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目目咖啡」謝文娟:在台東巷弄飄香的折蛋捲,是來自馬來西亞的鄉愁

專訪「目目咖啡」謝文娟:在台東巷弄飄香的折蛋捲,是來自馬來西亞的鄉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馬來西亞到新加坡,從新加坡到台北,再從台北到台東。在一次偶然機會下我與來自同鄉的謝文娟相遇,聽她經營目目咖啡的點滴,以及分享如何用屬於她的方式在台東生活。

台東更生路右轉進入一條不起眼的小巷,一間咖啡店正默默營業著,昏暗的燈光點綴冬天的傍晚,彷彿在召喚路人走進這溫暖小店。門口的立牌寫著「目目咖啡」,入口處是滿滿的蕨類植物。透過落地玻璃門可以看見店內的老闆娘在整理咖啡吧台,老闆則在一旁挑咖啡生豆。推開門,老闆娘抬頭看見我說:「你來料!」熟悉的鄉音讓我瞬間以為自己回到馬來西亞。

IMG_4890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駱芷萱

一切從Kuih Kapit說起

首次走入「目目咖啡」是在去年暑假,我偶然發現咖啡廳一角櫃子上售賣馬來西亞傳統年餅Kuih Kapit(折蛋捲),便猜想咖啡廳經營者是否為馬來西亞人。再經過詢問之後,確認了老闆娘謝文娟來自馬來西亞森美蘭州。「因為自己想吃就試著做,也想放在店裡賣賣看。」謝文娟分享賣折蛋捲的初衷,那時她在逛一間台灣的二手店,她的目光在雜亂的貨品中很快就鎖定在一架電子蛋捲機。

二手電子蛋捲機一次只能做兩片,烤完要趁熱對折兩次,十分費工。「我在網上找食譜,到印尼的店去買材料,因為如果用台灣的米粉和木薯粉,味道和口感會不一樣。」謝文娟在馬來西亞沒有做過折蛋捲,來台灣之後因為想念家鄉美食才開始學習。她解釋,台灣的蛋捲用的是麵粉,馬來西亞的則是米粉。

IMG_4880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駱芷萱

相較於馬來西亞傳統的折蛋捲,謝文娟會把蛋捲折得比較扁,因為想把一盒塞滿,可以讓客人吃得過癮。折蛋捲在馬來西亞是過年才會有的糕餅,謝文娟想要在非過年期間也吃得到懷念的家鄉味,因此決定在咖啡店裡售賣,當作配咖啡的小吃,而過年也推出限量折蛋捲禮盒,受到的熱烈反應,折蛋捲機也從一開始的一台累積成今天的6台。

除了折蛋捲,謝文娟也會做其他馬來西亞傳統小食如椰子餅、雞仔餅及沙琪瑪。這時李承仰插一嘴說:「這裡的不好吃,你們那邊比較好吃。」謝文娟更驕傲地回覆:「是不是,你們太遜了。」

從美術系到咖啡廳

謝文娟在27歲來台灣,就因為姊姊一句「我們來去台灣唸書好不好?」便衝動走上來台這條「不歸路」。那時的她正在新加坡工作,但因為成長於經商家庭,從小便要幫忙家裡工作,因此對「上班」並沒有太大的熱誠。而那時姊姊的提議無意間成為謝文娟逃出規律上班生活的救命稻草,而她從來不曾後悔這個決定。

念了一年的僑生先修班,謝文娟就讀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大學畢業繼續升學到台北藝術大學念研究所。謝文娟分享,她在學美術之前對美術的想像可能是水彩、素描、油畫等等,但修讀美術系之後打開對美術狹隘的定義,發現創作不只有傳統的那幾種方式。

目目咖啡是老闆李承仰住家一樓的空間,裝潢簡單,甚至可以說沒有裝潢。我在拍攝吧檯時,謝文娟不好意思地說架子上東西又多又亂,有空得收拾一下。或許是因為沒有刻意的佈置,這樣的咖啡廳給人一種舒適的居家感,就像在自己家裡的客廳。牆壁灰白色,地板是原本碎石的磁磚,店內的桌子、椅子、櫃子、時鐘等都是他們收購的二手商品。雖然謝文娟說她已經很久沒有做美術相關的設計,但二手家俱的擺設可以隱約感受到獨有的藝術氣息。

IMG_4885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駱芷萱

來台生活沒有想像中簡單

回憶起當年剛嫁到台灣來,謝文娟申請永久居留證之路充滿波折。那時目目咖啡才剛開始營業,李承仰形容營收「真的很可憐」,加上他們已經花費許多金錢在購買咖啡機、器材、家俱,字面上看起來是一家虧錢公司,因此讓申請程序變的十分困難。「我們其實是在揣摩他們(內政部移民署)要的是什麼,承辦人看到我們送審的資料都覺得我們通過的機率根本不大。」李承仰繼續說,他們必須將謝文娟所有能力攤開來讓他們審核 ,證明若咖啡店的事業做不起來還有哪些技能可以養活自己。

當被問起為何選擇相對安靜的台東來開咖啡廳,而非繁華熱鬧的台北,李承仰笑說:「在台北混不下去了。」若在台北開咖啡廳,謝文娟認為要有一定的資本來負擔創業初期不賺錢的時段,但在台東創業初期若生意不好,依然可以勉強過得下去。不過相對地,台東人口根據2021年數據統計只有大約21萬人口,而台北是台東的10倍左右。李承仰舉個有趣的比喻:「台東就像是賭小的,贏了就賺一點,輸了也不會很心疼。」

IMG_487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駱芷萱

台灣哪裡吸引你了?

來台灣生活這些年,謝文娟最喜歡的台灣美食是臭豆腐及牛肉麵,最喜歡台灣的風景則是台灣的人。謝文娟認為台灣人非常友善,但有時她會稍微感受到一些因為不熟悉而產生的誤會,「他們會對多元種族的敏感度很低。」她開玩笑說丈夫經常問她印度人和菲律賓人的差別。

謝文娟曾在新加坡工作,因為語言環境以英文為主,而英文能力有限的她在溝通及交朋友上較為困難。來到台灣,母語為中文的謝文娟解決語言上的障礙,生活也較輕鬆。比較兩個絕然不同的國家,謝文娟也說新加坡的生活是模版化生活模式,不太有模式以外的容忍空間,而大多數人尋求的是安穩的生活。「台灣制度以外空間比較寬廣,這是我很喜歡的一點。」

目目咖啡經營了6年,我詢問兩位老闆的經營理念,正在挑豆子的老闆抬頭毫不思考邊笑邊說:「沒有理念。」謝文娟即刻向我解釋,他們只是單純想要把咖啡及甜點認真做好並與人分享,「做久了該成為朋友的就自然成為朋友,我們不會刻意去跟客人聊天,我都會給客人空間。」

目目咖啡空間小小的,也沒有什麼華麗的裝潢,但都是李承仰與謝文娟喜歡的樣子。他們到二手店買了看得順眼的舊貨家具擺在店裡,在架子上擺放從家裡帶來喜歡的書,泡著自認為好喝的咖啡,烘著自己愛吃的甜點。他們跟隨自己的步調在緩緩移動的台東,過著心目中理想的日子。

IMG_489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駱芷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