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左翼媒體指控美軍訓練右翼烏克蘭民兵,卻忽視俄羅斯才是侵略的一方

美國左翼媒體指控美軍訓練右翼烏克蘭民兵,卻忽視俄羅斯才是侵略的一方
烏克蘭右翼民兵「亞速營」|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主張台灣獨立,還是兩岸統一的台灣人,都應該彼此包容與尊重對方的信仰,在合理範圍內允許各方的言論自由,才是證明我們不輸給烏克蘭、俄羅斯與中國大陸的最好方法。

前陣子有台灣媒體引述《今日俄羅斯報》(Russian Today)以及美國左翼雜誌《雅各賓》(Jacobin)的報導,指出美國從2015年起訓練烏克蘭的「新納粹」(Neo-Nazi)對抗俄羅斯。這裡指的「新納粹」,其實就是筆者在過去文章中,提到的極右翼民兵團體「亞速營」(Azov Battalion)。

確實從2015年起,曾經在冷戰時代被派來台灣與國軍一起演訓,外號「天兵」的美國陸軍第173空降旅,就開始為烏克蘭提供訓練。

烏克蘭內政部長阿瓦科夫(Arsen Avakov)甚至表示,「亞速營」為第一批接受美軍「無懼守護者行動」(Operation Fearless Guardian)訓練的烏克蘭民兵。結果美國眾議院迅速作出反制,以「亞速營」為新納粹團體為由,禁止美軍為其提供軍事訓練與援助。

非洲裔的美國眾議院議長柯尼爾斯(John James Conyers Jr.),特別感謝美國眾議員們一致反對美軍向新納粹團體提供援助,他格外反對向「亞速營」這樣的組織提供人攜式防空飛彈。不過隨著烏克蘭東部的戰況日益吃緊,親俄羅斯民兵表現的越來越囂張,眾議院在2016年11月撤銷了對「亞速營」等右翼武裝團體制裁的相關修正案。

不過直到今天為止,筆者還沒能掌握到任何美軍訓練或者裝備「亞速營」的證據,倒是2019年10月,又有一批民主黨眾議員要求國務院將「亞速營」定義為恐怖份子。可見「亞速營」與美國的關係其實是十分緊張的,更因為其種族主義和納粹主義的色彩,遭到包括以色列還有德國在內的美國盟友抵制。就算美國要為「亞速營」提供訓練,一切也只能偷偷摸摸的來。

曾經在歷史上遭到德國侵略的烏克蘭,為什麼會有一批狂熱的青年崇拜納粹?「亞速營」的領袖比利茨基(Andriy Biletsky)確實多次發表白人至上言論,其信徒還在紐西蘭基督城清真寺,針對穆斯林信徒進行無差別屠殺,絕對是不折不扣的新納粹組織。可是否美國對烏克蘭提供支援就等於支持新納粹?難道俄羅斯就真的比較無辜嗎?請看筆者的分析。

RTS3609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烏克蘭右翼民兵「亞速營」的軍人

為什麼烏克蘭會有納粹信徒?

烏克蘭為什麼會有大批狂熱的納粹信徒?其實不是因為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多喜歡納粹或者希特勒。而是來自於烏克蘭西部在歷史上,曾經接受奧匈帝國的統治,讓許多烏克蘭人在情感上,容易偏向與奧地利人同屬日耳曼人的德國人。

再加上帝俄與蘇聯先後兩個政權,都嚴厲打壓烏克蘭民族主義,很自然的就讓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在德國入侵蘇聯時站到了德軍的那一邊。

不過看在希特勒(Adolf Hitler)眼中,留著斯拉夫血統的烏克蘭人不會因為文化與日耳曼人接近,就真的變成了亞利安人。所以在佔領了烏克蘭後,蓋世太保(Gestapo)轉而打壓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就連原先積極主張與希特勒合作的班德拉(Stepan Bandera)都被抓到柏林軟禁起來。此舉立即讓烏克蘭陷入三邊混戰的情況,蘇軍、德軍與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大打出手。

班德拉體會到烏克蘭的獨立不能仰賴德國人,組織烏克蘭起義軍(Ukrainian Insurgent Army)同時與納粹、蘇聯交戰。本來烏克蘭反抗軍的故事,可以成為一個弱小民族同時抵制兩大極權主義侵略者的壯烈史詩,然而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的敵人卻不是只有納粹與蘇聯。同時與蘇聯、納粹兩面交戰的波蘭家鄉軍(Polish Home Army),也是烏克蘭起義軍交火的對象。

因為波蘭與烏克蘭同為從俄羅斯帝國與奧匈帝國的領土中獨立的國家,雙方之間仍有激烈的領土紛爭存在,所以兩支反抗軍在抵抗德軍和蘇軍的同時,彼此也時常交鋒。烏克蘭起義軍甚至還多次對波蘭與猶太平民實施種族清洗,因此即便他們有與納粹德國交戰的紀錄,仍被英美盟軍視為法西斯附隨組織看待,不給予任何支援。

還有一批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在蘇聯紅軍進入反攻階段後,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立場,在1943年加入納粹武裝親衛隊(Waffen SS),組成有名的第14武裝擲彈兵師,俗稱「加里西亞師」。蘇聯重新佔領烏克蘭後,「加里西亞師」與烏克蘭起義軍的殘餘勢力合流,持續組織反共游擊戰直到1956年被徹底鎮壓為止。

AP_411110111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烏克蘭境內作戰的德軍

蘇聯與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的競合關係

從上面的描述中來看,仿佛烏克蘭民族主義者是一群堅決的反共反蘇份子。可歷史沒有我們想得那麼簡單。因為史達林(Joseph Stalin)與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先後兩任蘇聯領袖之所以能擊敗班德拉,最大的原因來自於他們收買了烏克蘭民族主義者。

如何收買呢?對於任何民族主義者而言,領土的擴張是最不能抵抗的誘惑,烏克蘭民族主義者也不例外。

打從1939年史達林與希特勒簽署《德蘇互不侵犯條約》,派出蘇聯紅軍與納粹德軍共同瓜分波蘭開始,他就不打算把波蘭東部的爭議土地還給波蘭。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蘇聯紅軍開始向德國反攻時,史達林順水推舟的把烏克蘭與波蘭之間的爭議領土交給烏克蘭,成功收服了許多烏克蘭起義軍與「加里西亞師」老兵們的心,讓他們又調轉槍口與德軍對抗。

後來赫魯雪夫又推了一把,直接將克里米亞半島無條件送給蘇聯統治下的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此舉得罪了俄羅斯民族主義者,卻足以讓烏克蘭人願意安分的接受莫斯科治理。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大量加入蘇聯紅軍,參與了包括古巴飛彈危機、安哥拉內戰以及入侵阿富汗等武裝衝突。他們搖身一變,成為蘇聯擴張海外勢力的急先鋒。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