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樣性活力的台南街道空間,就是一種最直接、也最自然生成的社會性基礎設施

多樣性活力的台南街道空間,就是一種最直接、也最自然生成的社會性基礎設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創店家悄悄移入,與在地住一輩子的老人家比鄰,居民的曬衣桿旁是店家的小招牌,店家擺放的桌椅旁擱著居民曬乾的柚子皮。』新創小店帶來的活力、外來文化與在地高度契合,是走訪台南街道就能發現的一大特色。

文:朱穎芃

生活在台南許多年,不同於在其他城市總是明確地前往特定目的,閒來無事我就會到街道上散步,沿著蜿蜒巷弄任意遊走。台南的街道特別有趣,永遠不會令人感到無聊。人們拉著板凳就在門前吃飯聊天,或從高朋滿座的店家外帶餐點就走到附近廟埕享用;咖啡店在對面的牆邊放了長椅,於是街道成了露天咖啡館,客人端著咖啡與路人談笑風生。

廟宇眾多的台南幾乎每週都有廟會舉行,毫不客氣地封住大小道路,人們一邊嘟囔一邊認命地繞路,還有男女老少拖著小圓凳湊熱鬧,行人、汽車與繞境隊伍並行,陣頭等過馬路時對路人的鏡頭咧嘴燦笑。有天出門,發現鄰居整理了我門前荒廢許久的花圃、還妝點了綠意,於是往後數年我也認真地照顧起花圃。這是台南,一座特別容易與陌生人建立連結的城市。

珍.雅各(Jane Jacob)知名著作《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當中談論街道生活多樣性與其條件的段落在台南人眼裡看來或許有些大驚小怪,但單調的區域不會讓人自然產生認同感:有差異而非複製的都市鄰里空間,才是都市具有吸引力的關鍵。

饒富趣味的街道——層層堆疊的歷史

外地人對台南的第一印象往往是樓房低矮、巷弄蜿蜒、廟宇特多。這饒富興味的城市風景與其他都市以汽車為本位設計的道路大相逕庭,卻與台南的發展史息息相關。

台南的街道發展可以追溯到四百年前,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安平建立熱蘭遮城、赤崁樓一帶建立普羅民遮城。

https://eyesonplace.net/wp-content/uploads/2021/11/messageImage_1637252004448-1536x476.jpg

Photo Credit: 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
圖左,1875年,《台灣府城街道圖》。圖右,1935年,《台南市街圖》。

根據古地圖,清廷設台灣縣署期間,現在的台南舊市區(中西區)已有方正的街道,街廓內是蜿蜒小路,還有東西向的五條港曲折地經過;基於當時的移民開拓與貿易歷史,許多廟宇也分布其中,常民生活以它們為中心建立。

日治時期總督府為求現代化(西化)與治理方便,視彎曲街道為混亂,藉市區改正計畫將主要道路改為放射與格狀的綜合系統,拉直部分小路,把街廓分割成更小的區塊;原本的河流也漸漸改為地下水道,由空拍圖可見台南舊市區的街廓紋理在當時已相當接近現在的模樣。

戰後,國民政府將行政中心設在舊市區以南,開發重心向外圍轉移,加上允許的容積率遠低於台灣其他城市,使市區樓高大多僅有四層。舊市區的街道系統與巷道尺度在戰後沒有大幅度的更動,但缺乏完善規劃。因應交通方式革新與人口增加,有些道路被拓寬,例如海安路沿線因此留下許多畸零地與閩式街屋殘骸。

新建房屋與老舊建築雜亂並置、計畫道路圍著舊市區向外開展。這有些古怪又衝突的紋理成了台南的一大特色,雖然幾經破壞,筆直的馬路之間仍隱藏著可以一窺清代街道生活的風景。戰後盛行現代主義,人們普遍崇尚整齊的街道與商場,但在過度競爭下也逐漸感到無趣與貧乏,轉而追求多樣性。這時,「人們長久以來行走於社區的舊道路」,也就是巷弄,就重新被關注。

四百年歷史,舊時代的生活以及人與人間的親和根深柢固地依附於廟宇及巷弄空間。所謂的街道多樣性應當使人想要步行其間、時而駐足、彼此攀談。

在前述背景下,台南巷道自然而然地滿足了《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所述「需要小街廓」與「需要舊建築」條件:小街廓更有機會使人在轉角處產生互動,混合年代的舊建築賦予街道特色外,也提供不同的預算條件,進而引入不同類型的使用。

