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素還真》:霹靂破釜沉舟「反布袋戲套路」,小白看得開心,老戲迷卻搖頭

【影評】《素還真》:霹靂破釜沉舟「反布袋戲套路」,小白看得開心,老戲迷卻搖頭
Photo Credit: 威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追求擴大客群的訴求下,《素還真》捨棄了冗長的文戲、台詞,但黃文擇那「百年僅見」的國寶級布袋戲口白,黃強華那雄霸布袋戲界的編劇,卻也全妥協在這「跟上時代」的大纛之下⋯⋯

(本文涉及劇情討論,請斟酌閱讀)

1月28日春節檔上映的台灣布袋戲電影《素還真》,是霹靂國際多媒體繼2000年《聖石傳說》後,第三部以霹靂布袋戲主角擔綱的布袋戲電影。霹靂先前的兩部電影表現都不盡人意,今年破釜沉舟的推出的第三部電影,大有想要擺脫經營頹勢的野心,這從製作面就可看出其用心。

三部電影看出霹靂布袋戲的野心

有鑑於《聖石傳說》沿襲「傳統」布袋戲戲劇套路的「非電影」走向,雖吸引霹靂迷捧場,而獲得破億票房,但以電影元素來說,《聖石傳說》是非戲迷則無法進入的作品。片中出現的人物都延續霹靂布袋戲劇集,劇本、敘事、口白、運鏡與文武場表現,都很傳統布袋戲(即使是電視布袋戲,還是保留了相當傳統元素)。

一般觀眾很難從中獲得樂趣,布袋戲迷則是看得喜歡。

而第二部電影《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雖想走皮克斯與迪士尼開創的動畫電影風格,但因為主題極其冷門、缺乏當代動漫的視野,又以北京話配音,使布袋戲迷與一般觀眾皆不捧場,導致造成數億的虧損,為霹靂滑鐵盧之作。

而這前後十幾二十年間,在天宇布袋戲退場、金光布袋戲出現,霹靂布袋戲仍獨霸天下(三者皆系出雲林黃家)的狀態下,台灣電視布袋戲其實已漸入頹勢。這背後原因複雜。一則布袋戲源於中國傳統戲曲,雖在黃俊雄開創的電視布袋戲文化「隨時代創新」的市場邏輯下,讓布袋戲在聲光、動作、角色、內容的現代化下,得以比其他傳統劇種,多延續了數十年的生命。

但在網路興起,全球動漫、影視日漸多元、求新求變的發展下,黃家布袋戲堅守「台語發音」、「一人口白」,與最難改變的「布袋戲套路」的狀態下,戲迷範圍隨年紀而逐漸萎縮,新入坑的年輕戲迷日漸減少,而無論霹靂霍金光的各種革新(周邊商品開發、劇情革命、戲偶風格日漸動漫化),都無法阻止布袋戲受眾的示微。

在連續三年的虧損下,霹靂總經理、黃家第五代黃亮勳決意要不再守舊,要讓公司真正跟上時代,於是在仍堅守一定傳統的董事長黃強華、副董事長黃文擇的風格下,設法進行新的方案,如與日本合作推出相當成功的《東離劍遊記》,與開始走電影敘事風格,甚至採多人配音的新版霹靂《刀說異數》,最近甚至力推把布袋戲改名「偶動漫」,進行讓布袋戲能跟21世紀接軌的各種挑戰。

而推出新的電影作品,也是目標之一。這也就讓霹靂集團集結新舊思維,整合資源而傾力推出了2022年的霹靂布袋戲電影《素還真》。

無論是《聖石傳說》或《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都有一種強烈的尷尬感。尷尬來自於布袋戲的戲曲元素跟電影的不協調感。就影史來說,1950年代的台語片,就有過布袋戲電影,但也不過就是把攝影機對著舞台,拍下整場戲劇演出的「戲劇紀錄的形式」。

《聖石傳說》的問題出在「不像電影」,《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則是缺乏布袋戲優點,又遠比一般動漫片難看,毫無優點。這次霹靂捲土重來的《素還真》,就克服了《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的缺點,也矯正了《聖石傳說》不像電影的問題,拍出了一部不遜於日本方面主導的《東離劍遊記》水準的作品。

