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執行長劉晉佑:如果不開始大規模絕育,我們就是在扮家家酒

【專訪】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執行長劉晉佑:如果不開始大規模絕育,我們就是在扮家家酒
相較於公犬,母犬會發情、懷孕並生下幼犬,因此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台灣之心將優先做母犬絕育。|Photo Credit: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劉晉佑以自身經驗分享,過去他在民間收容所工作,即使幫很多狗找到領養人,還是會有源源不斷的狗進來,讓他感覺看不到明天、看不到希望。台灣之心則是從源頭減量做起,他說:「雖然絕育對狗貓也是一種傷害,但我們希望用較小的傷害,來減少較大的傷害。」

文:蔡育琳(關懷生命協會記者)|照片: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提供

去(2021)年5、6月,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有兩則提案引發關注:「我國應禁止餵養流浪動物」、「反『我國應禁止餵食流浪動物』之提議」,也都跨過了5000人附議的門檻。農委會決定合併處理,於10月27日舉辦線上會議,出席者因不同立場,有相當激烈的討論。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執行長劉晉佑、台灣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執行長郭璇也出席這場會議,這兩個協會都以絕育為主要任務,有豐富經驗及具體成果。本會特別採訪兩位執行長,探討絕育的重要性及影響,希望為流浪動物的問題提供解方。

餵食與絕育

對於遊蕩犬與野生動物的衝突,劉晉佑表示,在生態敏感區,可以逐步移除區域內遊蕩犬,並移動餵食點,避免在區域內餵食;並擴張2到3公里的緩衝區,讓餵食者移到緩衝區外餵食,以達成區域內零餵食的目標。

不過劉晉佑也指出,就算修法禁止餵食,在執行上非常困難,他以陽明山國家公園、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為例,這兩處都早已禁止餵食,但一樣存在餵食的情況。他認為:「流浪犬貓的問題並非餵食者所造成,但有一部分餵食者沒有在適合的時間地點、餵食適合的食物,會讓這個問題變得更嚴重。」

「這也反映出我們的社會無法解決流浪犬貓問題,如果沒有流浪犬貓,就不會有餵食這件事。」劉晉佑說,近年來餵食者慢慢浮上檯面,與外界合作捕捉流浪犬貓絕育,如果全面禁止餵食,可能會把餵食者打回地下化,從此沒有合作機會,卻還是不會停止餵食,反而衝突會越來越大。

在遊蕩犬貓絕育之後,一些好的餵食者會選擇適合的時間、地點、食物,以減少跟民眾、野生動物的衝突,不過劉晉佑也表示,確實有為數不少的餵食者可能會加深這些問題,因此他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盡快把遊蕩犬貓絕育完,讓餵食者沒有狗可以餵。」

生態敏感區

7981_insert_16267
Photo Credit: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提供
在壽山的絕育行動中,工作人員要揹著10公斤的籠子上山,如果能順利抓到狗,籠子加上狗就有20多公斤,下山的過程更沉重。

說到生態敏感區,高雄壽山是一個指標性地區,從2018年底開始,台灣之心與壽山公園管理處合作,進行駐紮任務至今將近3年。因為需要長時間的投入,台灣之心的工作人員就在附近租屋定居,平均會有2人在此不分日夜探查、抓狗。原本壽山有1000多隻遊蕩犬,目前已絕育500多隻母犬,還有10多隻非常難抓的母犬,他們會繼續努力將其全部絕育。

根據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管理處的調查,關於山羌被遊蕩犬攻擊的數量,在2017年有10隻,而後下降到0~2隻,由此可見衝突已有減少。劉晉佑說:「第一次到壽山的時候,我在收容所外就看到好幾隻母狗帶著小狗。」壽山有30多位餵食者,台灣之心跟他們合作捕捉,有愛媽對他們表示感謝,因為現在幾乎看不到小狗了。

此外,從2020年啟動的「全面絕育中」計畫,台灣之心與野生動物專家合作調查後,確定了浪犬與石虎的衝突區-台中、苗栗交界的大安溪兩岸。因此台灣之心展開地毯式的母犬絕育,目標是減少浪犬數量,也減少與野生動物的衝突。

TNvR有用嗎?

