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治與社會充斥著難以根除的貪腐,為何經濟又能持續高速增長?

中國政治與社會充斥著難以根除的貪腐,為何經濟又能持續高速增長?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腐敗使菲律賓、拉美等國家落後;但在中國,腐敗居然可以有經濟效率。本文找出中國在腐敗嚴重的情況下高速增長的奧秘,同時也揭示了為什麽腐敗在中國難以清除。

經濟學家公認:貪汙賄賂不僅扭曲經濟資源配置,而且受賄的官員把經濟發展所需要的資源,侵吞為其個人財產。因此,若一個國家的政府貪汙腐敗嚴重,該國的經濟發展將會受到有害的影響。但中國的情形卻提供了一個反例。

中國貪汙腐敗的情形非常普遍,數額巨大。儘管如此,中國的經濟在過去30多年一直飛速增長,貪汙腐敗似乎對其沒有影響。這是為什麽呢?

貪汙對經濟效率的影響,與一個社會的「關係網」的發達與否有關係。在關係網發達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程度由於關係網的存在而提高,而這種高度的信任程度,使得貪汙行賄能夠相對地促進經商的效率,或者說它對於經商的效率的的傷害較少;但若社會上的關係網淡薄,人與人之間難於建立信任,那麼貪汙行為則更接近一種純粹的掠奪的行為,是經營商業的負擔,對於經濟發展只有負面影響。

在任何社會,貪汙行賄都是非法的。影響官員收賄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當事人存在被抓的風險。另一個困難就是行賄過程,很少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方式。小規模的行賄通常如此,例如對交通警察行賄以取消罰單的情形。而大規模大貪汙行賄,如牟取政府合約或數以千億計專案,通常行賄者的支付行為與受賄官員交付服務之間,是有時間落差以及地理區隔的。

在這種買賣分離的情況之下,究竟應該是行賄者先付錢?抑或是由官員先行提供服務?當行賄者與官員之間有很強的信任關係時,時機因素的重要性相對降低。如雙方沒有高度的信任基礎,在行賄/收賄關係毫無法律保障的情形下,行賄交易將無法被落實。更甚者,若沒有互信,收賄官員將會面臨行賄者舉發勒索的風險。

假若有兩個不同的社會:A社會與B社會。A社會具有相當高的人與人之間的互信,而在B社會中,信任幾乎不存在。在A社會中,貪汙官員對於收取任何人的賄賂都感到心安理得,因為他被行賄者檢舉的機會風險相當低。在A社會,受賄官員先提供服務或是行賄者先付錢並不重要,這使得A社會存在一個有效率的行賄交易市場:收賄官員提供特權,如採購合約、資訊、或執照給出價最高的行賄者。這一出價最高的行賄者,不一定是收賄官員的親朋好友,但應該是最有效率的商人。雙方的關係形成一個「增加效率」的貪汙行賄機制。

在B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充滿猜忌與不信任。對於與官員不熟識的陌生人而言,商人行賄和官員提供好處,在時間上的延遲與地理區隔成為兩難。因為與官員不熟識加上無法獲得保證取得官員的協助,潛在的行賄者將不會願意為此先行付出賄賂。所以,官員只敢把油水大項目給自己家人。但家人很可能不懂項目,造成浪費。由於行賄交易行為僅限於極少數親密的人之間,公有資源的配置會遭受到更大程度上的扭曲,因為無法保證讓最有效率使用資源的人可以獲取這些資源。

如果在缺乏互信的社會裡,貪汙情形依舊嚴重,則可推斷官員乾脆直接偷盜國庫,並強令企業和國民交錢。這種貪汙本質上是掠奪性的,官員只撈錢、不提供改善企業經營效率的任何服務。

什麽樣的社會中人們有較高的互信?腐敗嚴重的社會,通常缺乏互信。但有一種例外,即關係為本的社會。

廣泛、厚實的社會關係網把人們聯繫起來,互相制約,大大降低了行賄受賄的風險;相反,一個社會若關係網薄弱,毫無互信,行賄貪汙活動將侷限在極少數家族成員密友之間,但這些人並不一定能有效率地使用從行賄手段而來的公有資源,這時,陌生人物對於官員的行賄將會退化成為勒索,使得行賄者蒙受損失同時,也無法獲得經濟效率上的改進。

中國與菲律賓的例子可以說明我的看法。這兩個國家清廉指數相似,都很低(菲:2.8,中:3.1;1=最腐敗、10=最清廉);但是在關係網路與經濟發展上呈現完全不同的情形。中國自90年代起,經濟成長的速度大大高於菲律賓(菲:3.3%,中:10.3%);中國公眾所表現出來的社會信任程度也高於菲律賓(菲:8.6%,中:54.5%)。而中國人們——特別是熟人——之間信任程度高、菲律賓人們之間缺乏信任,導致了貪汙受賄與經濟發展的關係在這兩個國家大不相同。

RTX811HB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國是關係為本的社會,這使得貪汙收賄的範圍不限於家族成員與朋友之間。

比如,一個生意人希望從政府部門拿到一個好項目,但他又不認識管這個項目的官員。他會問其他朋友是否認識在這個政府部門工作的人,如果他有實力、可靠,他他總會找到朋友願意並能夠幫忙:「我不認識這樣的人,不過我大嫂的同事認識一個人,這個人的朋友有個學生是這位官員的兒子,我給你牽線!」當然,如果在一個信任度低的社會環境中,這樣的間接關係對於行賄來講太冒險了些。但是在中國許多的行賄與收賄關係,就是建構在這樣的方式上面,因為中國具有很強的關係網。

根據中國官方媒體,中國的貪汙行賄手法已經到達爐火純青的程度,其中一個特徵是行賄跨國界。行賄者不必在中國支付賄賂,可以通過境外的豪宅、銀行帳戶或是賭博旅遊等方式,支付賄賂所需的款項,這樣就大大降低的行賄曝光的風險。很顯然,這種付款在地理區隔的行賄,表明行賄者與受賄官員之間需要有高度的信任關係,才得以使賄賂行為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