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解體30週年:今天的中國、俄羅斯稱不上是蘇聯繼承者,他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蘇聯解體30週年:今天的中國、俄羅斯稱不上是蘇聯繼承者,他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筆者對於許多人喜歡用「新冷戰」這三個字,來稱呼當下美國與俄羅斯還有中共之間的競合是有些不太贊成的,因為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30年前解體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絕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其實筆者對於許多人喜歡用「新冷戰」這三個字,來稱呼當下美國與俄羅斯還有中共之間的競合是有些不太贊成的,因為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30年前解體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絕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中共不是蘇聯的繼承者,甚至就連俄羅斯聯邦的稱不上是蘇聯的繼承者,只能說這兩個大國都直接或者間接接收了蘇聯留下來的歷史遺產。

不過接收歷史遺產,絕不代表俄羅斯或者中共等同於蘇聯,因為今日支撐俄羅斯聯邦繼續存在的意識形態是俄羅斯民族主義,支撐中華人民共和國繼續存在的則是中華民族主義。

蘇聯這個國家,則從1922年建國以來就是公開標榜反對民族主義,而是期待以共產主義與國際主義統一全世界。換言之,無論是俄羅斯還是中國的民族主義,早年都是蘇聯要打倒的「反動意識形態」。

幾乎所有的共產主義國家,一開始都是反對民族主義的。比如南斯拉夫的共產強人狄托(Josip Tito),他屬於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的混血兒,但是他卻不是靠鼓吹克羅埃西亞或者斯洛維尼亞的民族主義上台的。恰恰相反,高舉共產主義還有大南斯拉夫主義旗幟上台的他,堅決鎮壓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的民族主義,甚至於其他南斯拉夫族群,比如塞爾維亞的民族主義。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標,是尋求不分人種與國籍將全人類從資本主義還有帝國主義下解放出來,民族主義不過是資產階級或封建階級運用來壓榨勞苦大眾的工具而已。

美國是唯一真正能夠與蘇聯競爭的國家,因為驅動美國的同樣不是專屬於美國人的美利堅民族主義,畢竟美利堅合眾國打從一開始就是由移民組成的多民族國家,沒有哪一個人種或者族群是真正占壓倒性優勢的主體民族。

所以驅動美國的,同樣是把世人從專制獨裁手中解放出來的自由主義,這個自由主義由民主制度和市場經濟搭配組成。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看起來雖然格格不入,但終極目標都是以解放全人類為目標的國際主義,

兩者都把強調種族、膚色、血統以及文化的民族主義視為頭號敵人。這是為什麼筆者主張,任何自稱民族主義的國家或政權,都沒有可能成為美國和蘇聯的繼承者。

shutterstock_117926387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布爾什維克與俄羅斯民族主義的戰爭

只要對1917年的「十月革命」,還有接下來爆發的紅白內戰有所瞭解,就可以知道蘇聯的誕生並不是共產主義對君主專制的革命,而是共產主義對俄羅斯民族主義的革命。因為沙皇早在「十月革命」以前的「二月革命」就被推翻,列寧(Vladimir Lenin)發動布爾什維克革命的對象,是以克倫斯基(Alexander Kerensky)為代表的俄羅斯「資產階級革命家」。

而列寧要推翻俄羅斯共和國的原因,就是因為克倫斯基等臨時政府的人馬不願意改變沙皇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政策,就怕得罪俄羅斯的民族主義者。列寧發動革命的目標本來就是讓俄國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戰,而且他還是由德意志帝國陸軍總監魯登道夫(Erich Ludendorff)用火車送回俄國的,根本上就是德國的間諜,怎麼可能與愛國主義或者民族主義沾上邊?

