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台灣製造」15張年度專輯回顧(下):音樂會一直存在,關於真實的一切可以流傳下去

2021「台灣製造」15張年度專輯回顧(下):音樂會一直存在,關於真實的一切可以流傳下去
Photo Credit: 貴人散步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現在已是數位串流單曲、EP當道的時代,我們仍想讓「專輯」受到更多注目。這份名單,全部以專輯整體性、美學為考量,希望聽覺裡,關於一張作品的認識,能被更多的觀點理解。

延續上一篇文章,此篇文章繼續討論2021年度台灣專輯,本文評析另外八張專輯,增添一張「特殊榮譽獎」。

I Mean Us 《Into Innerverse》

關於流暢與細節之間的調和,I Mean Us的新專輯在所有台灣樂團發行裡,說是第一名也不為過。

流暢,來自band sound與合成器(聽得出硬體的部分,而非全憑電腦軟體)之間的對話;細節,在於編曲裡每一分寸都佈滿樂理安排的玄機。至於調和,則是上述兩者皆備後,即使聽覺訊息很多,仍不叫人疲乏。

在I Mean Us的專輯裡,搖滾樂器跟合成器的編法可以分開看,搖滾樂負責較多性格塑造,合成器則仔細地把音符給熟成,邏輯不互搶,但靈魂是分進合擊的。也就是這樣,聽覺訊息裡,有清晰的線條,好似線索很多,卻又能收納在一首一首歌曲裡。

寫歌還是很重要,這並不只是說「悅耳」,仔細聽專輯,裡頭有許多不和諧的音調轉換,尤其是段落與段落間的銜接,並沒有只是順順的過去,而是一心多用,同步進行很多音色的嘗試,卻因為仍重視「寫歌」,編曲始終沒有跨過歌曲本質,試想著裡頭每一首歌即使不插電,仍會是好作品,該如何擺盤,就是適宜與否的提問。

在合成器跟搖滾樂已經緊密結合的時代裡,需要一些專輯,提供「聽覺訓練」,至少對我自己來說,這部分很重要。我們都清楚「搖滾樂裡頭有合成器」不是新鮮事,但怎麼去聽見其中的「用處」與「說明」,或者音樂上的語彙,要做到份上,就不是加減的事情而已。

很感謝這張專輯裡每一個段落與細節,我至今仍覺得還沒享受完。往往聽著細節的同時,就被更強烈的音波流動與旋律色彩帶走,好聽到會被帶走。I Mean Us從旋律命題裡破繭而出,如海浪一波波湧上心頭,腦海仍醉心於上一段音域,另一波漸層又打來⋯⋯冷冽與炙熱間,這語彙即使似曾相似,也是極美的既視感。

當然會想到許多外國樂團的迷幻、電音影子,但同時也在腦中自己證實,即使放在同類型的國外樂團裡,美學上也不會落居下風。

柯智豪《雨季》

柯智豪近年創作多張電影、影劇原聲帶,已從實驗性十足的音樂人「轉型」,當然,對於聲響上的企圖與追求,沒有就此停擺。《雨季》劇場配樂,讓我這老鐵粉,又驚又喜,好像「找回」了什麼,但其實,柯智豪的根本,一直沒變。

自由爵士的丰采,在柯智豪的光影調製之下,色彩獨斷而鮮明,輕/重音與和諧/不和諧音,伴隨著使我沈溺不已的鼓點節奏,具備實驗感性,又能在短篇幅的歌曲之中,創造不同的況味區別。專輯走到〈南方〉時,旋律與異國感襲來,我已完全被說服了,旋律與聲響,絕非只能擇一而為。

《雨季》原聲帶,縱然只是柯智豪多種創作樣式的其中一種,其中的絕對性,卻如此強烈,柯智豪的作品,我每張必聽,雖未必通通喜歡,那份絕對性卻總能在美學上挑戰、駕馭我。

對我而言,這不是一張爵士樂專輯,也不是一張原聲帶,它展現了創作者的自在與決心,這就是「柯智豪的作品」,在創作脈絡中,再劃下一刀,繼續帶著這份血脈與命題,走向更多可行性。

撐香港演唱會將登場 台灣音樂人力挺(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柯智豪

陳建年《人之島》

20餘年的職業歌唱人生,陳建年唱過許多project,包括電影原聲帶、現場專輯,但個人錄音室專輯,這僅是第三張,且離《海洋》、《大地》時隔近二十年,是「員警退休」後,第一次端出完整意念的音樂作品。

作為「國家寶藏」,聽眾可能不會期望陳建年有太「破格」的表現,那的確也不是這張專輯需要表述的事情,但格局本身的大小,仍回歸歌手詮釋與說服力。當我們習慣陳建年之於台東,他心中與音樂中的蘭嶼,又是怎麼樣的島嶼生活呢?那肯定與過往陳建年所闡述的海洋、土地景物,有所不同。

