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場》:先後六屆美國政府對伊朗政策都犯了一個通病——欠缺戰略同理心

《全球戰場》:先後六屆美國政府對伊朗政策都犯了一個通病——欠缺戰略同理心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在本書中深入探討俄羅斯、中國、北韓、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國的歷史與政治脈絡,抽絲剝繭地挖掘證據,以此說明美國外交政策之所以屢屢挫敗,就是因為缺乏客觀認識對手的意圖、手段、與願景的客觀理性。

兩天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彼得.培斯(Peter Pace)說,這些武器從伊朗運出來這件事,並不表示「伊朗政府本身一定直接參與這件事」。在讀到這些聲明時,我以第三裝甲騎兵團團長身分駐在伊拉克。我與我們的官兵都很清楚,我們在巴格達南方的傷亡,罪魁禍首是透過革命衛隊聖城旅控制的網絡運來的、伊朗製EFPs。執行這些EFPs攻擊的人都經過革命衛隊聖城旅訓練,都接受他們的指示。

EFPs攻擊奪走六百多條美軍性命,占2003到2011年間伊拉克境內美軍死亡總數17%以上,伊朗領導人不可能沒有責任。但華府仍然力謀和解,甚至為德黑蘭編了一套故事幫著掩飾,不過這些和解既沒有讓伊朗的毀滅性活動有所收斂,也沒有讓伊朗改革派立場轉強。事實上,美國軟弱的反應使伊朗革命狂熱派更加肆無忌憚。

2005到2013年是馬穆德.阿瑪迪尼加(Mahmoud Ahmadinejad)總統領導下的對抗年。在他與他的保守派主導下,伊朗政權不僅在口頭上,也在行動上加強對以色列、美國、沙烏地阿拉伯與英國的攻擊。2006年7月12日,真主黨綁架兩名以色列軍人,引發一場真主黨總書記哈珊.納斯萊拉(Hassan Nasrallah)始料未及的戰役。1200名黎巴嫩人——包括270幾名真主黨戰士——與158名以色列士兵在這場戰役中喪生。

戰役結束後,阿瑪迪尼加大幅增加對真主黨,以及對巴勒斯坦恐怖團體哈瑪斯與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的支援。伊拉克境內的德黑蘭代理人開始對美軍發動更大膽的直接攻擊。2007年1月20日,凱斯.奧-卡札利(Qaisal-Khazali)領導的「正義聯盟」(Asa’ib Ahl al-Haq)民兵,攻擊了卡爾巴拉的省聯合協調中心(Provincial Joint CoordinationCenter)。這些民兵穿上美軍制服混過伊拉克警衛。他們殺了一名美軍,劫持另四名美軍,之後將這四名美軍悉數殺害。

「聖城旅」甚至計畫在美國境內發動暗殺與恐怖攻擊。2011年10月11日,美國政府官員阻止了一次對沙烏地阿拉伯駐美大使阿德爾.奧–朱貝爾的暗殺企圖。恐怖分子計畫對朱貝爾經常光顧的華府一家餐廳發動攻擊,如果得逞將傷及許多無辜。一個半月後,2011年11月29日,伊朗抗議群眾圍攻、闖入德黑蘭英國大使館,高唱「打死英格蘭」,將大使館財物與裡面的敏感資料洗劫一空。這場動亂在英國宣布對伊朗實施新制裁之後出現,而且跡象顯示是政府幕後撐腰的行動。

不過伊朗也因為加緊代理人戰爭與發展核武而付出代價。在伊拉克,儘管華府不願把這些攻擊事件的帳算在伊朗領導人頭上,什葉派民兵不斷升高的暴力仍然招來美軍的報復。2007年月,美軍特戰部隊突襲美方認為是伊斯蘭革命衛隊基地的厄畢爾(Erbil)伊朗領事館。兩個月後,聯軍特種部隊攻擊巴斯拉的一處恐怖分子巢穴。那年1月發生在卡爾巴拉、導致五名美軍喪生的攻擊事件,就是這裡的恐怖分子幹的。

聯軍俘獲的恐怖分子中,包括巴斯拉攻擊事件頭子奧-卡沙利(al-Khazali)、他的一個兄弟、還有穆拉.阿里.穆沙.達杜克(Mullah Ali MussaDaqduq)。達杜克是黎巴嫩真主黨顧問,一直與伊朗人合作,準備在伊拉克建立一個黎巴嫩式的真主黨。聯軍還曾於2007年支援伊拉克總理努里.奧-馬利基,在伊拉克南方對「救世主軍」(Mahdi Army)發動「騎士衝鋒」(Charge of the Knights)攻勢。

馬利基所以發動這項攻勢,是因為他發現救世主軍陰謀政變,想用賈法利或阿麥.夏拉畢(Ahmed Chalabi)這樣完全聽命伊朗的人來取代他。美國軍方加強反擊讓什葉派民兵與伊斯蘭革命衛隊頗感意外。五名聖城旅軍官在厄畢爾伊朗領事館被俘的事件,尤其令聖城旅司令蘇雷曼尼提心吊膽。他擔心類似事件重演,於是減少伊斯蘭革命衛隊在伊拉克境內的作業與人員。

從2005年起,小布希政府與歐洲盟國加緊對伊朗經濟制裁,據說還用秘密行動對伊朗的核武計畫進行打擊。歐巴馬政府繼續對伊朗施壓,自2012年起,伊朗經濟嚴重萎縮。隨後油價在2014年重挫,加以制裁收緊,伊朗經濟濱臨崩潰邊緣。伊朗在國內、外兩線均告失利。伊朗的盟友阿薩德在敘利亞已經形同行屍走肉。伊朗需要脫困。

2013年,新領導人哈珊.魯哈尼總統與賈法.沙里夫外長展開笑臉攻勢,甚至裝出一副有意與以色列改善關係的姿態。之前的伊朗總統阿瑪迪尼加對「大屠殺」事件矢口否認,沙里夫外長現在說,納粹對猶太人這項種族滅絕是「可怕的悲劇」,他甚至表示,如果以色列能與巴勒斯坦達成一項和平協議,德黑蘭可能承認以色列。西方領導人就這樣又一次落入圈套,相信伊朗這次真的有意和解妥協了。

但伊朗卻增加對敘利亞政權、真主黨、伊拉克民兵、與葉門「胡塞」民兵的援助,加強它的代理人戰爭。舉例說,伊朗於2014年2月派遣數以百計「軍事專家」、聖城旅指揮官與伊斯蘭革命衛隊隊員進駐敘利亞,為阿薩德政權撐腰。伊斯蘭革命衛隊建立、指揮的阿富汗什葉派民兵「法特米揚師」(Fatemiyoun Divi-Sion)的兵力增加到約兩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