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通報五次仍發生虐童致死案,英國數百年歷史的兒童福利制度出了什麼差錯?

連續通報五次仍發生虐童致死案,英國數百年歷史的兒童福利制度出了什麼差錯?
Star Hobson在2020年因遭家人施暴而身亡 | 截圖自Faceboo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耶誕節前夕,兩個幼童遭虐殺的案件震驚英國社會,從過程到刑期皆引發各界輿論撻伐,在不甚唏噓之餘也不禁想問,兒童福利制度最早可追溯到1522年的英國,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就在去年聖誕節前,英國有兩則讓人看了心碎的新聞,在全家團圓的濃濃聖誕氣氛下,這兩則令人鼻酸的虐童案顯得格外諷刺。

首先,是16個月大的Star Hobson,在去年9月於家中被親生母親的同性伴侶虐待,導致送醫不治;另一位則是六歲大的小男孩Arthur Labinjo-Hughes,一樣是在家中被繼母以殘酷的方式虐待至死。

兩件案子震驚英國社會,法院宣判虐殺Star的兇手Savannah Brockhill處以至少25年的刑期,而虐殺Auther的兇手Emma Tustin則是被判處至少29年的刑期,Auther的父親Thomas Hughes雖然事發時不在現場,但法官認為他鼓勵自己的妻子以暴力虐待自己的兒子,以過失殺人判處21年刑期。

比較誇張的是,Star的生母Frankie Smith竟然只被判以八年刑期,引發各界輿論撻伐。

_122235413_star_bruise
Photo Credit: WEST YORKSHIRE POLICE
判決之後,警方釋出Star在2020年夏季遭暴的照片

目前兩件案子都在律師認定刑期過輕而正在進行上訴中,看來在沒有死刑的英國,接近無期徒刑的宣判結果似乎才能代表正義得到伸張。

這兩件案件的共通之處,就是都發生在所謂的「重組家庭」中——也就是單親父母帶着自己的親生骨肉和後來交往的對象同住——卻造成自己的孩子死於伴侶手中的悲劇。不過,這並不代表英國的虐童案兇手僅限於非親生父母,在2013年和轟動全英的「Philpott夫婦放火燒死六童案」就是出自於親爸親媽之手。

令人在不甚唏噓之餘,也不禁想問,英國的兒童福利制度出了什麼問題?

在英國只要有人通報,社工就會前來巡查蛛絲馬跡

事實上,英國的兒童福利制度行之有年,最早可追溯到1522年,最早是設計為提供沒有父親的孩子一個家庭外的照顧。

因為在女權意識還未啟蒙的年代,未婚媽媽在社會上備受歧視,基本上不為大眾接受,加上當時的女人大多沒有謀生能力,在無法照顧孩子的情況下,這些女人往往不得不和孩子分離,讓社會福利機構接手負起教養孩子的責任。早期這個體系來自民間慈善組織,一直到1929年,兒童福利照護制度才正式被納入地方政府的職責範圍。

隨着時代演進,未婚媽媽早已不需要因為社會的烙印而被迫和孩子分離,兒童福利團體的功能也漸漸改變,成為受虐兒最重要的避風港。

根據目前的英國法律規定,地方政府有責任保障兒童的福祉,並在有明顯證據顯示兒童正處於有立即危險或重大風險的情況下,有權將兒童從他們的原生家庭中帶走,送至地方社福單位代為照顧。而任何人如果對孩童的福利有疑慮,也可以和社會福利單位聯絡,讓社工人員進行訪查。

一般,除了兒童的家屬、保姆等與兒童有密切接觸者、健康訪視員(Health Visitor,指英國福利制度為零到五歲幼兒提供的健康服務,通常是有由社區護士或助產士擔任這個角色,目的是提供父母關於兒童健康的諮詢服務)等人士外,家庭醫師(GP)也可能在問診過程中,因為發現兒童身體有異狀而提出通報,目的就是讓無法自我表達的兒童透過這個系統,能受到社福體系的保障,有機會離開虐待自己的原生家庭。

根據我自己在英國生活超過10年的實際經驗,我認為這個制度落實地很全面,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兩名孩子剛出生時,因為他們在接近臀部的地方都類似瘀青的胎記(在英國被稱為Mongolian blue spot),醫護人員會特別在他們的健康記錄裡註明,以避免未來可能被家庭醫師誤會成是真正的瘀青。

RTXL8H0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英超足球賽中,在大型看板投放因家暴受害的Auther照片

還有一次,是我女兒在健康訪視員來幫她量體重的前一天不小心跌倒,臉上留下一個不小的瘀青,隔天健康訪視員真的就有「關心」了一下,畢竟如果有任何家暴的蛛絲馬跡,家庭訪視員的責任就是第一時間反映給地方社福單位。

我還沒搬到現在的獨棟房子前,是住在所謂的排屋(terrace house),因為房子直接和鄰居家連在一起,鄰居家有任何聲響我們都能聽見,當時因為其中一戶鄰居經常吵架,時常傳來噪音,而他們家中因為有三名未成年的孩子,隔天我就聽說有社工人員前去關心,猜想應該是其他鄰居聽到直接後向社福單位聯絡的結果。

「需有證據」的法規限制,讓有心虐童者有機可趁

當然,我的經驗是很正面是一回事,不見得代表英國所有的地方政府都是如此,而且就算社福人員真的出現了,是否能馬上發現虐童的證據又是another story。

以Star Hobson的例子來說,她在出事前她的親友及保姆曾多次聯絡地方社福機構,當地政府也的確派了社工人員訪查了五次,但每次都因為被Star的母親說服,相信Star身上的瘀青只是意外,因此每次都草草結案,並沒有採取下一步行動。

