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古典時代音樂之父」,C.P.E.巴哈的音樂成就絕對不亞於他的父親巴哈

真正的「古典時代音樂之父」,C.P.E.巴哈的音樂成就絕對不亞於他的父親巴哈
Photo Credit: Franz Conrad Löhr@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1830年代,老巴哈的音樂復興(Bach Revival),C.P.E.巴哈的音樂相形見拙,反而被不合比例地忽視了。直到最近幾十年,C.P.E.巴哈的音樂才重新被重視。

C.P.E.巴哈與西洋音樂古典時期的開端

約翰・塞巴斯蒂安・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是西方(乃至全世界)音樂史上公認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很多評論就直接認為他就是最偉大的一個。然而,巴哈有兩點美中不足。

首先,巴哈在生的年代,他被認為是一個出色的管風琴家,作曲也在音樂圈子(特別是德國音樂圈)有不錯的聲譽,卻並未被公眾認為是一個偉大的作曲家。

其次,在東方,巴哈被譽為「音樂之父」,然而,巴哈沒有開創一個新的時代。恰恰相反,巴哈處於巴洛克時期的最後階段,他的去世(1750年)通常被視為巴洛克時代的結束。事實上,還在巴哈晚年,巴洛克風格的音樂,特別是巴哈所寫的復調音樂,已不再受歡迎了,他不但不是「父親」,反而是最後一個堅守「巴洛克」音樂風格的衛道者。

以上兩點巴哈的美中不足其實密切相關:或許正因他的音樂不再符合時代的品味,所以在生時才流傳不廣,才一直沒有以偉大的作曲家的身份被公眾認可。巴哈的生活圈子雖然不大,但與主流音樂圈沒有隔閡。

一個證據是:同期德國作曲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泰雷曼(Georg Philipp Telemann),泰雷曼的音樂當時風靡一時,被視為最頂尖的德國作曲家;泰雷曼就是巴哈的好朋友,甚至還是其兒子C.P.E.巴哈(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的教父。可見,巴哈音樂當時流傳不廣、不被視為重要的作曲家,並非圈子的原因。

巴哈去世被認為是巴洛克時代的終結,之後就是音樂的古典時期(Classical Era)。如果認為不同的時期可以重疊的話(實際情況如此),古典時期大約從1730年到1820年。如果硬是要不重疊,那麽大致上是1750年到1810年。

提到古典時期,大家第一時間想到的一定是海頓(Joseph Haydn)、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有時還包括舒伯特(Franz Schubert);除此之外,大概想不到其他人。這也難怪,海頓、莫札特、貝多芬三人的光芒太耀眼,把這長達70到90年時期的其他作曲家都蓋住了。

可是,海頓出生在1732年,而且以不少作曲家的標準,他算是「晚熟」的一個——最早代表作《狂飆突進交響樂》(Sturm und Drang Symphonies)是1760年代後期到1770年代才譜寫。於是,到海頓「發熱發亮」時,古典時期已開始了好一段時間了。顯而易見,如果古典時代只聚焦於海頓、莫札特、貝多芬,既對其他古典時代的作曲家不公平,也不足以真正了解音樂的古典時代,特別是「前海頓時代」,即從巴洛克時代到古典時代的過渡期。

有意思的是,巴哈的兒子們,就是引領這個從巴洛克時期音樂風格向古典時代轉變的關鍵人物。在這個意義上說,真正的「古典時代音樂之父」,反而是巴哈的兒子們。

巴哈有兩任妻子總共20個孩子,但只有9個活到成年。繼承巴哈家族的音樂傳統,他們中成為作曲家的就有「四小巴哈」:即巴哈的大兒子W.F.巴哈(Wilhelm Friedemann Bach)、二兒子C.P.E.巴哈(均為第一任妻子所生)、五兒子J.C.F.巴哈(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Bach)及小兒子J.C.巴哈(Johann Christian Bach,均為第二任妻子所生)。

音樂界為了區分他們,又根據他們長年生活的地方,把他們又分別稱為德累斯頓巴哈(W.F.巴哈)、柏林巴哈或漢堡巴哈(C.P.E.巴哈)、比克堡巴哈(J.C.F.巴哈)和倫敦巴哈(J.C.巴哈)。

這「四小巴哈」都是老巴哈親自進行音樂教育的。巴哈家裡閒時就開家庭音樂會,大家譜寫的曲混在一起,最後留下了兩本《安娜・馬格達蓮娜練習冊》(Notebook for Anna Magdalena Bach,安娜是老巴哈的第二任妻子),上面都是一家人平時練習的曲目。然而,在長大後,他們都發展出了自己的風格,與巴哈音樂完全不同。

在這四人中,以C.P.E.巴哈的成就最大,在音樂史上地位最重要。本文就先介紹和討論他。

Adolph_Menzel_-_Flötenkonzert_Friedrichs
吹笛者為腓特烈大帝,彈琴者為C.P.E.巴哈|Photo Credit: Adolph von Menzel@Wiki Public Domain

在18世紀後半葉,德國人說起「巴哈」,指的就是C.P.E.巴哈,而不是他的老爹巴哈。他出生在1714年,與德國歌劇作曲家格魯克(Christoph Willibald Gluck)同年,比海頓大18歲。光看年齡,也可以猜測,他填補了「前海頓古典時期」的「真空」。事實上,他也確實是轉變時期的關鍵人物:他是對海頓影響最大的作曲家;莫札特形容「他是父親,我們都是孩子」;貝多芬也崇拜他,到處收集他的樂譜。

C.P.E.巴哈既被稱為「柏林巴哈」,也被稱為「漢堡巴哈」,這是他主要居住的兩個城市。1738年,普魯士的腓特烈王子(即後來的腓特烈大帝)聘請C.P.E.巴哈為宮廷樂師,主要演奏羽管鍵琴。他原本只想離家體驗一下新生活,但沒想到一下子就在柏林共待了30年。他屢次請辭都被腓特烈大帝留住。直到他的教父泰雷曼在漢堡去世,他應聘其空出來的音樂指導職位,腓特烈大帝才最終放行。於是他在漢堡再工作了20年,直到去世(1788年)。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