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宛如死而復生的秦始皇,在西安封城時指揮「兵馬俑們」向文明世界宣戰

習近平宛如死而復生的秦始皇,在西安封城時指揮「兵馬俑們」向文明世界宣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病毒好像是共產黨的先遣隊,病毒也好像是為奴之地的催化劑——點燃了奴才和奴隸們心靈深處的、一點也不平庸的、甚至具有想象力和創造性的惡。中國人作惡的花樣和能力,確實是世界之最。

病毒肆虐,從武漢封城到西安封城,同一劇本不斷上演。中共當局像控制軍隊一樣管控人民,乃至讓來無影去無蹤的病毒也俯首聽命,新成語「掩耳到零」應運而生。西安的官員和宣傳機構發明了「動態清零」和「社會面清零」等琅琅上口、鏗鏘有力的新詞語,讓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一九八四》中編撰的「新語詞典」黯然失色。

《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鐵腕病毒清零政策背後的百萬「螺絲釘」〉的評論文章,文章指出,對官員們來說,控制病毒是第一位的,人民的生命、福祉和尊嚴排不上號。「政府擁有一支以滿腔熱情幫助執行政策的社區工作人員大軍,還擁有一大群對任何表示不滿或擔憂的人進行攻擊的網上民族主義者。」

西安封城期間,制度僵硬、決策粗暴武斷、官員蠻橫無能、人民乖巧冷漠且爭當上級的肉身打手和輿論幫兇,這些中國社會的真相,在這一非常時期暴露無遺。

以「陝軍」在當代中國文壇獨佔鰲頭的陝西作家們,在這場疫情中也有相當亮麗的表現。

30年前曾因色情小說《廢都》引發文壇爭議的賈平凹,在武漢封城時曾撰文搖旗吶喊:「我沒有經歷過戰爭。我是以戰爭看這次疫情的。因為對疫情沒有準備,它突如其來,又是那樣的忽然暴發,我們初期不免有倉皇、慌亂,如同二戰時希特勒(Adolf Hitler)打到莫斯科城下。

但是我們很快鎮靜下來,從上至下,四面八方,萬眾一心,以武漢,湖北為主戰場,全國人人都是戰鬥員,奮起抗疫。其動員力,其戰鬥力,是強大的。在這期間,凡是看到電視裡有唱國歌時,我眼睛潮濕。危難時期,深感國家的力量和人民的團結。」西門慶那樣的頹廢文人,搖身一變,成了人見人愛的活雷鋒。

他唯一正確的論述是,中共確實是以戰爭的方式處理疫情和控制社會。

此次西安封城,賈平凹不再是遙遠的旁觀者,他身在其中,感受更深,拋出一篇小學生作文級別的煽情帖子:「我們居家隔離著,雖然每天看公布的疫情悲傷而焦慮,但看著那麼多的醫護人員、社區人員、自願者,沒黑沒明奮戰在抗疫第一線,又使我們體會到了溫暖,得到一種踏實。在西安最困難的時候,讓我們消除恐懼,相互鼓勵,充滿信心,共同努力。一定會戰勝疫情。我們西安人一定會平安順遂。」

賈平凹貴為省級作協主席,當然平安順遂。然而,那個心臟病發得不到治療而慘死的老人,那個因母親被醫院拒之於門外、難產而死的嬰孩,平安順遂嗎?

2008年四川地震時,有「秋雨含淚」,更有山東作協主席「兆山哭鬼」。這一次,還有比他們更不如的御用文人跳出來表演,試圖跟胡錫進爭奪爪牙榜上的頭把交椅:西安市作協主席吳克敬,痛罵封城期間那個要衛生棉的年輕女子「矯情,小姐做派」,儘管該女子已經敲鑼道歉,承認自己沒忍住大姨媽是給黨和人民添亂了,但吳作家仍然不放過她,以大姨父的威嚴諄諄教誨:流血事小,失節事大。好像他天天在行經分洪似的。據說此人曾中標得過「魯迅文學獎」,魯迅若知道他的名字被用來裝點御用文人的梳妝台,一定會死不瞑目。

文人之惡,其實只是官僚之惡的一個零頭。多年前,我在西安住過一個暑假,走遍了西安的大街小巷,也看到了當地官員的愚蠢與懶惰——這是千年不變的民風民情。

有評論人感嘆說:「以我對這個城市乃至這個省份某些官員顢頇、虛浮和慫賴程度的一貫了解,西安今天遭遇的一切,早已埋下伏筆、有了定數。……此番它們演繹的各種生硬、驕橫、冷漠、折騰、混亂,真苦了長安城裡1200萬蒼生黎民,也苦了那些疲於為他人奔命的抗疫人員。」若繼續思考,黎民百姓並非全然無辜,這杯苦酒是奴隸主和奴隸共同釀造而成的。

政府一旦認為自己無所不能,就會作惡多端。資深調查記者江雪寫道:「事實已經很明顯,持續多天的『賣菜難』,本質還是人為災難。在西安,並不存在物資匱乏,只是物資難以送到最需要它們的人手里。看到很多自媒體文章,有一篇,作者叫獸爺,一語中的:『我們有天貓、京東等那麼強大的物流系統,政府為什麼不用?非要自認為聰明地自己去送菜上門?』……因防疫管控而引發的各種次生災害頻頻發生,再下去,並非沒有爆發人道主義災難的可能。」

這就是譚嗣同所說的三千年不變的大一統、中央集權的「秦制」的必然結果。這種制度,辦成萬眾一心的奧運會易如反掌,卻無法將食品配送到家家戶戶。大饑荒的教訓並未成為真正的教訓。

