏

日本國會圖書館收藏的《文房堂発売品目録》

在日本國會圖書館的數位館藏(Digital Collections)中,收錄了1914年出版的《文房堂発売品目録》。檔案裡可以翻找到陳澄波所購買的椅凳及溫莎牛頓水彩,格式上依據不同的色系區分,既使是相同色系的顏色,其價格也因成分不同而有所差異。

有趣的是,翻閱目錄可以得知當時的溫莎牛頓牌被標示為「最上等 水彩絵具」,價格僅次於同樣是英國製的James Newman,相較日本國產及法國製的lefranc & cie和Bourgeois Ainé水彩顏料都還要高。為何陳澄波要選擇價格較高的英國水彩顏料,難不成陳澄波偏愛大不列顛貨?

7
Photo credit: 目錄刊載的溫莎牛頓水彩顏料價格(Source:文房堂,《文房堂発売品目録》,東京:同編者,1914)
8
Photo credit: 目錄刊載的椅凳及畫架、傘杖等用品價格(Source:文房堂,《文房堂発売品目録》,東京:同編者,1914)

文房堂與日本水彩畫的發展

陳澄波之所以選擇高價位的溫莎牛頓水彩,而非相對便宜的法國、日本顏料,或許是受到石川欽一郎的影響。石川欽一郎向旅日英國水彩畫家阿爾弗雷德.伊斯特(Alfred East, 1873-1913)多次請益,而後也持續以書信進行交流。也曾撰寫過知名風景畫家康斯坦伯(John Constable, 1776-1837)的傳記,或是在期刊報紙上發表英國水彩畫家的評介,向日本讀者介紹英倫水彩之美。由此推測他是帶領陳澄波熟悉英國水彩品牌的不二人選。

9
Photo credit: 石川欽一郎,《英國倫敦泰唔士河》,1922,水彩.紙,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不過1912年時,石川欽一郎曾撰文坦言他對溫莎牛頓水彩的使用心得:「說起牛頓牌,人們都會認為這是最頂級的上等品,但實際上最近仍看到了品質下降的情况發生,製作方式變得粗糙,導致分量減少,顏料管跟管口都比以前更小了」。他認為各方面來說,更高價的James Newman牌表現較佳,不過也肯定溫莎牛頓的顏料品質不差,適合戶外寫生。

值得一提的是,文房堂不僅是日本最早引進舶來水彩用具的店家之一,同時也參與日本早期水彩畫的發展。例如,在由水彩畫家大下藤次郎(1870-1911)所創立的水彩畫專門刊物《みづゑ》,書末可見文房堂的廣告,推測文房堂也是該誌的贊助商。石川欽一郎也是該雜誌的常客,時常在此發表文章,或是刊載自己近期的畫作。

除此之外,文房堂也曾協助出版另一位重要水彩畫家三宅克己(1874-1954)的畫帖,顯示該店家與當時日本水彩畫界確實存在著緊密關係。由此可見,在陳澄波尚未赴日留學的1921年,是石川欽一郎向陳澄波推薦東京文房堂商品的可能性極大。

10
Photo credit: 〈池田文房堂廣告〉,《みづゑ》1(東京,1905-07-01),無頁碼

結語

1924年,陳澄波考取日本東京美術學校,踏入油畫創作的領域,自此以油畫家的身分在畫壇及藝術史上留名。不過在他的遺物裡,仍包含大量的淡彩人物速寫,以及幾幅年代較晚的水彩。另外,根據相關史料,在這之後他亦入選過台灣水彩畫會、日本水彩畫會的展覽。說明陳澄波從未放棄過水彩創作。

考察1921年陳澄波與東京神保町文房堂的信件,我們得以一窺英國、日本與台灣透過溫莎牛頓水彩顏料所串連的網絡。這中間除了畫材商品的流通,也包含繪畫知識的流轉,並訝異於100年前的台灣畫家,與如今的我們竟然使用著相同的水彩顏料。原來我們都曾經懷著興奮的心情打開包裝袋,將一管又一管的水彩顏料擠在調色盤上,一起在畫紙上作夢,徜徉在水彩畫無邊無垠的世界之中。

參考資料

  1. 台灣總督府職員錄職員錄系統(瀏覽日期:2021/10/27)
  2. 石川欽一郎,〈水彩繪具の談〉,《みづゑ》84(東京,1912.02.03),頁1-4。
  3. 國本学史,〈日本近代の絵具製造と販売〉,《日本色彩学会誌》37(東京,2013.05.01),頁284-285。
  4. 楊永源,〈石川欽一郎台灣風景畫中「地方色彩」概念的建構〉,《藝術學研究》3(桃園,2008.05.01),頁73-119。

本文獲漫遊藝術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原文標題為〈台灣油畫家也愛用英國溫莎牛頓水彩?陳澄波與神保町文房堂的郵購往來〉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