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山老鼠以外,你知道台灣的非法木材問題嗎?

除了山老鼠以外,你知道台灣的非法木材問題嗎?
Photo Credit: Koziro Hasegawa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於民國80年禁伐後,需求量未減,一年要使用600-900萬立方公尺的木材,可填滿一條雪山隧道(而其中45%是非法木材),台灣的木材自給率不到1%,高度仰賴進口,這些木材進口國不乏一些非法砍伐高風險地區的東南亞國家,台灣又沒有建立木材進口的檢驗機制,導致台灣成為非法砍伐生產鏈中的一環,也間接成為破壞森林環境、加劇氣候變遷的共犯。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在2006年中的報告指出,台灣每年進口可疑的林產品約有45%是非法木材,令人訝異,怎麼會有這麼多?這些非法木材又是從哪裡來的?

台灣於民國80年禁伐後,需求量未減,一年要使用600-900萬立方公尺的木材,可填滿一條雪山隧道,台灣的木材自給率不到1%,高度仰賴進口,這些木材進口國不乏一些非法砍伐高風險地區的東南亞國家,台灣又沒有建立木材進口的檢驗機制,導致台灣成為非法砍伐生產鏈中的一環,也間接成為破壞森林環境、加劇氣候變遷的共犯。

何謂非法砍伐?

Smith(2002)定義非法砍伐為「一切不符合國家或地方法規的木材砍伐相關行為」。根據上述定義,可以知道非法砍伐並非只限於「砍伐」行動而已,也包含了砍伐以外的非法行為,諸如運輸、交易、以不法手段取得土地等。

近年來全球森林的面積以每年730萬公頃的速度消失,森林的消失會使水土流失、生物多樣性下降、加劇氣候變遷等,其中最大的原因在於非法砍伐,隨著氣候變遷的議題受到重視,遏止非法砍伐被視為減緩氣候變遷的手段之一。

非法砍伐會造成什麼影響?

根據官方報告,印尼估計有八成的砍伐行動皆為非法,而全球最大的熱帶雨林—亞馬遜熱帶雨林,巴西政府也在2006年承認,約有63%亞馬遜地區的木材來自非法砍伐,非法砍伐造成森林環境的消失,生態功能減退,使全球氣候調節系統受到衝擊。

非法砍伐也對人權造成極大的危害,世界上有逾十億人依靠著森林中的資源為生,然而非法砍伐剝奪了他們賴以為生的資源,甚至有些地方(如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當地居民依法擁有森林土地權,卻仍不敵大型財團和伐木公司,在未經居民的同意之下逕自伐採,深深的傷害了人權。

在經濟方面,2006年世界銀行曾指出,非法砍伐的林木交易,因為是秘密行為難以查緝,使得全球稅收減少50億美元;非法砍伐林木也讓全球林產品的價格跌了7%-16%,一般來說非法木材的價格會低於合法木材,使合法木材競爭力降低,更助長了非法砍伐的氣燄。

有什麼方法能遏止非法砍伐嗎?

目前國際上已有禁止非法木材進口的法案,如美國的雷斯法案修正案(Lacey Act Amendment)以及歐盟的FLEGT雙邊協定,美國的雷斯法案修正案明訂凡輸入美國之木材和木製品,必須提出證明來檢驗其來源是否合法。

此外,法案也賦予執法機關能夠對違法的廠商或個人進行懲處;歐盟的FLEGT雙邊協定規定進口廠商須嚴格說明木材來源,不得違反出口國和進口國的法律,因歐盟為主要木製品的消費市場,此協議在打擊非法木材的行動上有相當的助益。

Photo Credit: 可樂邱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可樂邱 @ Flickr CC BY 2.0

但這並不能完全遏止,例如有些林產品出口國會利用一些制度不完全的國家(如台灣),先將木材運至這些國家,進行加工處理,再銷往主要木材消費國逃避管制,甚者直接將出口目標轉移至制度不完全的地區販售。