西安是中國的「廢都」,中國何嘗不是地球的「廢國」?西安並不比武漢更糟,西安、武漢等中西部二線城市,並不比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東部「最現代化」的一線城市更糟。

有一名流亡美國、身份曖昧、經常撰文為中共「小罵大幫忙」的前中央黨校編輯鄧聿文,在文章中批評西安地方政府時,念念不忘讚美上海模式之優越性:「上海有約3000人的流調隊伍,西安至少需要1000名專業的流調人員,然西安從各醫院臨時抽調的流調人數為300人。這導致一旦發生疫情,無法全員啟動,在全市內尋找可能的暴露點,此即西安在城市管理上和上海的差距,也是這次疫情失控的關鍵因素。」

他又說:「地方政府尤其基層政府在社會治理上本就能力低下,像上海那樣能夠用某種人性化、可預期性和柔性處理的方式去防疫的少之又少,普遍表現出的是像西安這樣的簡單粗暴的做法。」


猜你喜歡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Photo Credit:浪琴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工藝技術,創造兼具專業潛水錶機能與優雅風格的代表作,讓錶迷玩家心動不已。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重新演繹1960年代的經典潛水錶款,繼承浪琴表一脈相傳的鬼斧神工,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技術,打造無可比擬的精彩腕錶。揉合經典美學與創新工藝,讓許多錶迷玩家都拜倒在浪琴表LEGEND DIVER極致不凡的魅力之下。

3_(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帶有潛水運動血統的優雅之作。

浪琴表LEGEND DIVER優雅匠心,一如絕無僅有的陶藝之美

陶藝是一種溫潤的藝術,揉合原始質樸的陶土與手作的溫度,揉捏拉展出渾圓與流暢線條;接著漆上釉色,在內斂沈穩的大地色系中,揀選映照匠心的色彩,並於高溫燒窯後淬煉出嶄新風貌,彷彿被賦予了全新生命。

有萬年以上歷史的陶瓷工藝,至今歷久不衰,是因為不同時代的匠人秉持著工藝堅持與創新追尋,得以不斷翻新傳統,再創絕代風華。如同源自1832年的浪琴表,是最早研發防水錶的先行者,更是腕錶界「優雅」的代名詞;旗下最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乃延續將近190年歷史的頂級工藝,維持堅若磐石的價值,於設計與配色融入當代靈感,造就傳奇復刻,翻新經典的全新史詩,持續領銜當代時尚潮流。

令人津津樂道的,還有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的精彩淵源。1937年,浪琴表推出當時世界上第一款防水計時碼表並獲得專利;1959年,浪琴表正式推出第一款潛水錶SUPER COMPRESSOR;到了2007年,浪琴表延續經典傳奇,打造風華獨具的LEGEND DIVER潛水錶,立刻成為全球時尚界與錶迷的關注焦點,傳承的精神延續至今,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成為浪琴表最暢銷的復刻錶款之一。

這就是任憑時間打磨、不斷自我砥礪進化的浪琴表,以最高水準的頂尖工藝翻新傳奇,向尊貴的優雅精神與風格追求致敬,打造腕錶世界無可取代的經典魅力。

5-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防水功能達300公尺,媲美專業潛水錶規格。

浪琴表LEGEND DIVER精粹設計,仿若玻璃工藝極致璀璨

晶瑩剔透、高可塑性,是玻璃令人嚮往的本色,而玻璃工藝的製作過程,本身即是一門藝術。經驗豐富的匠人運用口吹或手工熱塑拉絲,做出千變萬化的玻璃塑形,接著為玻璃融入色調,將岩漿一般的滾燙玻璃形塑成理想樣貌。冷卻後的玻璃,酷似寶石的質感與硬度,百看不厭。精準而巧妙的玻璃工藝,正與浪琴表LEGEND DIVER相映成趣。

浪琴表LEGEND DIVER延續潛水錶血統不斷進化,如今的復刻新版保留原作精神,包括:錶殼線條、面盤設計、微凸鏡面、面盤外圈潛水計時刻度環等,可說是一脈相傳,唯細節之處有賴與時俱進的製錶工藝,處理得更為精緻漂亮。

聚焦LEGEND DIVER獨家新錶款特色,主要為新增尺寸面盤與錶帶配色,除了既有的42mm錶徑,另增加了36mm錶徑,適合手腕較纖細的客群;面盤底色則改為由中央向外緣呈趨暗漸層,與時刻呈現清楚的明暗對比,達成潛水錶的清晰顯時訴求;錶帶則除了經典牛皮和輕量橡膠款之外,也有金屬米蘭鍊帶與合成纖維錶帶,提供多元質感選擇。

不僅止於外觀新風貌,新款LEGEND DIVER也蘊含真材實料的硬實力。像是42mm款搭載L888.5自動上鍊機芯,具有72小時動力儲存;36mm款內置L592.5自動上鍊機芯,提供45小時動力儲存。此外,兩款腕錶皆搭載矽材質游絲,優異抗磁性能,也有助於提升手錶的精準度。

image4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左為42mm沙漠黃款、右為36mm酒紅色款

見證極致工藝,展現優雅魅力,唯有浪琴表LEGEND DIVER

集優雅的浪琴印象、潛水運動血統、經典復古風格於一身,浪琴表LEGEND DIVER新錶款以嶄新的色彩面貌,以及當代技術的精準性能,打造經典系列的全新代表作,不只見證浪琴表190年的豐富製錶技術,也展現浪琴傳承百年卻從不故步自封的進步精神,在追求完美細節的路上,擁抱創新、講究精髓,不斷為腕錶歷史寫上傳奇創新的一頁。

了解更多 LEGEND DIVER傳奇復刻潛水腕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