俄羅斯共和國被推翻後,列寧領導的蘇俄不只履行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承諾,還立即與德意志帝國簽署《布列斯特和約》(Treaty of Brest-Litovsk),割讓大批土地給德國做為魯登道夫支持「十月革命」的回報。

為此俄羅斯民族主義者被激怒了,他們當中無論支持還是反對沙皇的人都團結起來組成白軍,與列寧的紅軍爆發內戰,也就是我們所知的紅白內戰。

殘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早已瓦解參戰各國軍人,尤其底層軍人對國家民族的向心力。他們日益相信,愛國主義不過是君王們驅使自己到戰場上給統治階級當砲灰的口號,那些軍校畢業的貴族軍官則是君王們派到戰場上監控自己的統治階級爪牙。於是由下而上發起的階級革命,在各參戰國內陸續爆發,其中俄羅斯軍隊最為嚴重。

白軍雖然有對沙皇的忠誠或者對民族的熱愛,但是在底層士兵大量參加並成為紅軍骨幹的情況下,他們很快就陷入無兵可用的窘境。在階級利益高於民族利益的時代,代表皇族和貴族的他們難以招架紅軍狂暴的宣傳攻勢,再加上白軍內部的派系並不統一,除了反共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動機足以把他們團結在一起,最終自然難以避免被紅軍擊敗的下場。

Lenin_1920
Photo Credit: Pavel Semyonovich Zhukov @ public domain
列寧

推動世界革命的列寧

蘇聯是以列寧向德意志帝國出賣了今天的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芬蘭和白羅斯等往日俄羅斯帝國的領土為基礎成立的。從俄羅斯民族主義出發,蘇聯的建立打從一開始就是建立在出賣俄羅斯的固有疆域上,只不過後來因為德意志帝國戰敗,這些本來由列寧割讓給德國的土地才又在戰勝的協約國安排下獨立建國。

不過這並不代表列寧就沒有想過再拿回這些德國被迫「吐出來」的土地,所以蘇俄後來又重新奪回了對白羅斯的控制,並試圖透過在芬蘭境內扶持代理人,乃至於直接進攻波蘭的方式拿下更多的俄國固有疆域。而列寧想要收復這些「失土」的動機,不是為了要推廣俄羅斯民族主義,而是基於推動世界無產階級大革命的國際主義精神。

共產國際(Communist International)的誕生,就是為了要確保列寧領導的世界革命之範圍能從原來的俄羅斯邊疆地區擴張到全世界。因為共產革命在德國的失敗,還有列寧在芬蘭和波蘭遭遇到的挫折,讓他相信歐洲本土的紅色革命必須要在亞洲還有非洲的紅色革命能夠成功的情況下才能實現。正如列寧所言,從莫斯科到巴黎最近的路,是由北平經過加爾各答的。

隨著越來越多加盟共和國投身蘇維埃革命,列寧於1922年12月20日正式宣告蘇聯成立,簡稱為蘇俄的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只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下的其中一個加盟共和國而已。無論列寧以蘇聯的名義進行多麼龐大的領土擴張,看在俄羅斯民族主義者眼中那些都只是蘇聯的土地,不是俄羅斯的土地。

一切象徵俄羅斯民族主義的圖騰與符號,包括東正教信仰在內,通通都遭受蘇聯政府打壓。蘇聯境內的所有少數民族,都在列寧與托洛斯基(Leon Trotsky)要求下享有與俄羅斯民族平等的權利,以確保蘇聯能成為全球少數民族或者被壓迫民族反對帝國主義的榜樣。

要等到列寧去世,史達林(Joseph Stalin)上台之後,甚或是希特勒(Adolf Hitler)對蘇聯發動進攻之後,這一切才有所改變。

列寧 史達林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史達林

民族主義者史達林

各位讀者若有興趣,可以去比較當今俄羅斯領袖普丁(Vladimir Putin),還有普丁2014年任命的克里米亞最萌檢察長,現任俄羅斯駐維德角共和國大使的娜塔莉亞(Natalia Poklonskaya)是如何評價列寧跟史達林的。大家會很驚訝的發現,他們在批評列寧革命手段殘暴的同時,往往對統治手段更加殘暴的史達林網開一面。