有時候,我們似乎太習慣陳建年的存在與地位,忘記了陳建年擁有一種難以企及的音樂高度——越是靠近個人情感的作品,越能帶出秘境世界觀,而那份世界觀,總是充滿歡迎意味的。

不避諱的在歌曲名稱裡,直觀面向蘭嶼,歌詠吟唱是表達,他彷彿帶我們去到了一個「可能是蘭嶼」,也可能是某一個你理想中的生活:在那裡,沒有觀光與景點、不需shopping,可確實有那麼一片寧靜與回歸生活的地方,其實一直藏在你的心底。蘭嶼其實是一個投射,讓眾人能夠以看見一種生活敘述與歸處,對陳建年而言是蘭嶼,對聽眾而言,可以是任何一處心所嚮往。

藍調風味、小調民謠、耆老獻聲、特色樂器、acoustic感⋯⋯必須要佩服陳建年在歌曲之間的鋪陳安排,非常有道理與音樂邏輯,是全年聽下來,最為流暢且富含巧思的順序(一如序曲般卻又各自有神情的演奏曲,絕對居功不小)。

聽見了嗎?那不只是關於某個歌手的蘭嶼,也是「人之島」,等待著耳際與心情一親芳澤,一旦聽完愛上,你也有了自己的蘭嶼,自己的人之島。這份淡泊的召喚,只有陳建年做得到。

珂拉琪《MEmento.MORI》

每年總有一兩張專輯,無法用樂風道盡。

珂拉琪能創造話題,除了音樂上有奇花脈絡、綻放有理,也表示台灣樂迷所渴望的,是趣味又有料的詞曲咬合。光是把歌詞抽出來看,本身已是生活語言的新世代表述,不宜僅以獵奇視之。

用自然而然的方式,「破解」語言的合宜,以及台灣、華語音樂究竟是否該被語言限制、規範的老題目。該使用日語時就使用日語、該使用族語時就使用族語,該是河洛語就用河洛語,該交錯使用時,就交錯吧!

在日系VOCALOID流行、金屬搖滾、東洋五聲音階,阿美族歌謠之間柔剛悠然,這些歌最適合的樣子,就是「混血」的,與許多人一樣,我十分欣見台灣出現更多連「跨界」兩字都不需要,直接混血而成的流暢語彙。台灣的音樂,就跟所有人文脈絡一樣,該是混血兒。

如此一張作品,要論述到學術的觀察,亦能有其重量與說法,在那之前,即使只是放鬆著聽珂拉琪的整張專輯,光是旋律與寫歌,就足以說服耳朵。可以用一萬字寫這張專輯,也可以用「也太好聽了吧」來享受。

一如前述,此等魅力,無法用樂風道盡,但珂拉琪所受音樂之影響,內斂轉換之後的表達,能順暢至此,在音樂性上,實是極高的自信、自在之作。他們重視、梳理歷史脈絡中的故事與弔詭,信手捻來,實作而成。

這是最為充實而愜意的新生代台灣表情,早已超越跨界的意涵,回歸原點,創造了世界觀,找到了奇點與象限。

百合花《不是路》

面對「困難的第二張」,百合花成功克服的挑戰,沒有被第一張《燒金蕉》的大放異彩給侷限、困住,對於音樂美學與專輯概念,有更上層樓的表達能耐。

在運用台語的部分,百合花的根札得很深,勸世、吟遊、引用,既饒富文學韻味,又不失台語平仄的詞意流轉,演唱上面,也下了功夫,找到既精確又耐聽的「唱法」,接地氣、沒倒音、新舊交疊,實是母語專輯的典範。

音樂上展現更精緻、細膩的製作與編曲,一開始聽,有些擔憂,是否會因而流失一些直率「底氣」。我知道一些同行認為《燒金蕉》有錄音上的瑕疵,但對我來說那是用「工業規格」去看待,而不是「美學選擇」:如果只能選擇,我寧願有更多美學可能,而不必套用工業規格,去聽百合花的聲響。畢竟,如果圓融潤飾了,百合花可能就不有趣了。

幸好,是我多慮。這一次的製作、編曲與混音美學,乃至運用拼貼原理的歌曲,雖與上一張的「刺痛」感與直球對決有所不同,但沒有抹煞掉樂團音樂魅力本身,點綴、裝飾,都恰如其分,只有讓聽覺更順暢,百合花仍是挑戰著自己的樂團,選擇延續同一位製作人(音速死馬),兩者一同成長、尋覓樂團的可能性,非常可喜。

聽似較為溫和的曲風與發想,仍充滿音色與細節上的意念,一如攀延的藤蔓,讓這朵奇花,開往順勢而質感的方向,在心意與新意之餘,一氣呵成,可聽性高,又保有著百合花在音樂上的語彙與企圖,作為實驗感的搖滾專輯,是今年台灣發行中,絕對「有感」的一錘定音之作。

血肉果汁機《Golden太子Bro》

還記得專輯發行時,在臉書上有感而發「血肉交出一張準備好在台中幫ONE OK ROCK暖場/比較好聽的Bring Me The Horizen」。一度也擔心團員更迭是否造成影響,畢竟從第一版的《粗殘台中》開始,血肉也算是有資歷與默契的樂團了。

