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動亂對成立30年卻毫無作為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是個千載難逢的好契機

哈薩克動亂對成立30年卻毫無作為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是個千載難逢的好契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STO對於地緣政治舞台的探尋,其成立被賦予繼承華沙公約組織、抗衡北約的沉重使命;然而,CSTO的角色定位始終相當掙扎,且在本月的維和行動之前,從未真正發揮其集體安全的功能。

哈薩克國內本(1)月初抗議政府調漲天然氣價格的示威活動,一度發展成佔領首都阿拉木圖政府機關大廈的暴亂事件。而在哈薩克總統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宣布以鐵腕手段鎮壓示威,並請求由俄羅斯領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簡稱CSTO)派出「維和部隊」協助平亂後,阿拉木圖的局勢暫時獲得控制。

有趣的是,CSTO這次的行動是其自2002年《集體安全條約》常設化以來的首次維和行動。為什麼選在這個時間點?又為什麼CSTO需要這個千載難逢的「契機」?

CSTO派遣「維和部隊」的法源依據

CSTO目前共有俄羅斯、白羅斯、哈薩克、塔吉克、亞美尼亞及吉爾吉斯六個成員國。在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為了鞏固其既有勢力範圍,並在政治與軍事上與北約甚至歐盟競爭,進而在1992年主導訂立《集體安全條約》(又稱《塔什干條約》)。

和《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款的設計相同,《集體安全條約》第2條規定,「當其中一個成員國遭遇危害安全、穩定、領土完整和主權的威脅…便將立刻啟動聯合協商機制並作出協調,向當事成員國提供援助措施,以消除威脅」;第4條則規定「某一成員國的攻擊行為等同侵害組織所有成員國,其他成員國在當事國應邀下,須立刻提供包括軍事手段之支援。」

而CSTO於2007年建立「集體維和部隊」(CPF)後正式擁有自己的軍隊,近年更進一步發展為具備2萬5000兵力的「集體快速反應部隊」(CRRF),且每年協同所有成員國定期舉行軍演,甚至曾低調出現在敘利亞內戰之中。

儘管如此,相較NATO或由中國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CSTO向來都不是鎂光燈關注的焦點,也因為越來越多獨協國家逐漸發展出自己獨立的外交政策,由俄羅斯強勢領導的CSTO,致使最初共同簽訂條約的亞塞拜然、喬治亞和烏茲別克,在第一個五年期滿後於1999年宣布退出,削弱CSTO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

CSTO多次錯失證明存在價值之機

近三年來,中亞地區大大小小的領土與邊境衝突不斷,但CSTO卻始終無法透過這些事件找到自己的定位,也因此時而招致成員國詬病。

其一是2020年造成逾百人喪生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衝突(Nagorno Karabakh,簡稱納卡)。這場由CSTO成員國亞美尼亞及前成員國亞塞拜然之間的衝突,理應觸發《集體安全條約》的共同防禦機制,但懷抱著「大歐亞夥伴關係」宏願的俄羅斯,始終不願在「納卡衝突」中,如同土耳其堅定支持亞塞拜然一般地支持亞美尼亞,深怕將就此失去亞塞拜然這塊重要拼圖。

因此,亞美尼亞尋求CSTO協助的請求,在2021年的部長峰會遭到拒絕,而CSTO給出的理由居然是衝突發生地納卡屬於亞塞拜然領土(聯合國安理會曾對此通過決議)而非成員國境內,此決定一出自然引起亞美尼亞人民的反彈。

其二則是成員國塔吉克與吉爾吉斯去(2021)年4月的邊境衝突。這場因雙方爭奪水資源而起的衝突造成至少40人死亡,但離奇的是,CSTO僅在兩國達成全面停戰協議後,由幹事長札斯(Stanislav Zas)發表聲明呼籲雙方以和平手段化解紛爭。

更不消說2020年8月,白羅斯人民因不滿強人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於大選舞弊,逾20萬人走上街頭並透過社群媒體告訴世界,盧卡申科以暴力手段鎮壓示威群眾。雖然盧卡申科多次強調白羅斯的「穩定」受到威脅,但明斯克的大選鬧劇完全沒有CSTO的著力點。除了凸顯CSTO無力(或沒有意願)化解成員國之間的衝突外,面對當代型態各異的非傳統安全議題,CSTO仍以冷戰時期的傳統思維,來理解會員國所受到的「威脅」,使得該組織更顯捉襟見肘,始終無法在21世紀找到自己的定位。

AP_2201168287346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為什麼選擇出兵協助哈薩克平亂?

哈薩克國內動盪的局勢對CSTO而言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正是這樣絕佳的契機讓CSTO得以在組織化20年後,首度派出「維和部隊」協助成員國維穩。

首先,哈薩克的托卡葉夫與兩年前白羅斯的盧卡申科,同樣面對著國內民眾不滿情緒,但托卡葉夫在動亂發生後直接公開將其定調為「由外國勢力策動的政變」,「顏色革命」之說挑動著普亭(Vladimir Putin)及中亞各國領導人的敏感神經,更符合《集體安全條約》對領土完整和主權所受到的威脅,為維和行動提供根本性誘因。

第二,在前述提及的案例裡,無論是納卡或是塔吉克與吉爾吉斯的邊境衝突,都是兩造正規軍的摩擦,稍有不慎都有可能引發更大規模的衝突,甚至演變成強權之間的代理人戰爭(一如納卡問題背後無法忽略的土耳其因素)。而哈薩克的兩造則分別是國家軍警與國內人民,CSTO不僅可以輕易將衝突控制在有限範圍,更能向世界展現CSTO維和部隊的效率與自律(聯合國在其中也幫忙對外宣傳了一把)。

第三則是時間點。哈薩克暴動發生在美俄雙方1月9日至10日的日內瓦會晤之前,CSTO軍隊「旋風式」協助止息暴動並在任務結束一週內完成撤離。對於俄羅斯和普亭而言,這樣的行動對美方及北約集團傳達兩個訊息:第一,俄羅斯在哈薩克的請求下出兵協助穩定局勢,對於中亞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作為區域霸主的俄羅斯具有決定性影響力;第二,CSTO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對伏爾加河東側的哈薩克完成出兵、平亂、撤軍,就能將同樣的模式複製到西側的烏克蘭,示警北約不要輕舉妄動,藉此拉高自身談判籌碼。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