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反差?其實原因就是在於史達林比列寧更能滿足當今俄羅斯民族主義者心中的國家願景。

首先喬治亞出生的史達林,本身就比列寧更加擁抱俄羅斯民族主義,他不再如列寧和托洛斯基般熱衷於推廣世界革命,而是將更多的資源投入到蘇聯本土的建設上。其次則是他不再強調善待少數民族,而是以平等的態度將俄羅斯人和其他族裔的蘇聯公民一視同仁的加以虐殺。

最重要的是,當納粹德國以永世奴役斯拉夫民族為號召,向蘇聯大舉進攻的時候,史達林徹底放棄了列寧的國際主義,重新擁抱起俄羅斯民族主義。

本來在1938年想徹底清除東正教,讓自己成為蘇聯唯一的「神」的史達林,又從團結全體俄羅斯民族的角度出發,允許東正教重新活躍起來。結果史達林還因此被東正教會封「聖」,成為了「聖史達林同志」,真的成為「神」了。

流亡海外的白軍領袖,包括效忠沙皇的鄧尼金(Anton Denikin)和不效忠沙皇的克倫斯基都暫時放下了他們對共產黨政權的敵視,號召白俄流亡軍人回國投入對抗納粹的民族聖戰。

俄羅斯民族主義在史達林領導下重新復活,甚至在英美盟軍的鼓舞下,成為摧毀納粹侵略鐵蹄的主要力量。一度就連捷克、斯洛伐克還有塞爾維亞的泛斯拉夫民族主義者,都主動依附在史達林領導下同納粹作戰。

從今日俄羅斯民族主義者的角度來看,史達林最大的貢獻無疑是一舉「收復」了波羅的海三小國還有波蘭東部的「失土」,恢復昔日俄羅斯帝國的「固有疆域」。

芬蘭雖然沒有「回歸」蘇聯的統治,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仍在國防與外交政策上追隨蘇聯,再加上整個東歐都被納入蘇聯的勢力範圍之內,俄羅斯民族終於在強人史達林領導下重新返回世界舞台。

shutterstock_180068719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蘇聯的「兩面性」

不過即便是民族主義者如普丁和娜塔莉亞,他們肯定史達林領導衛國戰爭是一回事,卻又無法否認史達林是20世紀數一數二的暴君。史達林一方面是帶領蘇聯抵抗納粹入侵的衛國英雄,另一方面又是與希特勒齊名的20世紀兩大極權暴君,存在著複雜的「兩面性」。蘇聯這個國家的存在,同樣存在著國際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兩面性。

做為一個多民族國家,當蘇聯的主政者強調平等公正的時候,往往能夠得到國內少數民族還有華沙公約組織會員國的歡迎。比如與烏克蘭有深厚淵源的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就在1954年將克里米亞半島劃入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境內,此舉確實深化了烏克蘭人對蘇聯的民族向心力,是一項開明的政策。

可是對俄羅斯民族主義者而言,赫魯雪夫的這項決定無疑為俄羅斯的安全帶來隱憂,並成為2014年普丁出兵併吞克里米亞半島的遠因。赫魯雪夫也因為擔任過烏克蘭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的原因,時常被有意無意的認為是烏克蘭人,即便他實際上是100%的俄羅斯人。只不過在看待領土還有族群問題上,他確實又比多數的俄羅斯人更為開明,從而不受民族主義者歡迎而已。

蘇聯在赫魯雪夫的帶領下,致力於科技發展,還發射了人類歷史上的第一顆人造衛星。不只是讓蘇聯一度在太空競賽中戰勝美國,赫魯雪夫還讓蘇聯一度成為美國在民生產業發展上最強烈的對照組,雙方都努力的想要證明到底是共產主義還是資本主義能夠造福全人類。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以降的歷任美國總統,也不敢過度極端的推動資本主義市場經濟。