7981_insert_16268
Photo Credit: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提供
TNvR包括trap誘捕、neuter絕育、vaccinate注射疫苗、return回置。台灣為狂犬病疫區,會施打狂犬病疫苗,國際間大多只有TNR,因此v為小寫。

有些人認為TNvR無法解決人犬衝突,劉晉佑表示,確實無法用TNvR來改變狗的行為。「如果一隻母狗會咬人,絕育之後還是會咬人,除非有辦法改變牠的行為問題,或是捕捉後另外安置。面臨資源不足的情況,我們不得不用TNvR,至少不要讓一隻會咬人的母狗生出10隻會咬人的狗。」

有人提議恢復撲殺政策,劉晉佑認為這也是一種策略,但在台灣要推行很困難,社會將有很大衝突。他表示,台灣已是一個進步的國家,要處理社會問題不該只是去消滅,應採取更人道、更中庸的方式。

「TNvR是一種預防性的做法,在衝突發生前就該積極執行。」劉晉佑舉例說明,如果某地區出現一隻新的遊蕩母狗,在還沒有人犬衝突時就把牠抓去絕育,可避免生小狗及更多的衝突。如果等到母狗發情吸引公狗,甚至生了一窩小狗,狗的數量和衝突機率都提高,引發民眾通報、民代關切,主管機關才去捕捉絕育就太慢了。

「我們做了很多預防的方式,在那些地方因此沒有發生衝突,但一般人不會知道,我們是用TNvR抑制了當地的衝突。」劉晉佑說明,TNvR的效果有時不會立刻出現,或是不容易用數據來量化,但他們認為這是正確的作法,也會持續落實絕育行動。

台灣之心的絕育行動

台灣之心的工作包括絕育行動、教育推廣、政策倡議,絕育是最主要的任務,也是經費使用最多的部分。目前每年花費約5000萬元,每年絕育3萬多隻犬貓,有以下四種行動方式:

  1. 下鄉絕育:與獸醫師、志工合作,前往比較偏遠的地區,針對家犬家貓、放養犬貓做絕育。8年舉辦近600場活動,絕育超過43000隻。
  2. 紮浪浪計畫:針對流浪犬貓提供絕育補助,目前合作的動物醫院有100多家,在2020年有3247人使用,絕育犬貓27954隻。不分個人或團體、民間或公家都可申請,例如台中市動保處,至今已申請補助絕育4258隻犬貓。
  3. 駐紮任務:深入資源稀少的離島、偏區,專人進駐當地,投入絕育行動,例如2020年以高雄壽山、馬祖莒光、恆春半島、綠島為據點。
  4. 全面絕育中:以縣市行政區為目標,專人調查尚未絕育的犬貓,以地毯式行動達成全區絕育的目標。

大規模絕育

7981_insert_16270
Photo Credit: 《十二夜2》臉書
劉晉佑接受電影《十二夜2》訪問時表示,必須讓絕育的規模變大。

劉晉佑認為,2017年實施的零撲殺政策,雖然倉促但已經上路,「我們與其走回頭路,不如趕快把配套措施建立起來,在初期的五到10年,最重要的就是大規模絕育。」

「絕育兩個字說起來很簡單,其實我們還在學習,台灣目前還沒有開始大規模絕育。」如何做到大規模絕育?第一步是調整現有的絕育資源,劉晉佑表示:「如果大家都認為,跟人類、野生動物產生最多衝突的是遊蕩犬,那就先做混種母狗的絕育,跟全國的動物醫院合作,提供全面性的公費免費絕育。」

第一步是全面免費絕育;第二步是下鄉絕育,前進偏鄉地區絕育犬貓;第三步是高強度絕育,進行地毯式調查,找出尚未絕育的犬貓。劉晉佑特別指出,必須提供全額的絕育補助,因為目前的補助費離市價太遠,願意合作的獸醫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