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多Like數先算應得」?從「最佳電影」《智齒》說起(上)

「幾多Like數先算應得」?從「最佳電影」《智齒》說起(上)
圖片來源:電影《智齒》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智齒》的類型特色和實地取景保留了港產片的地方特色,其黑暗的世界觀有一種時代性,也有超越一時一地的寓言性,讓其他地方的觀眾代入和想像。

鄭保瑞執導的《智齒》得到第28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電影」殊榮,也曾入圍第71屆柏林影展特別展映單元,但看過此片的香港觀眾不多,本地票房不夠130萬。《智齒》有甚麼特色讓它受到一些評論人及影迷的喜愛?另一方面,也有人對給予《智齒》「最佳電影」有所保留,這齣電影又有甚麼限制?相關的議論如何折射出當今香港電影與本地電影奬項的窘局?

Screenshot_2022-01-28_at_1_53_47_PM
圖片來源:電影《智齒》海報

《智齒》本來是彩色拍攝的,導演後來決定將影片轉變為黑白,令其美學風格更吸引電影奬項評審而非主流觀眾,大概是此片叫好不叫座的原因之一。以黑白影像表達暴力犯罪的題材,亦突顯了鄭保瑞對作品的高度掌控,按其創作脈絡看來,是他作為一個電影作者到達了成熟階段的標記。

這部電影其實並不曲高和寡,仍然是典型的香港警匪犯罪類型,其情節鋪排、人物塑造和感官刺激對主流觀眾來說仍有吸引力。從彩色轉為黑白是一個藝術性的選擇,有所取捨。電影在觀塘和土瓜灣等舊社區取景,但沒說明確實地點,投射出一個在虛實之間、被垃圾包圍的罪惡都市。

因為並不著意寫實,有些評論者指出電影太過「乾淨」,那些活在垃圾推的角色身上缺乏應有的污垢,蛇蟲鼠蟻和污泥糞土等也不多。除了那個連環殺人犯的窩,很多地方都佈滿黑色垃圾膠袋,加上很多場景設在室內或晚上,其實畫面往往是黑壓壓的一片,氣氛凝重,但沒有很污穢的效果。

我認為導演運用黑白影像造成一種疏離的效果,即使畫面佈滿垃圾,也避免嗅覺的聯想,減低了噁心的感覺,但仍然讓觀眾在認知層面了解到戲裡的人物和環境都是「垃圾」。另一個例子是後巷和垃圾堆中的水氹,在現實中令人感到骯髒,在《智齒》的黑白影像中卻成了光亮平滑的鏡面,加上結尾的滂沱大雨,彷彿成了洗滌的象徵。

《智齒》的類型特色和實地取景保留了港產片的地方特色,其黑暗的世界觀有一種時代性,也有超越一時一地的寓言性,讓其他地方的觀眾代入和想像。《智齒》的世界裡,在那些有名有姓會走會動的角色當中,都是罪孽隨身。不論主角還是配角,不論警察、小混混還是凶手,不論本地人還是外國人——沒有一個義人,分別只於有沒有罪咎感。

Screenshot_2022-01-28_at_1_56_13_PM
圖片來源:電影《智齒》劇照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

因為《智齒》以罪孽起題,一些觀眾認為電影最後走向救贖。但我認為《智齒》在這方面的處理有點含糊,正是其中一個限制。男主角斬哥(林家棟飾)是個壞警察,在辦案過程隨意對市民行私刑逼供,對有仇怨的女主角王桃(劉雅瑟飾)除了親手施予暴力,幾乎痛下殺手,更利用黑幫對其逼害。王桃因為曾經意外地害斬哥家破人亡,心懷歉疚,但最後被連環殺手擄走施暴,最後精神崩潰。故事轉折是斬哥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落力搜救王桃,最後意外被她槍殺。斬哥彷彿償還了他的罪債,王桃卻精神崩潰。

其中一點引起爭議的,是對斬哥遺言的解讀。斬哥的拍檔任凱(李淳飾)所傳達的是向王桃說「對不起」(在片首和結局重復呈現),但在王桃的主觀閃回鏡頭裡,則似乎是斬哥氣若游絲地說「我原諒你」。有些對此不滿的觀眾,感到斬哥的所作所為使他成為加害者,有甚麼資格原諒受害者?究竟是誰要原諒誰?劇本有點模棱兩可,所強調的看來的是斬哥道歉,但內疚的王桃念念不忘的,卻是對方的原諒。

下篇:怎樣才能客觀選出「最佳」?從「最佳電影」《智齒》說起(下)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