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魔鬼剋星:未來世》:洽到好處的懷舊與致敬,可說是30年來最好的電影續集

【影評】《魔鬼剋星:未來世》:洽到好處的懷舊與致敬,可說是30年來最好的電影續集
Photo Credit: 《魔鬼剋星:未來世》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魔鬼剋星:未來世》是1989《魔鬼剋星》上映以來第三部電影,它不像第二部一般完全的政治正確,而是縫合跨越30年的時間差,帶著充分的傳承與原版電影精神回到大螢幕,是一部新、舊觀眾都能找到樂趣的經典續集。

(本文涉及劇情討論,請斟酌閱讀)

1984年由伊萬・雷特曼(Ivan Reitman)執導,丹・艾克洛德(Daniel Aykroyd)與哈羅德・雷米斯(Harold Ramis)編劇的《魔鬼剋星》,在80年代掀起一股旋風,是80年代成長一輩的影視經典。因為電影太受歡迎,也在當時推出罕見的續集電影。1989年的《魔鬼剋星2》,雖口碑不如首集,但四位主角討喜的性格得以擴張,更溫馨而人性化的劇情,也讓續集獲得賣座佳績。

由於《魔鬼剋星》系列,開創了一個西方特殊的「科學抓鬼」的模式,原作者的創意,與演員群們的個人喜感魅力,不但讓後繼者難以模仿,也讓原作丹・艾克洛德與哈羅德・雷米斯雖有心想要延續熱潮,但卻遲遲無法如《致命武器》系列一般推出多部續集。

除了創作面的考量,其中當然也有現實因素,主角比爾・莫瑞(Bill Murray)因為《魔鬼剋星》奠定一代喜劇笑匠的地位,但後續個人事業卻不太成功,他因此遲遲不想出演續集。雖然丹・艾克洛德與哈羅德・雷米斯試圖找人替換,但原味盡失加上劇本難產,製作也就一直拖延。這使得電影自1989年後,雖然觀眾與片商都樂見續集,但卻總是難產。

不擴大世界觀,走劇情後續與營造懷舊氣氛

但導演伊萬・雷特曼還是想推出相關電影。在女力崛起的21世紀,於2016年,由他監製,找來女性喜劇導演保羅・費格(Paul Feig),拍了一部女性版的《魔鬼剋星》。但2016年版票房雖不錯,但獲利不如預期,使片商慘賠,還卻引發正反兩極的評價爭議。

保羅費格不但沒有延續《麻辣賤諜》的成功,且雖然由極具魅力的梅莉莎・麥卡錫(Melissa McCarthy)出演,但新版《魔鬼剋星》的笑料普遍不受大眾喜愛,僅影評人與女性族群(且以票房來看並不算太多)叫好。

新版的好評,大多來自新世紀「女性地位提升翻轉原本的父權經典意涵」,而非電影本身有多好。了無新意的舊科技抓鬼(沒新的手法)與俗濫的劇情,不但褻瀆了80年代原作的創意與經典,同時除了娛樂外,也沒能留下令人稱道的內容。

而原版《魔鬼剋星》的團隊,無論是出於當年的交情,年老懷舊的熱誠,或是因曾共同創作出影史經典的成就感,所有人包括莫瑞都還是想看到真正《魔鬼剋星》的續集問世。在原創編劇暨演員哈羅德・雷米斯與導演伊萬・雷特曼相繼過世後,在原作演員與伊萬・雷特曼的兒子傑森・雷特曼(Jason Reitman)的集結下,《魔鬼剋星:未來世》這部正宗系列的第三集,也終於問世。

21世紀是好萊塢電影創意的沒落期。由於缺乏新的創意,許多影史經典紛紛推出續集,或重開機電影。但各部「系列電影」總會想要賦予新的元素,或在續集中添增迷人角色們的後續,或把原有的世界觀擴大。但《魔鬼剋星:未來世》卻在「不擴大世界觀」的狀況下,完全走的是劇情後續與氣氛懷舊的路線。這本質上是一個傳統續集的套路,是為了滿足30年來,遲遲等不到續集的各代影迷的期待。

《魔鬼剋星:未來世》順著哈羅德・雷米斯(電影中飾演伊崗)過世的點,在電影中直接描述伊崗死後,女兒與兩個外孫遷入他過世的房子,繼而發現他是魔鬼剋星成員的事,然後必須面對《魔鬼剋星》第一集裡面那來自蘇美的毀滅之神「戈澤」。

這樣的故事設定很符合80年代以來,賣座續集的一大要素:「接班人」。成功電影的主角大多具有個性,但隨著續集都是隔好幾年才拍攝,演員年紀常已變老,此時他們的徒弟或晚輩就會跟年老的英雄在銀幕上奮戰,這也帶有新舊交替的意味。

而對《魔鬼剋星》團隊來說,這個抓鬼的概念,本來就是主張「人人皆可成為魔鬼剋星」,所以在第二集裡面,團隊們最後是靠著全紐約市民的力量,驅動自由女神像,來打倒大魔頭。而為了兼顧到懷舊情感,新生代的魔鬼剋星就是科學家伊崗的外孫。

主角只有一個,就是由極其迷人的小蘿莉麥肯娜・葛瑞絲(Mckenna Grace)飾演的外孫女。她繼承了伊崗的科學家怪癖,不善言辭卻又想要搞笑,一路發現戈澤的秘密,最後一手主導,帶領眾人挑戰這個古代邪神。

2
Photo Credit: 《魔鬼剋星:未來世》劇照

《魔鬼剋星:未來世》最漂亮的地方,在於原作《魔鬼剋星》的演員群都很有個人魅力,所以編導也刻意找來當今好萊塢在「奇幻作品」中具有魅力的演員們。除了天才童星麥肯娜・葛瑞絲外,以《怪奇物語》成名的童星芬恩・沃夫哈德(Finn Wolfhard)也表現良好。

加上「蟻人」保羅・路德(Paul Rudd)與其他配角的加持下,讓全片的演員表現,不輸給80年代的《魔鬼剋星》的展演。電影從頭到尾,無論是觀眾對角色的認同或他們在演出之間彼此的默契,都表現得恰到好處。

多位新銳演員加入,加上適度的懷舊讓觀眾重溫當年感動

以劇情來說,光是這批新演員加上懷舊劇情的加持(倒沒什麼新的科技物件,只有汽車改裝的砲座,跟活動式陷阱),呈現的效果就屌打2016年版的《魔鬼剋星》。無論是角色互動與幽默的喜感,都直接向1989年版的《魔鬼剋星》致敬。

光是如此,《魔鬼剋星:未來世》也許僅是驚豔之作而已。但原團隊很喜歡他們創造出來的經典,因此在電影後段,讓除了律師之外的所有角色全都登場,甚至連第一、二集的女主角雪歌妮薇佛,也在片尾彩蛋中驚喜登場(因為劇情用不到她)。這完全可以激起懷舊影迷的興奮,也完全讓人感覺到,當年製作出此一經典的成員們,對這個系列的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