金屬曲風的爽烈,我至今還是跟聽完時,一樣感想,拿到國際上跟能關聯的團相比,血肉的音色跟顆粒感,都深具標誌性,一聽就很台灣(我甚至認為從2000年Nu Metal時代到現在,這一張是史上最好的台式Nu Metal),那份「硬核」感多麼自然而然,匯聚了血肉多年來現場演出的魅力,原封裝進專輯。

台灣當然還是有重型音樂的市場,但血肉果汁機在《Golden太子Bro》中做出了示範:要能把歌曲寫好、編好,至少符合自己能夠實踐於演出的期望值,才會「命中要害」、「一聽入魂」。

金屬樂也講求流暢性,也講求旋律,只是邏輯不同於其他樂風的「旋律」。血肉果汁機這一次很確信自己做到了什麼,通透任督二脈,創造出史上最棒的「歌曲們」,且不會有任何金屬「純度」上的問題,雖然Nu Metal的時代已經過去很久,但曲風本來就不是用以壓制、定義樂團,而具備樂團用以找尋自身合適方向、階段的用途。

新時代的血肉,迎來的不只是新團圓,還有洗鍊與選擇。血肉的hook與riff創造力,還是非常了不起、能量噴射。大塊大塊的搖滾樂不會沒有細節,首先,還是要能自己、台下都爽起來。

雷擎《Dive & Give》、PUZZLEMAN《睏前愛用》

Chill風潮之中,無論電音取向、歌聲取向或者嘻哈取向,最難以打造的,恐怕是節拍與節奏了。

旋律與編曲之下,要鋪墊著什麼音色的beat,如何在美學裡選擇groove的原理與應用,既要謹慎思考、尋覓風格,交出來的作品,又要能維持著「抓耳」屬性。好聽的歌曲,如何呈現好的節奏創造,又不流於「只是節奏上的表演」,箇中奧妙、拿捏,在我的思考中,比寫旋律更難啊。

因為,唯有經過思考的節拍與節奏感,才能決定音色質感與歌曲流動,讓舒服的音樂有延伸性。

在這個思考下,雷擎與PUZZLEMAN是兩張讓我欽佩的作品。聲響(sound)絕對是兩位音樂人的強項,歌曲被包覆著,那份甜美與歡愉,顯得不俗。

如果台灣樂壇能夠有更多beat maker,在任何一種樂風裡,我們更能靠近國際。市場裡不乏好的rapper、出眾的演出者、厲害的vocal,於是我們來到一個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融會貫通,不只跨界,而能內化歌曲本身細節的創作者。

《Dive & Give》、《睏前愛用》雖風格不同,我仍想並列相提,這是一種必要的可能性,讓我們聽見節奏創造的招數,因而能在復古風潮、Chill Pop之中走得更遠,有演化革新的可能,兩張專輯一塊聆聽,會讓人對於這份革新、潮流的期望,放得更深。

特殊榮譽獎(Honorable Mention)

謝銘祐 《彼時》

一趟既是歸鄉、又是探索的路。謝銘祐與「麵包車」樂團多年來進入民間鄉里,唱歌給老人家聽,所到之處,遍佈全台。這份心念,唯有現場互動能體會,透過《彼時》這張「歌聲紀錄」,則可以看見分享與採集的誠心誠意。

來自六個地點,六首歌曲,從「社區」出發,而不是「城市」,企劃本身就很特殊。作為一個樂評人,要不斷找尋、發現的,並非詞彙與樂風的堆砌,更多時候,去設想「音樂的傳遞性」、「音樂的功能」,方能放下潮流與社群的焦躁感,細想音樂之於每個人的娛樂、情感交通、興趣,都是不可取代的。

《彼時》裡頭,所有不完美的歌聲,便使我有機會思考「為何歌唱」。社區裡的人家們,對於音樂的喜愛與理解,肯定與我不同吧,但是,為什麼我會如此被感動,且順順的,一次又一次,選擇「去聽」這張「紀錄」呢?或許我投射了音樂之所以為工具的情感,又投射了「每個世代都需要唱出自己的歌」,非常欣喜於「不著痕跡」的將社區傳唱歌謠給記錄下來的起心動念。

總說新世代應該勇於做自己,「老生代」又何嘗不是如此。我感激於這份紀錄,讓我遙想未來的自己可能會唱著什麼樣的歌,並且因此獲得純粹的喜悅、人生、友誼。

專輯壓軸是謝銘祐本人演唱的計畫同名曲〈彼時〉,那必須是聽了前面六首歌,才會深深有感的結語。在彼時彼處的未來或過去,音樂都會一直存在,不必然會被記錄下來,但關於真實的一切可以流傳下去,不必力求標準或者精確,無論是你或我,無論是紀錄整理的人,如謝銘祐,以及這六個社區、甚至更多地方傳來的喜樂悲歡。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