直到這個不幸的小女孩在去年因為全身遭到重擊而死亡時,她遍體鱗傷的身體才證明了之前的瘀青絕對不可能只是意外。

這個案件發生後,輿論除了抨擊對犯罪者的判決太輕,也有許多人經矛頭指向社福單位,畢竟五次的舉報不算少,社工人員卻沒有提高警覺,實在有失職之嫌,媒體報導有比較激進的民眾甚至威脅恐嚇社工人員,認為他們該為這件憾事負起責任。

這個案件除了透露英國現行針對保護兒童所設計的制度不夠完善,其實也反射出人權國家的兩難。

制度設計在理論上,是企圖兼顧尊重父母親權與保障孩子人權,畢竟想從任何一個父母身邊帶走他們的孩子,如果沒有直接證據,在任何一個法制國家中都是違反人權的行為。

但這個出發點卻也成為此制度的漏洞,因為現行制度規定一定要在有具體證據時才能強制將受虐的一方帶走,完全忽略了具體證據有可能無法在短短的訪視中得到,而是需要透過一段時間的追蹤才會浮現,也排除了施虐者因為是在自己家裡的私人空間犯案,導致缺乏證人的可能,加上犯案者會掩飾證據,造成蒐證上的困難度大大提高。

RTX8MZV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未成年懷孕」比例高,是英國社會的長期隱憂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虐童案可能發生在任何一種家庭,但英國因為打從60、70年代起,未成年單親媽媽的比例一直有比歐洲其他國家高的趨勢,涉世未深的年輕媽媽似乎更容易因為無知而暴露在這種風險中。Star Hobson的母親Frankie Smith就是一例。以Star在去年9月過世時是16個月大,而生母Frankie目前20歲往回推算,她懷孕時很有可能還未滿18歲或才剛滿18歲不久。

未成年少女懷孕的比例高於一般國家,一直以來都是英國政府憂心的一個社會現象,根據統計,在1969年到2007年之間,英國每千位15到17歲的青少女中,就有40到50位懷孕,比例之高常在歐洲國家間「蟬聯冠軍」。

乳臭未乾的青少年男女在還無法自己照顧自己、沒有謀生能力的情況下,就因為懷孕生子被迫「升級」,變成要照顧新生命的爸媽,不僅有礙心智發展,太早懷孕對未成年媽媽的生理也有負面影響,甚至嬰兒夭折的比例更高,加上這些年紀輕輕就為人父母的青少年可能因此必須中斷學業,從義務教育的角度來看也是一件急需解決的事。

以上種種原因,也讓「未成年懷孕」成為英國的社會問題之一。

於是英國政府在1999年大刀闊斧展開一項「十年計畫」,目標是透過教育和媒體的力量,降低18歲以下少女懷孕的比例,這項計畫在2008年出現成效,未成年少女懷孕的比例,終於從長久以來一直是千分之40以上的情形,首次掉到千分之39,而且這個數字從此以後沒有再回升,每年持續下降,到了2018年,每一千位少女中只有不到17位懷孕,從1999年算起,下降率高達六2.7%,成效可謂十分顯著。

雖然經過英國政府的努力,少女懷孕的情況已減少許多,但我在英國生活的這些年,遇到未成年媽媽的機率還是不低,除了前鄰居自己年輕時就是未成年單親媽媽,她的女兒和兩個外孫女也在未成年時就成為人母,我剛到英國在速食店打工時,遇到的同事也是未成年媽媽。

更巧的是,她的媽媽、外婆,和曾外婆也都是在未成年時就懷孕,和我前鄰居的情況一模一樣,也和Frankie Smith的家庭情況如出一轍。

RTXEH8D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福利津貼和育兒補助,就能避免憾事發生嗎?

在英國,許多未成年懷孕的事件,多半發生在貧窮的家庭或有暴力問題的親密關係當中,而這種現象容易受到家庭教育的影響,在潛移默化中讓子女走上一樣的路,太早就當媽導致她們必須放棄學業,提早進入社會從事比較低階的工作,似乎也間接造成階級複製,因此英國當局特別給予這類型家庭許多額外的協助。

根據英國法律,如果在18歲以前懷孕,懷孕期間可以得到食物津貼,確保未成年準媽媽獲得充足的牛奶、蔬果、肉類等營養食品,而這些津貼也會在孩子出生後持續發放,讓新生兒也有充足的營養,直到孩子滿一歲;從孕期第29週起,無法上學的未成年媽媽可以申請福利救濟金(Universal Credit),一直領到孩子出生以後。

針對低收入戶家庭,英國政府也提供了一筆500英鎊的育兒補助,讓準備要生第一胎或雙胞胎(不限第一胎)的家庭申請。

總而言之,英國政府對於未成年媽媽和低收入戶家庭設有各種不同的補助,目的就是協助她們擺脫世代貧窮的困境。但我認為除了經濟上的補助,政府對這類型的家庭更該提供教育上與心理健康上的支持,才不會像Star的媽媽在遇到有暴力傾向的危險情人後,不但不知道為自己的女兒反抗,還坐視不管放任情人施暴,最後導致悲劇發生。

這篇文章寫起來並不容易,在我在搜集整理這些新聞案件的資料時,常常都是在一邊流淚一邊打字中完成,尤其當我發現Star Hobson竟然和我女兒一樣年紀時,心裡更是五味雜陳。願全世界的正在受虐的孩子都能儘快擺脫這種命運,無論在哪個國家,透過政府與慈善單位的協助,所有的兒童都能健康快樂地長大。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