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計畫三年內讓戈蘭高地猶太社群增加一倍,是趁國際反阿薩德的天時地利之機?

以色列計畫三年內讓戈蘭高地猶太社群增加一倍,是趁國際反阿薩德的天時地利之機?
德魯茲人揮舞敘利亞國旗,抗議以色列非法佔領戈蘭高地|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已持續超過10年的敘利亞內戰,國際間心知肚明,無法向以色列施壓,要求其歸還戈蘭高地給前景還堪憂的阿薩德政府。因此班奈特政府若能把握這樣的天時地利,在戈蘭高地擴建猶太人社群,在國際上比較不會引起太多喧嚷。

這點或許是作為「納坦雅胡學校」出身的政治人物,班奈特多少學到不少在以色列政壇,作為領導不可或缺的斡旋技巧。

20211226_GPO_(Kobi_Gideon)_Golan_Heights
2021年12月於戈蘭高地舉行的以色列特別內閣會議|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Kobi Gideon)

延伸閱讀

註釋

  • 註1:或許有些可惜的是,戈蘭高地也仍留有不少地雷,根據相關非政府組織統計,1999年與2016年間,有16名以色列平民因誤觸戈蘭高地的地雷而受傷。
  • 註2:猶太裔以色列人在1967年戰爭中佔領土地上建立的社區,中文翻譯包括屯墾區、定居點、猶太殖民區等,就像許多高度爭議的議題一般,不同詞彙可能代表不同政治意涵;在希伯來語中,常見有「mityashvim」及「mitnahalim」兩詞來指稱這些社群中的居民,一般認為,前者比較中性,通常為所謂右派、支持建立屯墾區者所使用,因為該詞也可以用來指稱在以色列境內屯墾、居住者;會使用「mitnahalim」指稱屯墾區居民者,通常反對這些屯墾區的建立。
  • 註3:約5%為阿拉維人(Alawites),即敘利亞阿薩德政府所屬的一個少數民族;另外,現在據信只有兩戶基督徒家庭居住在以色列控制的戈蘭高地,當地的教堂也通常是關閉的狀態,只有在相當特殊的時節才會開放讓教徒「朝聖」,前來的多半是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基督徒。
  • 註4:除以色列控制的戈蘭高地以外,在以色列境內北部,有11萬左右的德魯茲人,他們大多數為以色列公民,且在以色列國防軍服義務役。
  • 註5:除了對於阿薩德政權的反感外,有些德魯茲人之所以選擇接受以色列公民身份,是因為不看好阿薩德政權的前景,害怕該政權被推翻後,新的政權不會像同為敘利亞少數民族的阿薩德政權那樣,對境內的少數民族抱持相對尊重的政策,這點從一些遜尼派恐怖組織在敘利亞境內迫害德魯茲等少數民族可以看出。
  • 註6:近年來,以色列控制的戈蘭高地遭到來自敘利亞攻擊的情勢時有所聞,以色列政府往往認為伊朗是幕後主使或主要幫助者;自敘利亞內戰於2011年爆發以來,以色列國防軍已經向敘利亞境內與伊朗有關聯的軍事相關設施發動數百次攻擊,當然,以色列官方鮮少正面承認是他們發動了這些攻擊;不難想像,維持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控制,對以色列政府與軍方人士來說,也是為了防堵與敘利亞政府友好的伊朗。
  • 註7:這裡的用字與實際主權歸屬問題不同,也就是說布林肯並沒有主張以色列應實際取得戈蘭高地主權。
  • 註8:目前已經有以色列環保團體公開反對政府對戈蘭高地的開發計畫,他們指出,這將會破壞當地難得的生態系統,危急多樣動植物的生存;值得提出來作為對比的觀點是,不少猶太裔以色列人認為,猶太人來到巴勒斯坦、以色列現址進行屯墾後,讓原先多為沙漠地帶的此地、搖身一變成為充滿綠地與蔥林的景觀;總理班奈特也曾公開呈現類似的言論,對以色列在戈蘭高地的主權進行辯護;他曾指出,也許讓以色列治理戈蘭高地,以保持當地的優美環境,比讓該地成為殺戮戰場更好;暗指若將戈蘭高地歸還給敘利亞,敘國政府不會像以色列政府這樣對當地進行良好的開發,而只會將當地作為攻擊以色列平民的根據地。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