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空軍為了因應中俄威脅成立「先導聯隊」,正是當年「飛虎隊」打空中游擊戰的概念

美國空軍為了因應中俄威脅成立「先導聯隊」,正是當年「飛虎隊」打空中游擊戰的概念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先導聯隊」的作戰概念,本身就來自當年陳納德將軍打空中游擊戰的經驗,這套概念被美國空軍採用,可能比把第23聯隊整個派來台灣更有意義。

2022年1月5日,美國空軍空中作戰司令部司令凱利(Mark Kelly)將軍正式宣布將第四戰鬥機聯隊、第23戰鬥機聯隊、第55偵察機聯隊、第355戰鬥機聯隊以及第366戰鬥機聯隊指派為「先導聯隊」(Lead Wings)。這是繼筆者去年撰文介紹了「轟炸機特遣隊」(Bomber Task Force)之後,另外一個美國空軍為了因應中共與俄羅斯等強權所設計的另外一種全新部署概念。

與「轟炸機特遣隊」一樣,「先導聯隊」首重機動與靈活的作戰部署,差別在於前者是以轟炸機為主,後者則是以戰鬥機和攻擊機為主。自波灣戰爭結束以後,由於美國空軍面對的敵人多為蓋達組織或者伊斯蘭國等非國家行為者,不具備在空中與美國空軍相抗衡的能力,因此美國空軍往往將大隊及或者聯隊級的單位直接派往海外。

美國空軍直到目前為止,共有四個「空中遠征聯隊」(Air Expeditionary wings)與8個「空中遠征大隊」(Air Expeditionary wings)部署在海外。遠征聯隊與遠征大隊都是依據任務指向臨時編成的單位,麾下沒有固定的中隊,更沒有固定使用的機種。一切都依據前線陸軍和陸戰隊的需求搭配,由戰鬥機、運輸機、直升機以及無人機混合編制而成。

「遠征聯隊」與「遠征大隊」的編制,本來就是為了讓美國空軍在對抗恐怖組織的戰爭中能更靈活部署而設計,只是這個設計到了中共在台灣海峽以及俄羅斯在烏克蘭的當下顯然已經過時。俄羅斯與中共不僅有龐大的空中武力,還可在開戰前就率先以彈道飛彈摧毀美軍在歐洲或者印太地區最前沿的機場,令美國空軍必須想新的方法應對。

於是就有了以戰鬥機和攻擊機為基礎的「先導聯隊」概念誕生,因為美國空軍要因應俄羅斯軍隊或者中共軍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北約、日韓以及中華民國等盟邦空軍摧毀於地面的可能性。來自不同聯隊的戰鬥機和攻擊機不只要混合編制在一起搭配運用,而且還必須部署在俄軍與共軍想都想不到的基地,才能夠持續從空中抵擋敵人的推進。

AP_43368894288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軍的F-15E

把空中作戰司令部打掉重練

與1990年代的改革相比,這次的改革更著重於空中作戰司令部,以戰鬥機和攻擊機為重。畢竟各款不同的戰鬥機,有不同的作用,沒有辦法通通編到一個聯隊裡。例如第4與第366戰鬥機聯隊是F-15E戰鬥攻擊機聯隊、第55聯隊為RC-135偵察機聯隊、第23戰鬥機聯隊為A-10攻擊機聯隊,第355混合聯隊則同時有A-10、HC-130空中加油機以及HH-60搜救直升機。

RC-135可執行偵察任務,F-15E能進行有限的空戰,A-10則完全針對地面目標進行打擊,HC-130提供空中加油服務,HH-60則搜索救助被擊落的美軍或聯軍飛行員。平常各聯隊的飛機仍舊隸屬於原本的聯隊,甚至於不會派駐到海外基地。一旦戰爭爆發,各聯隊不同性質的飛機立即組織起來,飛往戰場第一線各司其職執行任務。

各位讀者注意,上面提到的幾款機種,除了偵察機、加油機與直升機外,清一色是以對地打擊為主要任務,好像還缺了一些對空作戰的機種。凱利將軍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他還將裝備F-22的第1戰鬥機聯隊、F-16的第20戰鬥機聯隊、F-35的第388聯隊以及未來將裝備F-35的第325聯隊編為「絕境先導聯隊」(Lead Wings in Extremis),以搭配一般的「先導聯隊」。

兩種「先導聯隊」將實施高低配,由「絕境先導聯隊」的F-22、F-35與F-16先取得戰場制空權,再由一般「先導聯隊」的A-10和F-15E為地面部隊提供密接空中支援。相互搭配,確保未來無論是對付俄羅斯還是中共的戰爭,空中都將持續為美軍所掌握。但還有一點值得注意,那就是「先導聯隊」概念上與「轟炸機特遣隊」一樣,都極大程度上依賴與盟邦的合作。

既然是強調靈活部署,那意味著未來美國空軍不會像過去一樣大規模或者永久性部署海外戰場。因此把第23戰鬥機聯隊列為「先導聯隊」,就做出「飛虎隊」(Flying Tigers)將重返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結論還為之過早。

即便回來,可能也只是其下轄第74、第75或者第76中隊的其中一個,跟著其他聯隊派出來的中隊一併回來而已,不會是整個聯隊通通都來。

飛虎隊1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陳納德將軍的經驗與遺憾

第23戰鬥機聯隊的前身為1942年7月4日成立的第23戰鬥機大隊,而第23戰鬥機大隊的前身則是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這確實是一段一脈相傳的歷史。

直到今天,第23戰鬥機聯隊還是中華民國空軍第五戰術混合聯隊的姊妹隊,因為當年還是第五戰鬥機大隊的第五混合聯隊,曾經與第23戰鬥機大隊的第75中隊共用芷江機場,一起對抗來勢洶洶的日本侵略者。

然而陳納德將軍在中國戰場犯了一個重大錯誤,那就是單方面信賴空權的他主張把所有經由駝峰航線運往中國的物資,優先提供給他的第14航空軍使用。國軍在1943年鄂西會戰與常德會戰的成功,讓陳納德錯誤的相信中華民國陸軍有足夠的能力抵擋日軍的地面攻勢。因此對於國軍的地面部隊之裝備與訓練,陳納德的態度是完全忽視。

結果到了1944年,日軍動員52萬人的兵力發動「一號作戰」,殺得國軍猝不及防。除了衡陽的陸軍第10軍在軍長方先覺將軍指揮下,以寡擊眾抵抗了47天外,絕大多數國軍都如秋風掃落葉般為日軍所擊退。包括第23戰鬥機大隊在內的第14航空軍各飛行部隊,雖然完全取得制空權,還是無奈的必須放棄掉衡陽與桂林等大型飛行基地。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