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氣壯的走彎路,每一步都值得眷顧》:人浮於事,溫柔地堅持自己,不打擾別人

《理直氣壯的走彎路,每一步都值得眷顧》:人浮於事,溫柔地堅持自己,不打擾別人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堅持不要太用力,太用力自己會痛;也不用太大聲,不要吵到別人。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用強行挽留誰當我的看客,我不需要某些眼睛刻意注視我的一舉一動,也就無所謂期待與失落。

文:尹維安

溫柔地堅持自己,不打擾別人

程璧有一首歌叫〈小素〉,寫的是一個名叫小素的普通人。她是個安靜內斂的女生,在麗江開了一家名叫「坡上」的咖啡館。她喜歡旅行,喜歡電影,喜歡看書,隨性又有點叛逆,在現代社會的語境裡被理解成一個文青。

她知道自己內心真正想要的生活的樣子。

程璧以她的名字為題創作了這樣一首歌,初聽就覺得溫柔可喜,我很喜歡歌詞的最後一句:「溫柔地堅持自己,不打擾別人。」

我們都認為自己是特別的個體,拒絕流於平庸,拒絕被卡在生活的夾層裡度日如年,不為人所知。可能我們都暗暗地堅持著一個理想的自己,雖然努力,可有的時候並不溫柔,無意中重傷了周圍的人。

五月初的一天,她在SNS上分享了一張照片,是用鋼筆抄寫的一首詩,來自葉芝的〈當你老了〉。我對這首詩再熟悉不過,卻並不太能理解她為什麼要抄這首詩。

她是我認識的老師,確切來說,是教學辦公室裡處理學院裡日常教學事務的老師,並不教課。當時我每週有兩個小時在教學辦值班,有幸遇見了這樣的她——有點蓬鬆的黑色長捲髮,並不白但是光滑的皮膚,勻稱健美的身材;她也不年輕了,但是還保持著小女生那種對一切事物的熱情。

她是很率性的人,喜歡和我們這些學生聊天,熟悉之後才知道她在國外生活過一段時間,遊歷過很多國家,有過甜蜜的也有過苦澀的愛情。很難過的時候,她曾經一個人去了趟日本,隨身帶著書籍。她說,走出去散散心,就好多了。

工作不多的時候,她會和我們一起開玩笑,聊日劇裡帥氣的男主角;忙起來時,她直接把頭髮盤起來,把細長的原子筆當作簪子固定住,我看到了,她還笑:「你要不要學?很方便。」

可能她不是那種在人群中讓人驚豔的女人,可是相處久了,會發現她雖然性格開朗,大剌剌,但是骨子裡充滿細膩和深情,只是從不輕易坦露。

有次她在SNS上發了一個動態:「有同事持續每天早上抄詩一首,並且拍照在SNS上分享,到今天為止,已經持續了四百七十一天。再小的事,持續下去,都值得感動和稱讚。今早遇見他,我說不如自己也開始抄吧。說到做到,希望越寫越好。」

SNS上每天充斥著各種情緒,她的抄寫打卡偶爾會擠在那些深夜情緒的縫隙間,並不惹眼,有時是英文古典詩,有時是最近才熱起來的當代詩人作品。有時我會點開認真看,有時也匆匆滑過。

七月漸漸步入中旬,她抄了六十多天,每日都持續著。她有時也分享一些搞怪的段子和或大或小的生活瑣碎,但是唯一沒有斷的,是每天與一首詩歌短暫的相會。

一個人內心的柔軟可能不常在日常生活中流露,它們靜靜地藏好,滋潤著那些孤立無援的時刻。我一直覺得很有趣,認為我的生活中有很多類似她這樣的,內心與表面不是太相符合的人。其實我還蠻欣賞那些不自覺的「偽裝」,因為我們自己是誰,我們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沒必要弄得人盡皆知。

大家心照不宣,不會用自己的每日生活常態當作聊天,只是知道有一個人也在日復一日,重複著一件簡單卻美好的事情。

堅持不要太用力,太用力自己會痛;也不用太大聲,不要吵到別人。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用強行挽留誰當我的看客,我不需要某些眼睛刻意注視我的一舉一動,也就無所謂期待與失落。


去學校圖書館置物架上拿自己的書,不小心碰掉了旁邊的一本別人的書——那是一本考研究所的參考書,撿起來時書中掉下來一小疊便條紙,方方正正的小紙片上寫了一段話,大概意思是,要努力考上研究所,為的是再也不用見到不想見的人,不想再煎熬於那些忐忑不安的時刻,現在的每一份付出都是為了將來的自由。

我沒忍住,悄悄翻開了扉頁,看到了書的主人的名字,覺得有些眼熟,想起竟然是我認識的一個學姐,雖然沒有很熟,只是說過幾次話,一起辦過活動,但是我著實有些驚訝。

在我印象中,她是那種很低調的人,低調到我都快忘記了她的名字。她給人的感覺總是淡淡的,甚至有些冷漠。平日不覺得她是一個多麼有野心或者有韌性的女生,可是從這些話看起來,她的心底應該還是藏了一團火焰吧。我不知道她經歷過什麼事情,但是我能理解那種感覺——心有不甘,要為自己爭一口氣。

她從沒在公開場合說過誰的不是,也不曾提起自己太多的個人情緒,她可能始終是個不太希望他人注意到自己的人,但是她自己很在意自己的感受,並且為之付出努力。

後來我忍不住,在那頁的後面偷偷寫了四個字:「學姐,加油。」

因為不知道能說些什麼,也不願意留下姓名,只希望給她一點點鼓勵,就當是這個世界上有另一個人知道了她的秘密,並且願意幫她繼續保守這個秘密。

很喜歡這樣一段話:「不議人是非,不潑人冷水。一個人但凡過得好,絕對沒空操心別人的事;人浮於事,我們都有各自的困惑和無奈,何必再去為難彼此,不如相互多給些鼓勵,聰明人自會領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做一件事情開始流於表面,流於形式。有些堅持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做了或沒做,對外人並沒有任何增值或者損失。我承認人有時候總是會有那麼一點小小的虛榮心,包括我自己。可是越長大越覺得言行不應該再昭告天下,唯恐他人不曉,應該慢慢內化於自己的行動,溫柔而無聲地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