《素還真》-順應時代的變革

《素還真》嚴格說起來是「反布袋戲套路」的電影。所謂的布袋戲套路,就是在傳統布袋戲戲曲元素下,由黃俊雄與霹靂兩代人創立的「霹靂布袋戲」的電視劇風格。那個套路過去之所以成功,在於新舊的優點並存。

布袋戲緣起於中國傳統戲曲,只是在閩南宗師「掌指可化百萬兵」的開創下,以一人到數人的念白、操偶,搭配動作設計,並以文場(口白、音韻、劇本)、武場(動作),在後場音樂的配合下,無聲不歌、無動不舞,藉此獲得觀眾認同。黃俊雄與霹靂則以融入「影視編導剪輯」的元素,去強化布袋戲能給人的所有感動。這總和而成為「套路」。

在套路中,最難改變的就是一些專屬於戲迷的認知要素,例如「單人念白」。

藝師一人化出生、旦、淨、末、丑、雜、獸七類角色的聲調,七類角色附隨中西方文化要素,從基督教、儒道釋三教的裝扮文化、符碼,到故事背後的場景設定(黃俊雄的中原與西域、霹靂的苦集滅道四境),這都構成影像與劇情的觀影要件。

最難擺脫的是源於中國文學的「詩詞、古書」的字詞元素,那幾乎左右了「文場」的氣味韻味。但中國文學意涵與3000年中國歷史相互交雜,怎樣都跟不上早已全球化的21世紀。無論是戲偶的臉孔服裝扮相,再怎麼求新求變,但擺脫不掉的中國文化元素,都會降低新生代觀眾的認同。

20220109威視電影《素還真》劇照04
Photo Credit: 威視電影提供

霹靂近幾年來試圖淡化中國文化的影響,但又跳脫不了「文戲」必須要有的文字、詩詞、聲音藝術性的要求,在「無法不用台語」的狀態下(過去任何北京話發音的作品,都是戲迷唾棄,然後一般觀眾根本不看),只能讓文字背後的傳統文化要素,逐漸變異。

例如後來出現各種東西方咒法、魔幻的設定,或讓三教意涵融合分立(佛魔合一、道邪合一,或角色上出現棄儒從佛的「佛公子」,這類二合一的身分),都是在反傳統的立場上,想要獲得更大的群眾市場。但傳統的文戲不拿掉,不砍掉這布袋戲的根,布袋戲就永遠跟不上時代(但一砍掉,布袋戲也就不是布袋戲)。

而《素還真》從頭到尾,都捨棄了傳統布袋戲必有的文戲。這一變革,可說真的達到了黃亮勳追求的「偶動漫」的狀態。霹靂布袋戲必有的人物「登場詩」,如素還真的「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在片中僅出現於素還真意識與「平行時空」的自己連結之時。

而電影所在的時空,台語僅是劇中人物的語言,不求詩詞與對白的美感,僅只於交代劇情。而編導以台灣布袋戲界學問、編劇才能稱雄的「十車書」黃強華,也沒有拿出他熟練的玄門易理來耍炫,片中素還真在破解書齋機關時,僅使用了天干地支的淺學,轉兩個圈就打開秘門。

這跟《聖石傳說》開場那落落長,看得叫人昏昏欲睡的,素還真以中國國學破除謎題的橋段,可說淺得連小學生都看得懂。這類的安排,都把傳統文戲的拖延步調降到最低。

而角色關係部分,黃強華最擅長的人物心境、過招之間的試探猶疑、人物HP值、MP值的複雜算計(註1),在片中全沒使用,只讓角色在「故事必要」的狀態下——打鬥、對話、行動。

傳統霹靂套路一概沒有,電影從頭看到尾,也不知道初出江湖的素還真功力有多強,他的師父八趾麒麟能耐如何,只知道大魔頭吸收能量後變成怪物,而素還真領悟了「一人三化」的神技後,不知為何地可以幹掉大魔頭。這把原本霹靂最擅長的編劇模式(註2),簡化為如漫威《尚氣與十環傳奇》那樣簡單的七龍珠式的打鬥。這完全捨棄了霹靂的傳統優點,相對的也讓一般觀眾可以不了解任何布袋戲背景,就直接看得懂。

