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Meta Q4財報:祖克柏已預見廣告業務瓶頸,Facebook用戶成長停止是危機還是轉機?

解析Meta Q4財報:祖克柏已預見廣告業務瓶頸,Facebook用戶成長停止是危機還是轉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這個策略是相當正確的,其他的科技巨擘都擁有不同的產品線,唯有Meta的營收完全集中在社群軟體及廣告業務上。Meta的廣告業務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投入一部分的盈利到元宇宙相關的產品上,我認為是個風險不大但成功後會有巨幅報酬的投資。

文:易起聊聊

Meta(Nasdaq: FB)在2月2日發佈了從Facebook更名為Meta後的第一次年報,公布後股價應聲下跌了20%。這篇文會藉由Q4財報來討論Meta的成長是否已經停滯了,以及Meta到目前為止元宇宙相關事業發展的概況。

Q4財報

我會分成幾個部分分析Meta最新公布的2021 Q4財報:

  • 營收及獲利表現
  • 活躍用戶變化
  • 元宇宙的願景

營收及獲利表現

Meta的業務非常容易理解,雖然在去年將公司更名成Meta展現他們對於元宇宙的願景,但其實目前幾乎所有的收入和利潤仍來自於社群媒體帶來的廣告收入。在2021Q4,廣告部分的營收占總營收的97.3%,VR/AR部分的收入佔2.7%。

截圖_2022-02-10_下午3_30_31拷貝
圖1:Meta歷年廣告營收,單位為百萬美金

圖1為Meta從2019Q4到2021Q4的廣告營收,從圖中可以觀察到Meta的廣告業務是有季節性的。每年Q4(10月到12月)的營收相對較高;每年Q1(1月到3月)的營收相對較低。仔細觀察後可以發現這個營收的差異主要來自於歐美市場,由於Q4是聖誕節檔期,因此廣告的競標價格可能會因此提高。相較之下亞太市場的營收呈現穩定成長,較無季節性的因素。

由於營收會被季節影響,我們稍後在討論營收或是獲利等數據時,會比較YoY(跟前一年的同一個季度比較);但是討論使用者人數時,會比較QoQ(跟前一個季度比較),因為使用者人數較不會有季節性的影響。

相較於2020Q4,2021Q4的營收仍成長了19%左右,雖然稍低於分析師的預期,但我認為這個成長率是可以接受的,不是股價大幅下跌的主因。

圖1為Meta從2019Q4到2021Q4的廣告營收,從圖中可以觀察到Meta的廣告業務是有季節性的。每年Q4(10月到12月)的營收相對較高;每年Q1(1月到3月)的營收相對較低。仔細觀察後可以發現這個營收的差異主要來自於歐美市場,由於Q4是聖誕節檔期,因此廣告的競標價格可能會因此提高。相較之下亞太市場的營收呈現穩定成長,較無季節性的因素。

由於營收會被季節影響,我們稍後在討論營收或是獲利等數據時,會比較YoY(跟前一年的同一個季度比較);但是討論使用者人數時,會比較QoQ(跟前一個季度比較),因為使用者人數較不會有季節性的影響。

相較於2020Q4,2021Q4的營收仍成長了19%左右,雖然稍低於分析師的預期,但我認為這個成長率是可以接受的,不是股價大幅下跌的主因。

截圖_2022-02-10_下午3_31_42拷貝
圖2:Meta歷年淨利,單位為百萬美金

圖2為Meta歷年的淨利,可以觀察到Q4的淨利並沒有隨著營收的增長而提高,原因是Meta投入了大量的資源開發元宇宙相關的產品,主要投入的方向是VR/AR頭盔的開發及整個元宇宙生態系的建立。我估計在未來幾年Meta會持續的投入更多的資源,而且可能要到2025年之後才能檢驗這些投資是否能帶來獲利。因此在淨利部分,未來兩三年的成長性非常不樂觀。

活躍用戶

看完營收表現後我們來看活躍用戶的數量,Meta目前旗下主要的產品有Facebook、Messanger、Instagram、WhatsApp。圖3為旗下所有產品合計的DAP(Daily Active People,日活躍用戶,當天有使用上述任一應用的人數),2021Q4的DAP為28.2億,相較於前一季的28.1億幾乎沒有成長,是首次看到活躍用戶成長停滯。

截圖_2022-02-10_下午3_33_02拷貝
圖3:Meta歷年DAP,單位為十億人

在過去幾季,活躍用戶成長主要來自Instagram的使用人數增加。現在觀察到用戶數增長停滯是一個警訊,表示其旗下所有的應用都沒有吸引新用戶加入的能力,連帶可能導致廣告業務收入成長停滯。隨著TikTok席捲全球,Meta的活躍用戶數會被影響多少是未來幾季觀察的重點。

雖然活躍用戶數沒有上升,但ARPP(Average Revenue Per Person,每位使用平均貢獻的營收)的提高成為目前推進Meta營收的動能。圖(四)為歷年來的ARPP。相較於2020Q4,2021Q4的ARPP從8.62提升到9.39,顯示Meta在廣告的定價(同一個版位的競標價格)能力提升或是廣告的版位變多。

