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的樣貌》:新加坡公共資源的交付方式,是以工作和婚姻為中心

《不平等的樣貌》:新加坡公共資源的交付方式,是以工作和婚姻為中心
圖戴著口罩的新加坡白領,在午休時間走上街頭,照片攝於2021年5月12日。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沒有全民普及的社會福利制度,新加坡人必須透過連結就業的強制儲蓄計畫來滿足這些需求,也就是強制提撥的中央公積金制度,不過光靠這筆存款通常不夠。一個人只要沒有就業:在家帶小孩的女性、身心障礙者、老年人,就必須依靠受僱的家庭成員,若是不得已,才會採取最後的手段:尋求公共支援。

 

首先,這是強制性的制度,非加入不可。(註1) 這是制度化概念的基石,即某些做法形成規範、必然發生,而且影響深遠。

其次,關於存入和使用都有明確嚴格的規範。政府設定、調整中央公積金帳戶的提撥率,以及退休後帳戶必須保留的最低金額,另外的規定還包括使用中央公積金支付醫療費用時,必須負責共同承擔額,還有如果出售房屋,要將中央公積金退還到已婚/離婚夫妻的個人帳戶。

第三,機構間關係密切並高度協調,無論購買組屋或尋求醫療服務,都會引發不同政府機構介入。

第四,中央公積金帳戶並非設計成能夠移轉,無論是跨世代或跨階級。(註2)個人為自己的退休、住房和醫療保健挹注資金的能力,取決於受僱時的薪資。

第五,由於中央公積金通常不敷使用,(註3)因此個人需要有額外的儲蓄、投資、保險或其他收入來源(包括能夠提供支援的成年子女),才能充分滿足所有需求。

最後,政府認可、鼓勵和服務差異化的市場:公共住房的大小和價格不同,暗示不同的社會地位;人民可以付費選購不同「等級」的病房和不同類型的醫院,花的錢愈多,等待的時間就愈短;托兒所和幼稚園的價格與品質也都有極大差異。

因此,滿足基本需求的制度強迫新加坡人按照以下原則生活:透過穩定、連續的就業來承擔個人責任,並且要「自力更生」;缺乏社會保障;資源無法重新分配;家人間必須相互依賴,而且「家庭」定義為個別單位,相互依賴則代表必須符合特定性別角色及隔代照顧。重要的是,人們可以取得的服務類型和品質取決於支付的能力。

註解:

  1. 退休後擁有大量替代收入的人可以申請豁免,無須維持最低金額,但退休前提撥一定金額到帳戶內是強制規定。
  2. 家人間可以跨世代移轉,不過這屬於例外性質。滿足退休需求(符合中央公積金管理局[CPF Board]規定)的個人,可以將資金轉入父母、岳父母、祖父母或配偶祖父母的中央公積金帳戶。
  3. Bhaskaran、Ho、Low、Tan、Vadaketh與Yeoh(2012);Hui(2012);Ng(2013)。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自《不平等的樣貌:新加坡繁榮神話背後,社會底層的悲歌》,聯經出版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張優遠

譯者: 方祖芳

臺灣房價居高不下,好羨慕新加坡「住者有其屋」?

其實,許多當地人的願望是搬出租賃組屋……

名列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向來給人光鮮繁榮的印象,然而作為亞洲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其經濟發展的背後充滿爭議,強調國家榮耀的國族主義,只想揚長避短,對社會不平等問題視而不見。

社會學專家張優遠深入走訪底層社會,歷時三年與低收入者聊天、訪談及觀察,了解弱勢階層面對的困境,結合其十年來對於新加坡家庭、社會福利、性別和公共政策的專業研究,指出新加坡在托育結構、福利制度、教育體系、勞動環境中普遍存在的弊病與不平等,反思改善之道。

本書英文版出版後在新加坡蔚為風潮,激發公眾對不平等現象廣泛、深度的辯論,影響深遠。書中所揭露的問題,在中產階級逐漸增加、都市貧困問題日益劇烈的亞洲主要城市同樣可見到。《不平等的樣貌》貫穿不同階層、城市、國家和地區,掀開亮麗表面下無所不在的不平等環境,將居民百姓連結在一起,並點名我們關心、重視每一個人的尊嚴。

不平等的樣貌:新加坡繁榮神話背後,社會底層的悲歌_-_ISBN978957086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