街道以人為本位的尺度比起大馬路容易親近許多;近年「老屋欣力」的成功推動下,更多老屋被整修,訪客與新創商家、工作室趨之若鶩。

多樣性活力的台南街道空間

在這樣的脈絡下,台南巷道的使用用途混雜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點出「需要混合主要用途」,不同族群在不同時間使用巷道,並在某些地點或時段有所重合,最好還要有足夠的住宅聚集以支持區內的經濟活動,並提升多樣性。

就觀光客必訪的國華街而言,永樂市場一樓與週邊是攤販與商家,白天鬧哄哄地熙來攘往。市場二樓是攤商的住家,當中還有幾間小宮廟,近年因租金低廉,吸引不少新創商家進駐。這些咖啡店、民宿、玩具與古著店在午後到夜間就會吸引客人出入,年輕人在此經營的同時也與不同年紀的居民產生有趣的老少互動。

中山路巷內的開隆宮是尋訪台南巷弄空間的新手必備,附近有幾間知名的咖啡店與吳園等景點,也有小吃攤販與家庭理髮店。居民與訪客在參拜七娘媽之餘會在廟埕納涼休息,有時借用宮裡的洗手間。

開隆宮後有隱藏於巷弄的中山市場,剩沒幾個攤販。二樓住宅區住著幾戶老人家,小小空間裡還有閣樓與陽台;近年同樣有工作室、民宿、咖啡店等進駐,傍晚至深夜時段可看見訪客們拿著派不上用場的手機地圖在附近繞行,一面懊惱地笑著,一面尋找低調卻無人不知的店家。

https://eyesonplace.net/wp-content/uploads/2021/11/messageImage_1637252056194-1536x556.jpg

Photo Credit: 眼底城事
圖左,永樂市場二樓。圖右,市場二樓民宅改裝的咖啡店。

而這也只是幾個案例,在許多巷弄空間都能見到類似場景。從西市場到友愛市場、東豐路巷弄到北門路周邊小徑、大天后宮廟埕與五條港宮廟:市場裡有居酒屋、巷子裡是特色書店、古老廟埕酒吧林立,這樣的活力在台南巷弄中隨處可見,而且吸引越來越多人移居。

新創店家悄悄移入,與在地住一輩子的老人家比鄰,居民的曬衣桿旁是店家的小招牌,店家擺放的桌椅旁擱著居民曬乾的柚子皮。這也彰顯了台南巷道的另一個特色,那就是每家每戶的領域邊界是模糊的,巷道公共空間作為私領域的延伸被彈性使用,彼此有著默契、相安無事,儼然是居民共有的領地,對外形成半封閉性的領域。

筆者居住過的中樓里內,有些巷子非常窄小,住宅之間藏著修女會,附近還有些閩式構造老屋。里長彩繪街道後,再擁擠的巷道都顯得有模有樣,居民甚至主動提供外牆央求繪製特定主題,新建別墅也在街道對面的牆上裝飾木板與植栽,藉此成為社區網絡中的一員,共同建立起中樓里在視覺上的領域與地方感。

居民閒暇時會在附近走走看看,有鄰居想主動整理我家門前的花圃也顯得理所當然了:這似乎不只是我的花圃,而是社區的花圃。走入街區,雖然店家不多,卻能感受到另類專屬於居民的生意盎然。

街道作為社會性基礎設施

我想台南的街道就是一種最直接、也最自然生成的社會性基礎設施。Eric Klinenberg《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運用「社會性基礎設施」扭轉公民社會的失溫與淡漠》一書中強調,社會的健全運作有賴社會性基礎設施,它可以是圖書館或公園,也可以是理髮廳。

它們是「決定社會資本能否發展起來的實體條件」,亦即能讓人彼此交流互動、建立網絡的空間。我們能清楚地意識到現代社會是多麼脆弱,也再次印證可以提供對話機會的社會性基礎設施的重要性。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的世代橫空出世,面對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C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PChome 24h購物也看準商機搶先出手,推出iPhone 14訂閱方案、開設線上立陶宛館等服務,滿足C世代習慣遠距、享受體驗服務的特性!

