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日本滑雪女將高梨沙羅當場落淚:跳台滑雪混合賽第一次登上奧運,為何5名女選手遭「DQ」?

讓日本滑雪女將高梨沙羅當場落淚:跳台滑雪混合賽第一次登上奧運,為何5名女選手遭「DQ」?
因服裝不符資格遭判失去資格的日本滑雪女將高梨沙羅。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跳台滑雪項目上,滑雪服必須符合嚴格的測量規則,以確保運動員的訂製服不會讓選手佔上風,賽前必須對滑雪服進行徹底檢查。

北京冬奧昨(7)日進行跳台滑雪混合團體賽,這是奧運首次出現該項目的混合賽,但最大話題卻是選手接連遭取消資格的混亂。來自日本、德國、奧地利、挪威等5位女選手皆因服裝不合格遭取消成績,選手與教練皆表示錯愕,其中日本高人氣的高梨沙羅更是當場哭成淚人兒,教練直批「這是場鬧劇」。

儘管自1924年開始,跳台滑雪就一直是奧運項目之一,但女性一直到2014年才加入該項目,而今年北京冬奧更是第一次有混合團體賽事,有10支隊伍參加,每隊由2女2男組成,由女子、男子、女子、男子順序出賽,備受外界期待。

其中德國隊是奪牌的最大熱門。他們在過去4屆世錦賽中都獲得了金牌,另外還有奧地利(曾在5屆世錦賽中贏得了4枚獎牌)、挪威(2月獲得了世錦賽的銀牌)以及日本(德國隊唯一錯失的冠軍的機會就是被日本隊在2013年搶走),也都是勁敵。

不過這一切都在昨日重新洗牌,重量級的國家選手紛紛遭取消資格。

25歲的日本選手高梨沙羅是本屆的奪牌熱門,曾經拿下2012年冬季青年奧運個人金牌,並在世界盃系列賽累積取得61座冠軍,被譽為日本跳台滑雪女神,昨天在跳台滑雪混合項目打頭陣,跳出103公尺的好成績,沒想到在第二跳前卻被判定在裝束大腿的服裝大了2公分,不符合規定,所以第一跳成績遭到取消。

失去這一跳成績的日本最後也只拿下第4名,與獎牌失之交臂,高梨自責哭泣的模樣令日本網友心疼不已。

高梨被判大腿的緊身衣「寬鬆2公分」,對此日本女子跳台教練鷲沢徹受訪表示:「這不是高梨的問題,是因為工作人員確認不足。」日本教練團也指出,比賽地點位於海拔1600公尺處,現場環境為攝氏零下15度低溫,在極寒的狀態下,可能導致運動員水分流失、肌肉萎縮,體型出現輕微變化。

不過高梨沙羅並不是全場唯一一個因為服裝問題被取消成績的選手。

連續4次奪得世界冠軍的德國,在女選手阿爾特豪斯(Katharina Althaus)因服裝問題遭取消成績後,無緣晉級決賽。阿爾特豪斯在個人項目獲得銀牌,她聲稱自己混合項目與個人項目穿的運動衣是一樣的。

得知自己被取消資格時阿爾特豪斯淚流滿面,她還指出,她在11年的職業生涯中從未被取消資格。「對於今天做出的決定,我無話可說」,她在Instagram上寫道,「我們的運動因此受到損害。運動員和他們的夢想被摧毀。

德國國家隊教練霍恩加赫(Stefan Horngacher)很快表達了他的不滿。「對我來說這都是串通好的。整個賽季,服裝一直是個問題」。霍恩加赫說他非常生氣,且不明白,「我們有超級棒的團隊,你只能對此感到失望。」

北歐運動委員會德國負責人Horst Hüttel更直批,「這是一場鬧劇,但我沒有笑」,「這發生在4個滑雪跳台最強的國家身上,這太離譜了。」

同樣被取消資格的挪威選手奧普塞特(Silje Opseth)表示,「我太震驚了。我不了解在今天發生的事。」她的隊友史卓姆(Anna Odine Strøm)也被取消資格,表示主辦單位用不同的方式測量她們的運動服。「這有點奇怪,不符合過去的做法」,她解釋道。 「這可能是因為我被隔離,而且整個星期都沒有好好飲食。」

根據《NBC Olympic》,在跳台滑雪項目上,滑雪服必須符合嚴格的測量規則,以確保運動員的訂製服不會讓選手佔上風,賽前必須對滑雪服進行徹底檢查。跳台滑雪服的所有部分都必須由相同的海綿狀超細纖維材料製成,並具有一定的透氣性。滑雪服必須在直立位置符合身體形狀,任何部位最大差距是2厘米。據稱最常見不符規定原因是滑雪服的透氣性不足。

挪威媒體《世道報》(VG)試圖詢問評審團,但評審團拒絕發表評論。奧普塞特告訴該媒體,她們被要求以不同於以往的方式站立。負責跳台滑雪世界盃器材檢測的主管Aga Baczkowska則表示,檢測運動服的方式應該都是一樣的,「今天沒有發生什麼新鮮事。」

挪威滑雪跳台主席Clas Brede Braathen表示,這場鬧劇對該項運動來說是一個黑暗的一天,也讓冬奧蒙上負面觀感。

「我真的說不出話來。這對運動員來說非常痛苦。我對代表我們的運動感到痛苦。我們正準備展示一項新的賽事,女孩們將在奧運會上獲得一項新賽事,就這樣結束了。為什麼只有女孩被取消資格?」

這場混合賽事最後由斯洛維尼亞獲得金牌,俄羅斯得到銀牌,加拿大獲得銅牌,這是加拿大第一枚奧運跳台滑雪獎牌。

當被問及其他國家選手遭取消資格,是否讓加拿大取得「喜憂參半的勝利」?加拿大選手斯特拉特(Abigail Strate)則笑稱,「這是最甜蜜的勝利。」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