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吳家昀《往復回返》(上):為了找尋適當的依據而不斷犯錯,似乎是人的無盡宿命

【展覽】吳家昀《往復回返》(上):為了找尋適當的依據而不斷犯錯,似乎是人的無盡宿命
Photo Credit: 吳家昀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家昀的創作總氛幢出一種懸浮詩意,好似無意落定什麼意義指向,其中瀰散的感性卻又深刻得可疑。這樣的感受可能源於其多半作品觸及潛意識、夢境、回憶與時間有無的視覺化,諸如《空》、《失去之歌III-I》與《時差》等,這些概念的反芻再三,也回扣展覽命題,呼應著我是誰、以及如今的我從何而來的探問。

文:吳家瑀(曾任藝術雜誌採訪編輯、藝術行政打雜工)

海沒有記憶,但也可以說海有記憶。海上的浪與石頭,都必然存在著時間的刻痕。她有時是這麼痛恨它帶給所有記憶的痛苦,有時又如此相信它、依賴它。就像面對一個沒有魚餌的魚鉤,明明知道痛楚還是迎上前去。——吳明益,《複眼人》

初見展名,逐字緩聲誦讀「往復回返」,似乎只是聱牙韻律。然而以身體伴隨音律動靜,就手劃出反覆線條,在覆轍與錯位間,好似走出了隱約軌跡及其可能幢架的深遂結構。吳家昀簡短展題勾勒出的意象,引人思忖與這來回行止圖式相應、內在相通的世間事理。

展覽選址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廣場放映牆,作品於建築螢幕上顯影放光,夜色垂幕,即悄然沒入城市孔隙隱遁成無名。原以為其音軌及面目會被廣場與街道紛紜雜沓吞沒,在觀展時感受其作品說不成嚴整時空、卻實然傾吐關於活著的什麼之後,恍悟藝術家或許有意將作品鑲嵌於熙來攘往的市井,以便能夠和芸芸眾生迴映成彼此殘影,揭示兩造共構。

於是,「往復回返」在街市裡遼闊了它的蹤跡,綿延上世間的俯仰生息,到筆筆生命裡,到海水潮汐裡。

在時間與我之間

吳家昀的創作總氛幢出一種懸浮詩意,好似無意落定什麼意義指向,其中瀰散的感性卻又深刻得可疑。這樣的感受可能源於其多半作品觸及潛意識、夢境、回憶與時間有無的視覺化,諸如《空》、《失去之歌III-I》與《時差》等,這些概念的反芻再三,也回扣展覽命題,呼應著我是誰、以及如今的我從何而來的探問。

以本次展覽作品《空》為例【圖1】,此作擷取歷年隨拍影像匯編而成,透過繁複手藝,[1]將傳統影像藉由膠捲影格指認時間的性質,賦予給因無以分割時間、遂了無痕跡的數位影像,再次於觀看感受上混淆兩者邊界。

01_e7a9ba
Photo Credit: 吳家昀提供
【圖1】吳家昀《空》,動態影像,彩色、黑白,16:9,6 分,2019

這樣的創作手法,除體現作者對於媒介轉換的實驗、顛覆定義的嘗試,以及影像、物質與時間的關係思考,也給出潛意識與時間究竟如何/是否作用於「我」之定義的懸想。[2]

《空》疊合現實時間與潛意識的無時間性(timeless),現實時間之所以必須成立,乃因「我」若是跟隨時間而存在、感覺與思想,則時間層疊累加,終將成我。時間存在,所以我存在。

然而時間雖未曾依個人念想或指令,就這麼鋪展成的「我」,卻對自身感到違和、搖擺、或錯位,於是我的轉圜,或更該說是重新自我認識的機會,便是脫落於時間,往復回返到取消時序的潛意識底,向尚未定義的圖景尋求新的演繹與憑依。它們固然各執一詞,也整合不成一個建議,卻可能因淡入前景而共享某個隱喻,引領我重新認識自己與現實。

弔詭的是,當潛意識、夢境、記憶之屬的深層心理介入、鬆動意識,使陷入現實困局的個人獲得解構契機、未明的自我浮出表面時,這些看似隨意聚攏的懸浮影像,卻正是歷練時間淘洗留下的詞與物,作為經歷的證據,宛如塵埃的堆積表徵了時間存在。

