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場》:先後六屆美國政府對伊朗政策都犯了一個通病——欠缺戰略同理心

《全球戰場》:先後六屆美國政府對伊朗政策都犯了一個通病——欠缺戰略同理心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在本書中深入探討俄羅斯、中國、北韓、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國的歷史與政治脈絡,抽絲剝繭地挖掘證據,以此說明美國外交政策之所以屢屢挫敗,就是因為缺乏客觀認識對手的意圖、手段、與願景的客觀理性。

在整個2014年間,伊朗還在暗中為阿富汗境內的塔利班提供更多物資與人力支援。同時伊朗繼續推動著它的核武計畫。就在伊朗領導人與西方外交官談判之際,最高領導人哈米尼宣布伊朗追求的目標,不是談判代表們討論的一萬部離心機,而是19萬部離心機。但就像之前幾屆美國政府一樣,歐巴馬政府仍然主張妥協讓步,決定放鬆對伊朗的壓力。

當伊朗抗議群眾於2009年「綠色運動」(Green Movement)期間向西方民主國家求助時,歐巴馬政府為避免惹怒德黑蘭,發了一篇不痛不癢的聲明。2012年,中情局局長大衛.裴卓斯擴大對敘利亞反對派支持的計畫,遭到白宮立即拒絕。40部分由於對德黑蘭的讓步,白宮決定不執行為警告敘利亞不得用化學武器屠殺平民而訂定的「紅線」政策。

歐巴馬政府由於對它與伊朗的核子交易寄望過高,在原本可以有效遏阻伊朗侵略的一些努力上退縮了。從2008到2016年間,伊朗資助海外代理人——包括黎巴嫩真主黨的國際恐怖分子網絡——的作業,因美國的「卡珊德拉計畫」(Project Cassandra)而受阻。但誠如財政部官員凱瑟琳.鮑爾(Katherine Bauer)日後所說,「為了怕惹怒伊朗、損及核子交易,美國壓制了這項調查行動」。在與伊朗的核子交易生效後,歐巴馬政府為了不危及這項交易,決心盡可能避免對抗。

就這樣,流入伊朗的美國資金與伊朗的外銷增加了三倍,恐怖組織與伊斯蘭革命衛隊經費暴漲。真主黨每年的活動經費多了七億美元,巴勒斯坦民兵與各式恐怖團體也多了一億美元。「伊朗核子交易」在心理上與財務上加強了伊朗政權。儘管「聯合全面行動計畫」在前文中規定,簽字國應該「本著誠信與一種建設性氛圍實現聯合全面行動計畫」,應該「避免任何與(這項協議)文字、精神、意旨不合的行動」,但伊斯蘭革命衛隊不斷加強它在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葉門與東沙烏地阿拉伯的行動。

舉例說,在「伊朗核子交易」簽字僅僅幾個月後,每十天就有數以百計伊朗軍抵達敘利亞,以加強在伊德利布與哈馬的攻勢。伊斯蘭革命衛隊繼續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進行一連串彈道飛彈測試。從協議簽字起到2017年2月間,進行了14次飛彈測試,包括以發射衛星為名,測試了一枚長程彈道飛彈。這些測試雖說有些以失敗收場,但伊朗人在進步。2017年6月,恐怖分子攻擊德黑蘭,伊朗人為了報復,也為了展示它的新能力,從伊朗境內發射六枚飛彈,飛越伊拉克,攻擊敘利亞境內達爾.奧-薩爾的伊斯蘭國控制區。

歐巴馬政府對伊朗的妥協還不僅止於此。就在伊朗核子交易簽字前不久,美國國務院把幾個裝滿歐元與瑞士法朗的箱子空運到日內瓦,接駁送上飛往德黑蘭的貨機。就在同一天,伊朗釋放了四名事實上是人質的美國人。這讓人想起雷根政府時代那項以武器換人質的交易。2009年6月,歐巴馬總統在開羅發表演說指出,他願意向伊朗「伸出妥協之手」。但看在伊朗領導人眼裡,歐巴馬政府這種明擺著就是「付錢贖回人質」的作法,代表的是軟弱,而不是「妥協之手」。

儘管歐巴馬政府謊稱付錢給伊朗與人質獲釋無關,但這次事件鼓舞了伊朗人,讓伊朗人對他們擄人勒贖的作法更加樂此不疲。德黑蘭革命派說,美國人付錢贖回人質證明美國人認罪與軟弱。伊斯蘭革命衛隊副情報頭子侯賽因.尼加Hossein Nejat)說,美國人付錢贖人證明「美國人自己說他們無權攻擊伊朗」。

在這次付款事件過後幾個月間,除了多次飛彈試射以外,伊朗政權還吹噓它的核武庫藏,為一名殺了美國人的伊斯蘭革命衛隊指揮官頒勳,還扣押兩艘美國海軍船隻,逮捕船上10名水手,將他們排在攝影機前留影存證,15個小時過後將他們釋放。伊朗繼續玩著它的擄人勒贖老把戲,在2016年拘留普林斯頓大學研究生王熙岳(Xiyue Wang,音譯)。當時王某在伊朗進行卡加王朝研究,學習波斯語,撰寫他的歐亞史博士論文。就像過去一樣,妥協只能導致伊朗變本加厲。

相關書摘 ►《全球戰場》:白宮國安幕僚的四個責任,以及面對南亞與中東戰局的四個新思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全球戰場:美國如何擺脫戰略自戀,面對全球七大安全挑戰?》,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赫伯特.麥馬斯特(Herbert Raymond McMaster)
譯者:譚天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面對謊話連篇的敵人,美國為何總是中計?

布希、川普過於傲慢輕敵,歐巴馬過於膽怯畏縮。
過與不及,都是因為美國的「戰略自戀」。

為什麼俄羅斯利用假訊息、假帳號干預美國大選的惡行罪證確鑿,但希拉蕊與川普陣營都刻意視而不見?川普甚至聽信普丁的謊言,表示不相信俄國會幹那種事?

為什麼塔利班發動恐怖攻擊、關閉學校、迫害女性、躲躲藏藏與美軍纏鬥,可是在打了20年的阿富汗戰爭之後,美國政府居然相信可以與塔利班合作解決阿富汗問題、居然相信始終在包庇恐怖分子的巴基斯坦政府有可能幡然悔悟、痛改前非?

為什麼三代北韓政府都厲行極權、殘民以逞,陰謀顛覆南韓,甚至圖謀發展核武,威脅東亞與美國安全,但從歐巴馬的「戰略容忍」到川普相信金正恩「寫了幾封非常美麗的信給我」,他們都相信有可能和平解決北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