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場》:白宮國安幕僚的四個責任,以及面對南亞與中東戰局的四個新思維

《全球戰場》:白宮國安幕僚的四個責任,以及面對南亞與中東戰局的四個新思維
Herbert Raymond McMaster。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麥馬斯特不僅是能征善戰的陸軍中將,更是學識淵博的史學博士。在《全球戰場》中,他再次拾起筆桿子,憑藉其豐沛的作戰經驗,與擔任美國總統最高戰略顧問的見聞,分析美國在外交戰略上的錯誤,以及美國該如何調整心態與思維,制訂有系統、務實可行、有助於世界和平與繁榮的外交戰略。

但這種想法沒有考慮到在地因素,特別是沒有考慮到政治、社會、文化、與宗教因素對多數決,對少數權益保障、對法治的衝擊。美國顯然可以影響、但不能決定世界秩序朝自由與開放社會發展。誠如19世紀哲人約翰.彌爾(John Stuart Mill)所說,「維護自由所需的美德,須由人們自己灌溉。」不過,2019與2020年發生在香港、莫斯科、德黑蘭、巴格達、喀土木、加拉卡斯與貝魯特的抗議事件也證明,人民要對他們接受治理的方式擁有發言權。

海外的自由與開放社會有利於安全,因為這種社會是對抗侵略、獨裁政權的天然屏障。如本書前文所述,對民主與法治的支持,是倡導和平、對抗獨裁、封閉系統的最佳手段。美國與其盟國雖不能保證,但應該繼續鼓吹聯合國大會1948年12月10日在巴黎人權宣言中宣示的基本人權。現實主義派認為國際組織沒有在全球各地推動和平、正義與繁榮的能力,他們說得對。

由於獨裁政權極力威逼利誘聯合國這類國際組織,民有、民治、民享的強國成為被壓迫人民最有力的保護者。美國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中指出,我們認為,「支持美國利益與反映我們價值觀的世界,能使美國更安全、更繁榮」,我們雖承認「美國不能將自己的生活方式強加在其他國家身上,美國也不是進步的必然極致」,但必須強調「美國對自由、民主與法治的承諾」。

我希望這本書能幫我們進一步了解國家安全重大挑戰的成因,以及意識形態、心理因素與政治野心對這些挑戰的影響,從而加強美國的戰略能力。不過,想維護我們的競爭優勢,美國不僅需要朝內專注,還得對外專注。舉例說,對抗普亭的最佳戰略,就是加強我們的民主體制與程序,重建我們對民主原則與自由市場經濟的信心。想加強我們的戰略能力,我們需要培養能夠及時思考、能夠了解怎麼做才能徹底實現理想與戰略的領導人。

了解在地現實、認識真正身歷其境的人,這一點至關重要。競爭到頭來離不開有關人類行為的事。儘管對抗中國共產黨的威迫、利誘與掩飾非常重要,一味防禦不僅會讓美國在關鍵性競爭中屈居第二,還會讓中共逮到機會大作文章,說美國想壓制中國。雖說研發、軍事能力與基礎設施的投資非常重要,為確保子孫後代的創新,改善教育或許是當前最重要的行動。

相關書摘 ►《全球戰場》:先後六屆美國政府對伊朗政策都犯了一個通病——欠缺戰略同理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全球戰場:美國如何擺脫戰略自戀,面對全球七大安全挑戰?》,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赫伯特.麥馬斯特(Herbert Raymond McMaster)
譯者:譚天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面對謊話連篇的敵人,美國為何總是中計?

布希、川普過於傲慢輕敵,歐巴馬過於膽怯畏縮。
過與不及,都是因為美國的「戰略自戀」。

為什麼俄羅斯利用假訊息、假帳號干預美國大選的惡行罪證確鑿,但希拉蕊與川普陣營都刻意視而不見?川普甚至聽信普亭的謊言,表示不相信俄國會幹那種事?

為什麼塔利班發動恐怖攻擊、關閉學校、迫害女性、躲躲藏藏與美軍纏鬥,可是在打了20年的阿富汗戰爭之後,美國政府居然相信可以與塔利班合作解決阿富汗問題、居然相信始終在包庇恐怖分子的巴基斯坦政府有可能幡然悔悟、痛改前非?

為什麼三代北韓政府都厲行極權、殘民以逞,陰謀顛覆南韓,甚至圖謀發展核武,威脅東亞與美國安全,但從歐巴馬的「戰略容忍」到川普相信金正恩「寫了幾封非常美麗的信給我」,他們都相信有可能和平解決北韓問題?

二戰後的國際關係理論大師摩根索曾為文批判美國的「戰略自戀」,感嘆美國的外交政策經常一意孤行,認為這種作法只會讓美國野心過大,導致其他國家與美國漸行漸遠。然而,自欺欺人、一廂情願、不切實際的思維,至今仍然糾纏著美國。

  • 愛因斯坦:「反覆做一樣的事,卻指望有不同的成果,這就是瘋狂。」而今天美國的政策正是這樣。
  • 列寧:「資本主義者會將繩子賣給我們,讓我們用來將他們吊死。」美國與許多盟國做得比這更超過:他們還會出錢幫中國共產黨買繩子。

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在本書中深入探討俄羅斯、中國、北韓、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國的歷史與政治脈絡,抽絲剝繭地挖掘證據,以此說明美國外交政策之所以屢屢挫敗,就是因為缺乏客觀認識對手的意圖、手段、與願景的客觀理性,導致美國不是過於樂觀,一廂情願地相信戰略對手與自己分享共同的道德價值與政治利益,願意與美國攜手合作;不然就是過於悲觀,懷疑美國介入國際事務的能力與道德正當性,導致畏首畏尾、缺乏自信。雪上加霜的是,對外政策受到國內選舉政治的主宰,決策官員缺乏決心意志,就算偶有良好的戰略規劃也經常無力貫徹,虎頭蛇尾。

麥馬斯特不僅是能征善戰的陸軍中將,更是學識淵博的史學博士,1997年就以探討越戰為什麼會失敗的《失職》一書享譽美國軍方與政壇。在《全球戰場》中,他再次拾起筆桿子,憑藉其豐沛的作戰經驗,與擔任美國總統最高戰略顧問的見聞,分析美國在外交戰略上的錯誤,以及美國該如何調整心態與思維,制訂有系統、務實可行、有助於世界和平與繁榮的外交戰略。

(八旗)0UIN0015全球戰場-立體書封(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