為了證明美國的制度比蘇聯好,除了要照顧弱勢族外,美國政府還必須放棄行之有年的種族隔離政策,讓包括非洲裔美國人在內的少數族裔得到平等待遇。

可見蘇聯的存在,相當程度上也促進了美國的進步,正如瑞典學者文安立(Odd Arne Westad)的比喻一樣,美國是「自由的帝國」,蘇聯是「正義的帝國」,雙方都試圖透過自己認為最好的方式打造人類的未來。

Crisis in Ukraine - 95 per cent of Crimeans back joining Russia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俄羅斯民族主義的勝利

然而伴隨著赫魯雪夫在1964年的失勢,還有布里茲涅夫(Leonid Brezhnev)的上台,蘇聯最終還是又走回了俄羅斯民族主義的道路。而蘇聯走回俄羅斯民族主義的道路,又是從蘇聯與自己的華沙公約組織會員國一個又一個翻臉開始的。看在波蘭、匈牙利以及捷克斯洛伐克的共產黨人眼中,此刻蘇聯老大哥展現的就是十足的「大國沙文主義」精神。

看到哪一個盟邦內部出現不穩定,蘇聯的第一反應永遠就是往那個國家直接派遣戰車,怎麼可能得到盟國的真心愛戴?

到了1969年,走上大俄羅斯主義道路的蘇聯與走上大中華主義道路的中共終於在珍寶島戰役中大打出手,往日雙方同為共產國際兄弟黨的精神,到了此刻早已蕩然無存。毛澤東終究還是成為了中國的狄托,與北約攜手對抗蘇聯「霸權主義」。

整體而言,蘇聯的解體就是從蘇聯不再想繼續當世界人民的蘇聯,轉而開始想當俄羅斯人的蘇聯開始的。到了1979年,更是直接發兵侵略阿富汗,得罪了全世界的穆斯林信徒。

本來更討厭西方帝國主義的穆斯林國家,一瞬間都因為無神論的蘇聯侵犯了穆斯林國家,成為了與英美共同對抗蘇聯的盟友。當然如果把無神論的蘇聯改成信仰東正教的蘇聯,其實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再加上蘇聯反對市場經濟,不願意納入美國領導下的全球化自由貿易體系。最後的結果,就是幾乎淪為只與華沙公約組織會員國從事貿易活動的蘇聯更糟國際社會孤立,老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華沙公約組織會員國的民眾,為了尋情更為自由富裕的生活,在思想上更加向西方靠攏,也給蘇聯的老百姓帶來思想上的衝擊。

有些俄羅斯人,希望藉由實現民主制度換取自由富裕的生活,還有一些俄羅斯人對為全球弱小民族爭取權益的世界革命路線深感厭倦,他們希望能重新建立一個只屬於俄羅斯民族的國家。

蘇聯在兩種思想的擠壓下,終於在1991年分崩離析,成為了歷史名詞。美國將此視之為自由民主的勝利,相信人類歷史的發展迎來了最後的結論,諸不知真正勝利的不是自由民主,是俄羅斯人的民族主義。

RTXEZWK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日本首相宮澤喜一(左)和後來擊敗老布希成為美國總統的柯林頓(右)。中間為時任俄羅斯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

從合作走向競爭的美俄

30年前的蘇聯瓦解,一度被世人視為自由世界的終極勝利,曾經被美國學者福山(Francis Y. Fukuyama)形容為「歷史的終結」(Francis Yoshihiro Fukuyama)。這不只是自由民主戰勝共產主義,同時也是蘇聯的徹底垮台,包括俄羅斯在內的15個蘇維埃加盟共和國就此恢復了往日民族國家的地位,並且都有了屬於自己的民族主義。

起初俄羅斯在葉爾欽(Boris Yeltsin)的領導下,積極與美國還有其他西方國家合作,試圖走上民主化的道路。俄羅斯不只向西方國家開放市場,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還積極配合美國的政策削減核武。可俄羅斯雖然不是蘇聯,卻依舊是一個大國,而且還是從蘇聯手中繼承了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席位的歐洲大國。

