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社群之道》:當今新創社群的挫敗與不滿,大多來自於「多多益善迷思」

《新創社群之道》:當今新創社群的挫敗與不滿,大多來自於「多多益善迷思」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矽谷之所以有今天的樣子,是因為它的行為、心態、環境讓創新系統有機會出現——那通常是可遇不可求的偶然,無法按表操課。其他的一切資源大多是在往後的漫漫歲月中逐漸到位,沒有中央計劃來推動一切。

文:布萊德.費爾德(Brad Feld)、伊恩.海瑟威(Ian Hathaway)

數量的迷思

新創社群的動力是來自創業成功,以及把資源回饋給下一代。成功會創造價值與無形資產,那對創業流程非常重要。成功也可以激發創業精神,使創業變成一種可行的職涯選項。把資源、知識、啟發回饋給新創社群,可維持其活力與永續性。

新創社群中的一大誤解或許是,深信一件事情做得愈多,結果愈好。尤其大家常覺得增加「資源投入」(例如投資者、人才等行為者;資金、創業方案等因素),就可以增加期望的「產出」(例如新創企業、創業者)與「結果」(例如變現出場、創造就業機會)。

由於新創社群是非線性且複雜的,「數量」思維是有缺陷的策略。那比較適合用來思考繁複系統,而不是複雜系統。非線性、網絡化的系統是呈冪次分布動態,由少數行為者與活動(亦即異數)驅動著系統的整體價值。相反的,數量思維的假設是:驅動系統價值的是平均值,而不是異數。這是不對的,更糟的是,資源投入與產出之間不是直接相關,也不成比例。

數量的迷思充其量就只是一種迷思,毫無助益。

多多益善的迷思

我們把「數量迷思」稱為「多多益善迷思」(more-of-everythingproblem)。當今新創社群的挫敗與不滿大多來自於此。「多多益善迷思」是指,把太多的信心與精力放在盲目增加系統投入上,誤以為那樣做就會增加正確的產出與結果。

它的思維邏輯是這樣運作的:只要一切資源投入都多放一點,就能創造出一個蓬勃的新創社群。我們需要更多的資金、更多的創新中心、更多的加速器、更多的孵化器、更多的大學創業專案、更多的新創活動,一切都要更多。這是採用線性思維,以為只要增加關鍵投入(例如資本、人才等資源),就會增加想要的產出(新創企業)與結果(價值創造)。問題是,什麼都增加不見得有效。

大量研究顯示,有一些因素使某些地區能夠持續孕育出影響力很大的企業。整體來說,最重要的因素似乎是:許多正處於創業適齡期(職涯中期)的聰明人匯集在某處,他們都想創業,並投入知識密集型產業——外加一些我們無法好好衡量的東西,例如網絡與文化。

你可能已經發現,「多多益善腳本」中的很多因素並未出現在上述清單中,例如創投資金、研究與專利、大學創業專案、加速器與孵化器、政府創新專案。此外,即使在頂尖的新創中心,新創企業與投資者的絕對數量也無法預測成果。研究一再顯示,一旦考慮到人才密度等因素,上述那些因素與某地的高影響力創業活動之間並沒有顯著的關係。

這是否意味著那些因素不重要?當然不是,它們也很重要,但光有那些因素還不夠,無法讓一個城市持續孕育出影響很大的新創企業。創業蓬勃的地區與其他地區的差異在於,它把這些因素整合到系統中,那個系統是鼓吹協作、包容、指導、創業思維的,並顯現出許多有利於創新與創業流程的其他社會、文化、行為屬性。

許多人把矽谷視為可以在家鄉複製的例子,卻沒有記取正確的啟示。當初創造出矽谷的那些人,不是一開始就打算把矽谷打造成全球最創新的地區。矽谷的出現是靠他們做的事情及做事的方法塑造出來的。當時矽谷與其他地方的差別在於,由下而上的開放文化、協作,以及對當地的奉獻,而不是對個人、公司或機構的奉獻。

矽谷之所以有今天的樣子,是因為它的行為、心態、環境讓創新系統有機會出現——那通常是可遇不可求的偶然,無法按表操課。其他的一切資源大多是在往後的漫漫歲月中逐漸到位,沒有中央計劃來推動一切。

多多益善迷思充滿了吸引力,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行動是可控、有形,而且通常是即時的。什麼東西都多加一點,短期內可讓人感覺良好,因為你可以看到事情在你眼前發生。但長遠來看,除非新創社群的參與者解決了根本的社會、文化、行為障礙,否則一切只會令人失望。借用黃與霍洛維特在《雨林》中所寫的:「無法改變人類行為的創新,註定會失敗。」

多多益善迷思的另一種稱法是「資源導向的新創社群發展方法」,或是「以老舊經濟方式來開創新經濟」。無論是哪個名稱,問題都一樣:以為增加關鍵的資源投入,就能以線性、可控管、可預測的方法來增加想要的產出。這種思維是把工廠的生產方式套用在資訊經濟的新創企業上,看起來很有吸引力,但不切實際,而且效果適得其反。

在採取凡事多多益善的思維之前,應該先考慮其他的情況。

有時答案是,不是凡事都多多益善,只有一些東西符合多多益善的原則。不過,更重要的是,你把某件事情做得多好。你是否充分利用了現有資源?什麼事情可以改善互動?現有的資源是否有效整合了呢?

根據我們的經驗,這些問題的答案不是來自增添更多的資源,而是來自啟動與轉變,尤其是把焦點放在文化與心態上。行為上的小改變一旦普及並持續落實,可能對未來的結果產生重大的影響。

異數比均數重要數量導向的思維隱含著一種信念,無論是有意或無意的:新創社群的價值創造是依循常態統計分布,所以了解平均結果,即可了解一個生態系統的整體表現。然而,這種想法完全是錯的。

由於複雜系統是非線性的,它的一大特色是影響很大的罕見事件凌駕了常態統計分配的預測。它是呈厚尾分配(fat-taileddistribution),由少量的異數驅動系統的總價值。由於創業的典型結果是失敗,整個新創社群的經濟價值是由少數的大成功驅動的,而不是依賴大量的小成功。創投業者喜歡稱之為乘冪定律(power law),也就是說,基金只要押對一家公司,其投資報酬可以完全彌補其他所有的投資失敗,而且綽綽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