而《素還真》也捨棄了霹靂布袋戲慣常處理人物的「步調」。有時候人物登場為了氣勢,會花30秒到一分鐘鋪陳出場的氣勢,頂先天或三流角色,道魔神佛各有不同講究,出招運招也有講究,但這些全都沒了。電影中,刀就是刀,招就是招,氣功要打就打,雖仍保留「出招先喊招式」的傳統,但毫無層次。

所以沒有一頁書戰東瀛武神那種運招的複雜與氣勢,也看不到傲笑紅塵使出「忘棄紅塵」、劍子仙跡使出「萬引天殊劍歸宗」這種絕招氣勢。這讓電影步調加快、順暢,但也顯得毫無特色,把人物名稱招式換掉,套入任何動漫角色招數,也都不影響情節。

而這些捨棄霹靂傳統套路的作法,造成的結果,就是讓《素還真》真的變成一部電影,一部由布袋戲戲偶拍成的動作片。觀眾的注意力會集中在兩個地方,一個是人物劇情,一個是特效動作。特效動作的部分,是霹靂奠基的根本,在電影《素還真》中,克服了因為每週出新片,導致常常粗製濫造的三流操偶與武戲的狀態。

成為電影的當下,布袋戲成為了「偶動漫」

全片的操偶跟武戲都做到了霹靂最好的極致,好得沒話說。剪輯與運鏡雖然失去了霹靂布袋戲過去的好些巧思,但都十分完美,看不出缺點。可以說是台灣電影所能做出「獨步全球」的電影畫面。連好萊塢都不見得做得到。

但就人物與劇情部分,黃強華可能過於在意失敗的缺點,在屏除霹靂套路的狀態下,同時也讓他們最擅長「塑造人物」的特色為之減弱。素還真本身是個複雜人物,雖然故事設定是他初出茅廬,但人物的心境轉折與個性過於簡單,他戲弄師傅的橋段也遠不如《霹靂風暴》裡,他對付師傅的奸巧。

片中所有人物都很扁平,也毫無個性,所有的性格與存在全都只為了推進劇情,只為了要讓素還真最後來個大絕招打敗強敵,變成英雄。比起霹靂布袋戲那些機謀巧計、複雜的人物心境轉換,是遠遠不如。大概僅有好萊塢B級片的故事水平。根本上來說,本片的故事根本可有可無,完全是為了鋪陳「戲偶動作」而存在的東西。

20220111威視電影《素還真》劇照-《素還真》採全實搭場景,特別打造出環狀的
Photo Credit: 威視電影提供

總的來說,霹靂2022年推出的《素還真》,可說是台灣目前能做出最好的動作片。故事普通,人物扁平。除武戲外,完全毫無霹靂布袋戲的優點。就內容來說,的確是霹靂想要持續走下去的一種變革。

但就布袋戲藝術來說,在如此精美的服裝設計、戲偶造型、美術設計,與絕佳的武戲之外,黃文擇那「百年僅見」的國寶級布袋戲口白,黃強華那雄霸布袋戲界的編劇,卻也全妥協在這「跟上時代」的大纛之下。而這樣的妥協,相信老戲迷不會樂見,而霹靂是否真能因此把布袋戲變成「偶動漫」,變成讓全世界都能接受布袋戲,也很難說。

黃文擇跟黃強華不只一次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們都知道布袋戲必須要隨時代而改變,但如果真的隨著市場機制而改,改到最後,那布袋戲還是布袋戲嗎?如果僅存布袋戲「由人操偶」的要素,那源於中國閩南400年歷史的布袋戲,跟全世界各地「由人操偶」只是造型不同的偶戲,又會有何分別?

《素還真》是目前為止,雲林黃家的最新嘗試,這樣的做法是否會變相保存布袋戲文化,還是讓布袋戲在影視介面中失去自我,看來還是後者居上。

無論如何,光只是為了看聲光動作,《素還真》就是近期最該進戲院一看的台灣電影。

註釋

  1. 以後期角色劍子仙跡、佛劍分說來說,就常在元功未復的狀態下,常敗於三流角色之下,然後又透過複雜的復功流程,在必要時大展神威。
  2. 常常人物中一個什麼咒術後,就要花複雜的方式解咒。又或如人物被心靈控制的狀態下,他人要如何令其恢復神智。例如入魔的一頁書,或讓玄真君等眾人費盡心力牽制的黑化青陽子。或例如三先天(人類)如何在法術的幫忙下,幹掉棄天帝這樣的「神明」。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