此一無法改變的現實,讓美國仍然從地緣政治的角度出發,對俄羅斯有所提防。其他歐洲國家,尤其是剛剛脫離共產主義蹂躪的前華沙公約組織會員國,更是從歷史仇恨出發排擠俄羅斯。

俄羅斯無論是加入歐盟還是加入北約的申請,最終都被美國還有其他歐洲國家聯手打槍,似乎所有歐美國家都認為,一旦俄羅斯入主了這兩個國際組織,遲早有天全歐洲都將是俄羅斯的天下。

90年代爆發的南斯拉夫內戰,更讓俄羅斯從大斯拉夫主義的角度出發,選擇與遭受北約組織空襲的塞爾維亞站在一起。俄羅斯在沒有辦法加入北約或者歐盟,融入歐美大家庭的情況下,只能更向極端民族主義靠攏。美國則在柯林頓(William J. Clinton)與小布希(George W. Bush)上台兩人總統的推動下,以北約東擴運動來還以顏色。

原本希望與西方和解的葉爾欽,最終因為他既無法獲得歐美接受,推動的經濟轉型又全面失敗的原因而黯然下台。

取而代之的,是試圖以民族主義重新振興俄羅斯的普丁,他之所以能夠上台執政,靠的也是在面對車臣問題時的強硬手段。普丁一心想要恢復往日沙皇還有史達林的國策,向烏克蘭和波羅的海三小國擴張影響力,建立所謂的緩衝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自然是越來越惡劣。

RTS3XNY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國失去了對照組

今天的俄羅斯聯邦雖然是一個擁有核子武器的大國,並且從蘇聯手中繼承了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的席位,但俄羅斯終究不是蘇聯。與往日試圖與美國爭奪誰能帶給全球人類更好社會制度的蘇聯不一樣,俄羅斯聯邦爭取的只是俄羅斯民族的民族利益,難以成為美國平起平坐的對手。在沒有中共支持的情況下,甚至連與美國長期抗衡的經濟力都沒有。

蘇聯過去可以靠著共產主義烏托邦的理想,吸引全球無數青年,包括英美國家的青年為之奮鬥。至於當今的俄羅斯,幾乎很難依靠俄羅斯民族主義吸引斯拉夫民族以外的外國人支持,最多就是利用西歐右翼民族主義者對移民的恐懼,讓他們支持俄羅斯重新扮演過往「歐洲憲兵」的角色而已。似乎俄羅斯所能夠號召的,就是全歐洲的白人至上主義者而已,其地位反而更向二戰爆發前的德國。

從各方面來看,俄羅斯都不會是美國的對手,任何的輕舉妄動都只會遭致俄羅斯與歐洲國家玉石俱焚的下場而已。俄羅斯確實不可能成為贏家,但這卻不代表美國一定能得到最後的勝利,而且從美國的角度出發,其實蘇聯瓦解最可惜的一個下場,就是美利堅合眾國徹底失去了一個對照組。事實上美國能夠贏得冷戰的勝利,最大的關鍵是從蘇聯的失敗中學習教訓。

過往蘇聯對少數民族還有周邊國家的惡行惡狀,讓美國走上了族群多元的道路,對待友邦的態度也相對較為平等寬容。蘇聯垮台後,美國回歸傳統現實主義和地緣政治的態度對待俄羅斯,不再如過去一般強調理想主義或國際主義。尤其是川普上台後,開始喊出「美國第一」的口號,也讓世人開始質疑美國到底還是不是過去人們所認識的美國。

當然因為過去有蘇聯的存在,世界上發生的許多悲劇或者不幸事件,可以由美國與蘇聯共同承擔責任。如今蘇聯垮台,許多悲劇與責任無論是不是由美國製造的,都必須由美國一肩承擔,確實也有許多不公平之處。

另外一個讓美國比蘇聯吃虧的是,蘇聯還是一個以俄羅斯為主體的國家,解體後還可以靠俄羅斯民族主義來維持團結,如果換成美國這種沒有民族主體的國家瓦解,後果難以想像。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