當市場還在摸索Z世代的消費輪廓和行銷趨勢時,一波C世代大軍已然橫空出世,C世代意指Generation COVID,這波C世代大軍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因為實體接觸的機會被隔離,他們可能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實體接觸國外的機會,或是從進入社會工作都是遠距。eMarketer即指出,疫情期間,消費者前往實體通路次數減少了42%,透過網路消費則反增了54%,大疫情時代使非接觸經濟的發展更躍進,C世代也因此更擁抱科技,甚至可能將成為生活在元宇宙的第一個世代,也將逐漸影響行銷趨勢。

元宇宙當道 C世代透過雲端群聚

C世代與同儕們的互動以線上為主,手機、電腦的線上裝置成為探索世界的工具之一,在學習和工作上也習慣遠距離,許多線上軟體也開發出新功能幫助C世代在元宇宙中群聚。其中Gather Town就是一個例子,雖然是一種視訊軟體,但是更像是一款遊戲,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角色,透過角色扮演和他人互動,也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虛擬空間,在裡面開會、上課、進行遊戲等。品牌觀察到新世代的轉變,也紛紛開始與Gather town合作,如HP在Gather Town中開設元宇宙線上分享會,透過四大區域場館跟使用者互動,除了有遊戲區外,同時還展示旗下商品及優惠,並能直接找到折扣跟賣場,此外還能在裡面跟名人交流;台北市稅捐稽徵處也在Gather Town上開設線上展覽館,透過互動解謎,幫助民眾學習各項租稅知識,讓硬知識也能透過符合C世代的方式傳播。

HP在Gather_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HP在Gather 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被封鎖的國界 C世代追求不出門能買天下物

因疫情影響,各國封鎖國界超過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台灣人民也還無法自由地出國,C世代是喪失許多地球村公民權益的一代,失去很多跨國界交流的實體機會。許多品牌也趁機推出服務,協助消費者消弭疫情和國界的阻隔。

C世代少有出國的經驗,與此同時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大受打擊,為了滿足消費者對於出國旅遊的渴望和對於品牌的熱度,新加坡航空之前在旅展中打造飛行旅程體驗區,讓體驗者戴上VR眼罩,探索新航A380的客艙,透過預先體驗培養品牌認同感。在疫情初始時,立陶宛主動贈與台灣疫苗,也讓國人對於這個遠在波羅的海的國家開始有了感恩之情和好奇心,但苦於疫情還是無法實際到當地體驗,PChome 24h購物與立陶宛企業局為了深化台立兩國的交流和滿足C世代消費者,共同開設「立陶宛館」,日前也在站上正式試營運,進駐立陶宛10大品牌,幫助C世代消費者不出國,透過熟悉的科技操作,就能品嘗異國美食,打開對於世界的感官。

PChome_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滋味。

體驗至上 訂閱制便利創新服務收買C世代的心

相較於產品本身,C世代更加注重享受及購買體驗。因此,若想吸引更多顧客,零售商就必須推出不同以往的服務。訂閱制雖然行之有年,但大部分在民生必需品上,如咖啡、保健食品、生鮮食品或是視聽娛樂方案上,但在智慧型手機這種相較之下使用週期較久的產品上卻尚未有過。對新興世代的消費者而言,智慧型手機不單純只是通訊作用,還包含了品牌信仰,甚至還有奢侈品的體驗,其中Apple年年出新機,即使產品耐用,也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出新機就想換,而非等手上舊機無法使用,影響智慧型手機的消費習慣,讓其使用週期縮短。

過去一直傳聞Apple即將推出訂閱制, iPhone 14的發布會上卻沒有發表這項消息,然而全台電商中唯一Apple全系列授權經銷商PChome 24h購物搶先推出了iPhone 14的訂閱方案,訂閱週期為12個月,訂閱期滿後繳回舊機就能換新機,並主打低月付額、免預繳、免押金、專屬保險等服務。PChome 24h購物觀察到iPhone使用者的痛點,在保險服務上也有相對完整的保障,如果在訂閱期間手機不見、或是重大事故需維修,只需付出2,500元的自負額,便能享有一次原機維修或是置換服務。這樣的服務不僅讓C世代更能降低擁抱科技的門檻,進一步完整周邊服務,也因此在網路上掀起一波討論聲量。

PChome_24h購物搶先Apple_____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搶先Apple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科技。

雖然世界已逐漸與疫情共存,但在這段時間內生長的C世代消費習慣,或許已奠定未來幾年內的市場趨勢,面對這群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