換言之,過往以為漫不經心、如今卻吸引目光停駐的這些,正作為時間的痕跡,向人揭示其真正的在意,衍生給人內涵的究竟。時間有無,以及其關於自我之成立,這個懸置的困惑,體現了生命面對時間的愛與臨界。

我們可能因時間而充滿、而活過,也可能在消磨裡對時間無所適從,心智躊躇在落拍、踏準與超越之間來回不已,反覆審視自身定錨之處,是人生與之相處的普遍焦慮。

認同的猶疑,意義的偏離

影像裡無人在場,僅一支國旗在蒼茫虛空中飄盪,鏡頭上卻另有一圖繪旗標來回浮動,一會兒朝向國旗、似要以形廓齊準物件,一會兒又游離到周邊徘徊;同樣從多年隨拍撿拾出來的《失去之歌III-I》【圖2】,寫照創作者人生某階段身心無可一致的徬徨狀態,彼時現實粗礪磨合,研磨出她的某些敏感與矛盾體認。

02_e5a4b1e58ebbe4b98be6ad8ciii-i
Photo Credit: 吳家昀提供
【圖2】吳家昀《失去之歌 III-I》,錄像,彩色,16:9,1 分,2020

如同一座城市的形成,無可避免是區域裡外的推擠消長,嵌合統整間有委屈變形,也有規劃不了的畸零殘餘。人初抵異鄉也必經類似處境,且更多時候是遭遇比身體迷茫更為抽象、無法確然的問題。

《失去之歌III-I》以「空景攝影交錯虛實物件呈現等待被認同的狀態」,此設想源自異國求學時「經常被質疑身分和國家的處境」。[3]吳家昀某次訪談中給出的創作背景,意味著這個再度攫獲意識的物件空景,作為虛實界限的消融介面,即使返還不了當時故事,至少是關於身心踏上旅程後的適處與演化。

仔細追究,《失去之歌III-I》裡的往復意象疊加了幾個層次,第一層是物理現實中身體旅居的感受,是認知系統無法循舊運作而面臨的棘手循環,老是在除錯或扞格;第二層是環境中對身分質疑而召喚出鄉愁,此情感湧向祖國,尋索認同信仰,然而愈是求取未果,愈是感到離家愈遠,形成向心又離心的不斷復歸;衍生的第三層,或說可被讀取的寓言,是吳家昀創作裡一以貫之的意義虛無。

其意義虛無,非指擺脫所有意義,而是明白意義的派生與俗成必然是有誰在不知何時,將其單一期許植入給所有人,並置換成標準,以至於人若不朝那規格適應,遂有被所謂正常指標排除的焦慮。因此,若事物的意義來自外部現成,終究是他人滿足主觀需求的藉口,不若自身體認及思辨來得落實。

旅居異地的震盪,有點像機器突然出現小故障,讓人不得不檢視系統線路,面對過往運轉尚且平順從而忽略的疑難。這個契機予人一個自習常脫落的清醒時刻,去覺察系統被寫入秩序、認知由語言結構之前,都仍有清晰不了、卻可能全部成立的自由,或建制或潰散,擺盪不已都是選項。

外來者之所以洞見事態情狀及其背後寓言,乃因根本上不處在當中。思索認同催生鄉愁,迫使其思辨所有物事根基與來由,因為其從土地上抽離、在場域中漂浮。


猜你喜歡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的世代橫空出世,面對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C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PChome 24h購物也看準商機搶先出手,推出iPhone 14訂閱方案、開設線上立陶宛館等服務,滿足C世代習慣遠距、享受體驗服務的特性!