森林認證系統是另一項檢視非法木材貿易的方法,認證的精神在於使用合法木材和森林永續經營,消費者能夠選擇具認證的林產品,確保其為合法。目前全球最大的兩個森林認證系統為森林管理委員會(FSC)與森林驗證認可計畫(PEFC)。

FSC其成立目的是希望森林的管理能夠顧全「環境」、「經濟」、「社會」三個層面取得平衡,FSC的驗證項目有二:一是森林管理驗證(Forest Management, FM),此驗證頒發給林區的管理機關,對森林的經營進行考核,證明其可持續經營。

二是監管鏈驗證(Chain of custody, CoC),此驗證看產品的來源是否合法,具可追溯性,也看在運輸、銷售等過程中是否安全合法。FSC透過驗證合格之「驗證團體」,使驗證團體自行去實施驗證業務(FSC本身不執行認證),並允許他們使用FSC的標章。驗證區域以歐洲北美為主,也有延伸到南美洲和非洲等,分佈國家多。

PEFC的目標大致上和FSC差不多,但它必須先在國內建立自己的認證系統,藉由互相承認第三者驗證制度,驗證由國家執行,商標則由位於盧森堡的祕書處授權。驗證區域以歐洲北美為主,但分佈國家較FSC少。

PEFC主要驗證項目和FSC一樣,分為森林管理驗證及監管鏈驗證,它和FSC最主要的差別在於,PEFC對認證標準進行背書時會有較大的多樣性,例如:法國的PEFC標準經公開辯論後允許使用基因改造生物。

許多國家已深知非法砍伐帶給環境的嚴重危害,紛紛加入打擊非法木材的行列,歐美各主要林木消費國也以具認證產品為優先進口,森林認證逐漸成為各國貿易的無形壁壘,擁有認證的產品將比非法木材更具競爭力。

台灣林業的永續經營

台灣有約40萬公頃的人造林,這些人造林都可以好好的經營,以永續經營為目標,提高國內木材自給率。2014年政府已逐步推動FSC認證,輔導企業廠商接受FSC認證,但大多數核發的認證皆屬於「監管鏈驗證」,國內依舊缺乏符合「森林管理驗證」的業者,這是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

透過森林認證系統,能提高台灣國產材的品質與競爭力,也能知道手上林產品的生產過程,是否有將環境、經濟、社會等因素考慮進去,避免我們買到非法木材產品,間接不當剝奪一些木材出口國的資源。

哪啊哪啊,神去村》是日本一部闡述林業的電影,其中有一句話這麼描寫林業:「奇怪吧,農夫可以嚐到自給辛勞耕作而成的果實,但我們林業人的工作成果,要等我們的下一代人才見真章啊…」

Photo Credit: Wood Job Movie

Photo Credit: Wood Job Movie

林業是一週期極長的產業,每一代的林業人在各自的時間裡默默耕耘,將上一代嶔崎飽滿的木材伐採下來,再將親自採收的種子連同感謝與虔誠埋入土中,期許它能長的又高又壯,陽光、水分、養分全都化為了深刻雋永的輪紋,以堅實而緩慢的步伐記錄年華歲月,孕育出下一代所賴以為生的蒼翠樹木,而下一代又謙卑的埋下種子,嫩芽隨著養分的滋潤逐漸醒轉。

砍樹並不是罪惡,重要的是達到永續經營,考慮到後代子孫的權益,實現世代正義,但嚴重的非法砍伐問題正啃蝕著後代子孫的權益,森林變得滿目瘡痍,使大氣中的循環失衡,氣候變遷加劇,未來人們的生活將受到更嚴峻的挑戰,這是我們不願預見的。

因此,正當各國致力於杜絕非法木材時,台灣也不該置身事外,應提高國內木材自給率和推廣森林認證系統,防止非法木材繼續在市面上流竄。

本文獲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參考資料:

Photo Credit: Koziro Hasegawa @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