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亭擺高姿態深不可測,美俄在烏克蘭角力意外引起台海兩岸共鳴

普亭擺高姿態深不可測,美俄在烏克蘭角力意外引起台海兩岸共鳴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霧谷晶策》覺得壓力落在歐洲、美國、烏克蘭這邊,因為俄國總統普亭深不可測,隨時可能拂曉出擊。而西方國家似乎也未能滿足普亭的要求,是故開戰的可能性仍無法低估。

俄法峰會調停烏克蘭未突破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2月7日訪俄,在莫斯科與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會晤。過去兩週,美國、歐洲與俄國展開一連串密集的外交互動,試圖為烏俄邊境緊張情勢降溫。不過,這一系列的會談,成果都不盡理想,雙方僅同意「繼續對談」和「維持停火」。

烏俄情勢自去(2021)年底快速升溫後,馬克宏是首位與普亭會晤的歐洲國家元首,而法國目前也是歐盟的輪值主席國。另外,在此次訪俄前,美法曾透過熱線,討論烏俄邊境問題,協調彼此的立場。

在馬克宏出訪前,曾信誓旦旦地表示:「他與俄國的談判,或許能阻止軍事衝突。」但當時克林姆林宮的回應,澆了馬克宏一桶冷水,俄國總統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普亭和馬克宏會面前受訪:「難以預期一次會面,便能讓它有重大改變。」

《路透社》(Reuters)引述馬克宏身邊人士說,馬克宏這次出訪的其中一個目標,是爭取時間、讓烏俄局勢「凍結」幾個月,至少維持到歐洲「超級四月」選舉月。屆時,匈牙利、斯洛維尼亞和法國都將舉行大選。不過,馬克宏此舉也被其競爭對手批評,他試圖將外交政策武器化,以增加他連任的希望。另外,《路透社》還說:「馬克宏為這次系列外交活動,押上大量政治資本,若『空手而歸』將極為尷尬。」

同時,烏俄邊境的緊張情勢持續,西方國家對情勢的擔憂不斷升高。《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在馬克宏、普亭兩人會晤前,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曾警告,普亭已將軍隊部署在白羅斯和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邊境。另外,美國情報官員日前還警告,俄國已有超過7成的軍隊已經就位。

再者,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華府會晤後的聯合記者會警告:「就我了解,目前是冷戰結束以來,歐洲安全面臨的最危險時刻。」記者進一步問布林肯有關美國對俄國即將進攻烏克蘭的警告時,布林肯否認美方立場是「危言聳聽」。他說:「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根本就是事實。」

這場法俄元首超過5小時的會晤,並未有重大突破,讓馬克宏敗興而歸。《衛報》說:「馬克宏和普亭的對話,並未讓烏克蘭問題有所突破。」不過,此次會晤內容仍有不少的看點和些微進展。

法媒《法國24》(France 24)報導,會晤中,普亭向馬克宏表示:「莫斯科願意嘗試一切尋求符合各方利益的折衷方案。」普亭表示,馬克宏提出的數項方案,可能可以成為化解烏克蘭危機的基礎。普亭會後說:「會談中的數項想法、提案可能成為更進一步討論的基礎。」不過,普亭沒有詳細解釋細節。但普亭表示,兩人將在馬克宏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會晤完後,再通話討論。

另一方面,馬克宏表示,他向普亭提出幾個「具體安全保證」的提案。馬克宏說:「普亭向我保證他準備有意義地參與,並希望維持烏克蘭的穩定和領土完整。」法國政府補充說,上述的數個提案包含:「雙邊不採取任何新的軍事行動」、「建立新的戰略對話」和「在烏克蘭基輔和烏東分裂主義者的衝突中,恢復和平進程的努力。」

在會談中,普亭否認俄國對烏克蘭或西方的激進作為,普亭表示:「並不是我們正在接近北約的邊境。」普亭進一步補充:「若烏克蘭加入西方軍事組織(指北約),俄國可能被捲入一場與歐洲國家的衝突。」普亭說:「你想讓法國與俄國走向戰爭嗎?」

馬克宏2月8日將先前往烏克蘭與澤倫斯基會談,當日晚間再往德國柏林與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討論烏克蘭危機。另外,德總理蕭茲也預計在2月14、15日先後訪問俄國和烏克蘭,與兩國元首各自展開會晤。

拜登、蕭茲強調「團結一致」,北溪二號制裁卻不同調?

與法俄元首會晤的同一日,德國總理蕭茲則在美國華府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舉行峰會。此次見面,也是蕭茲自去(2021)年12月8日就任總理後,首度造訪美國,而兩國把焦點放在烏俄邊境局勢。訪美前,蕭茲正因拒絕提供烏克蘭武器、增加德國在東歐的軍事部署,以及在北溪二號(Nord Stream II)猶豫不決的立場,受到外界批評。

兩人會後在白宮聯合記者會時,拜登強勢地向媒體表示:「若俄羅斯入侵,也就是坦克或部隊再度跨越烏克蘭邊界,就不會再有北溪二號管線。」拜登說:「我向你保證,我們會結束它(指北溪二號)。」不過,站在一旁的蕭茲,則未對媒體像拜登般強硬和明確地回答。

蕭茲表示:「他和拜登在制裁俄羅斯方面『絕對團結』。」蕭茲又稱:「我們不會不同調,我們會採取相同作法,對俄國會非常、非常強硬。」不過,當媒體提問蕭茲對北溪二號管線的評論時,他卻一再迴避。再者,在會談前一日接受《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專訪時,蕭茲也無詳細表態,是否會在俄國侵烏時,暫停北溪二號的開通程序。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在蕭茲訪美前,美國官員就要求蕭茲和其幕僚,要特別處理北溪二號的問題,並暗示要廢除北溪二號,以強化美國、歐洲盟友和北約對俄國的嚇阻。此外,《華爾街日報》又說,美國已嘗試取得其他國家的承諾,在俄國關閉天然氣管線並將能源當成武器時,提供天然氣給德國和其他歐洲國家(含烏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