截圖_2022-02-10_下午3_34_09拷貝
圖(四)Meta歷年ARPP,單位為十億人

如果活躍用戶數成長停滯不是短期現象而是長期現象,未來幾年Meta在廣告部分的成長營收可能只會來自於ARPP的成長(目前的年成長率約為10到15%之間)。然而我認為在TikTok的競爭下,Meta的廣告不再是社群媒體廣告的唯一選擇,可能有部分的廣告商會選擇透過TikTok廣告接觸較年輕的族群。我認為Meta ARPP的成長在2022年最多就是10%,估值的下修是合理的。

元宇宙的願景

很明顯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在前幾季就已經預見到Meta的廣告業務可能會遭遇瓶頸,在社群軟體遭遇的競爭也會越來越激烈。因此他當機立斷決定將公司的未來賭在元宇宙身上。我認為這個策略是相當正確的,其他的科技巨擘都擁有不同的產品線,唯有Meta的營收完全集中在社群軟體及廣告業務上。Meta的廣告業務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投入一部分的盈利到元宇宙相關的產品上,我認為是個風險不大但成功後會有巨幅報酬的投資。

Meta在元宇宙的願景主要分成兩個部分:

  • Oculus Quest的銷售:Oculus Quest是Meta推出的VR頭盔,是目前市佔率最高的VR頭盔。Oculus Quest 2在2020年推出;Qculues Quest 3預計在2022年推出,根據高通CEO在11月不小心透露的數字,Oculus Quest 2的出貨數量超過1000萬台。
  • 元宇宙生態系的建立:目前整個元宇宙的構想還處於非常初期的幻想階段,VR及AR多數還是應用在單機的遊戲上,未來可能發展的商務應用(例如線上會議)目前還在初期階段,距離人們想像的開放虛擬世界還非常遙遠。Meta想要藉由VR頭盔壟斷的優勢建立一個完整元宇宙生態系的夢想仍遙不可及。
132840027_3110034075764752_1743108263702
Photo Credit: Meta Quest
Oculus Quest 2

我們可以參考智慧型手機的發展史來推估元宇宙生態系可能的走向。他們的共通點都需要有足夠的裝置數量才能建立起軟體的生態系(生態系是指有足夠的APP開發商及多元的APP種類,且開發商有機會透過APP或廣告獲利,以吸引更多開發商加入)。第一代的iPhone在2007年推出,但到了iPhone4才建立了較完整的生態系,iPhone4推出的時間是2013年。

Oculus Quest 1推出的時間是2019年,往後推算6年後可能是整個VR生態系開始蓬勃發展的時間點,這時Oculus Quest的銷售較有可能迎來爆發式的成長,元宇宙生態系所帶來的利潤才有辦法開始評估,整個元宇宙產業的版圖也會更加鮮明。

綜觀以上幾點,我認為目前Meta的估值暫時只需考慮裝置的硬體銷售並忽略元宇宙生態系可能帶來的利潤。

結論

總結來說,目前Meta遭遇了兩個困境:

  1. TikTok的競爭
  2. 活躍用戶成長停滯

前者會導致未來廣告業務的議價能力降低;後者會導致廣告業務的成長性放緩。因此Meta遭遇到暫時的估值下修完全是可以預期的。在只考慮廣告業務下,我會抓P/E值為20左右作為Meta的合理估值,再用2021的EPS計算出合理股價應為280左右。目前已知Meta在2021年增加了23%的員工,2022年可能還會繼續增加導致成本提高,考慮到ARPP約成長10%,最保守估計2022年的淨利可能會跟2021年的淨利差不多。

Meta的兩個潛在優勢:

  1. 穩健的現金流及獲利來源
  2. 元宇宙的商機

若Meta在2022年推出了Oculus Quest 3,即使裝置的出貨量為Oculus Quest 2的兩倍也不會對營收有太大的影響。要觀察的重點是VR裝置的普及速度及能否建立元宇宙生態系。

裝置的普及速度可以觀察頭盔的出貨量有沒有辦法達到PS5/Xbox等家機數量(目前PS5的累積出貨量為1730萬台,PS4在其推出到PS5推出的七年間累積出貨量約為一億台),若Oculus Quest 3推出一年後出貨量能累積到2000萬台左右,就可以認定裝置的普及速度走在正確的成長曲線上。

至於能否建立元宇宙生態系的部分,我會觀察在Oculus Quest上發展的應用有沒有最新的發展,此觀察可以分成三個部分:

  1. 遊戲市場:是否能推出一些像Beat Saber這種體驗良好且廣為人知的VR遊戲
  2. 影音串流市場:是否能推出吸引人的VR電影或互動式電影
  3. 商務市場:是否能推出實用的會議應用

生態系的建立需要裝置的普及作為推進的燃料,因此投資人可以裝置的普及速度做為優先觀察,再來確認生態系的建立是否順利。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