當市場還在摸索Z世代的消費輪廓和行銷趨勢時,一波C世代大軍已然橫空出世,C世代意指Generation COVID,這波C世代大軍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因為實體接觸的機會被隔離,他們可能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實體接觸國外的機會,或是從進入社會工作都是遠距。eMarketer即指出,疫情期間,消費者前往實體通路次數減少了42%,透過網路消費則反增了54%,大疫情時代使非接觸經濟的發展更躍進,C世代也因此更擁抱科技,甚至可能將成為生活在元宇宙的第一個世代,也將逐漸影響行銷趨勢。

元宇宙當道 C世代透過雲端群聚

C世代與同儕們的互動以線上為主,手機、電腦的線上裝置成為探索世界的工具之一,在學習和工作上也習慣遠距離,許多線上軟體也開發出新功能幫助C世代在元宇宙中群聚。其中Gather Town就是一個例子,雖然是一種視訊軟體,但是更像是一款遊戲,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角色,透過角色扮演和他人互動,也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虛擬空間,在裡面開會、上課、進行遊戲等。品牌觀察到新世代的轉變,也紛紛開始與Gather town合作,如HP在Gather Town中開設元宇宙線上分享會,透過四大區域場館跟使用者互動,除了有遊戲區外,同時還展示旗下商品及優惠,並能直接找到折扣跟賣場,此外還能在裡面跟名人交流;台北市稅捐稽徵處也在Gather Town上開設線上展覽館,透過互動解謎,幫助民眾學習各項租稅知識,讓硬知識也能透過符合C世代的方式傳播。

HP在Gather_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HP在Gather 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被封鎖的國界 C世代追求不出門能買天下物

因疫情影響,各國封鎖國界超過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台灣人民也還無法自由地出國,C世代是喪失許多地球村公民權益的一代,失去很多跨國界交流的實體機會。許多品牌也趁機推出服務,協助消費者消弭疫情和國界的阻隔。

C世代少有出國的經驗,與此同時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大受打擊,為了滿足消費者對於出國旅遊的渴望和對於品牌的熱度,新加坡航空之前在旅展中打造飛行旅程體驗區,讓體驗者戴上VR眼罩,探索新航A380的客艙,透過預先體驗培養品牌認同感。在疫情初始時,立陶宛主動贈與台灣疫苗,也讓國人對於這個遠在波羅的海的國家開始有了感恩之情和好奇心,但苦於疫情還是無法實際到當地體驗,PChome 24h購物與立陶宛企業局為了深化台立兩國的交流和滿足C世代消費者,共同開設「立陶宛館」,日前也在站上正式試營運,進駐立陶宛10大品牌,幫助C世代消費者不出國,透過熟悉的科技操作,就能品嘗異國美食,打開對於世界的感官。

PChome_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滋味。

體驗至上 訂閱制便利創新服務收買C世代的心

相較於產品本身,C世代更加注重享受及購買體驗。因此,若想吸引更多顧客,零售商就必須推出不同以往的服務。訂閱制雖然行之有年,但大部分在民生必需品上,如咖啡、保健食品、生鮮食品或是視聽娛樂方案上,但在智慧型手機這種相較之下使用週期較久的產品上卻尚未有過。對新興世代的消費者而言,智慧型手機不單純只是通訊作用,還包含了品牌信仰,甚至還有奢侈品的體驗,其中Apple年年出新機,即使產品耐用,也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出新機就想換,而非等手上舊機無法使用,影響智慧型手機的消費習慣,讓其使用週期縮短。

過去一直傳聞Apple即將推出訂閱制, iPhone 14的發布會上卻沒有發表這項消息,然而全台電商中唯一Apple全系列授權經銷商PChome 24h購物搶先推出了iPhone 14的訂閱方案,訂閱週期為12個月,訂閱期滿後繳回舊機就能換新機,並主打低月付額、免預繳、免押金、專屬保險等服務。PChome 24h購物觀察到iPhone使用者的痛點,在保險服務上也有相對完整的保障,如果在訂閱期間手機不見、或是重大事故需維修,只需付出2,500元的自負額,便能享有一次原機維修或是置換服務。這樣的服務不僅讓C世代更能降低擁抱科技的門檻,進一步完整周邊服務,也因此在網路上掀起一波討論聲量。

PChome_24h購物搶先Apple_____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搶先Apple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科技。

雖然世界已逐漸與疫情共存,但在這段時間內生長的C世代消費習慣,或許已奠定未來幾年內的市場趨勢,面對這群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