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放克教母Betty Davis逝世:爵士巨匠Miles Davis的謬思,開拓女性身體自覺的先驅人物

【音樂】放克教母Betty Davis逝世:爵士巨匠Miles Davis的謬思,開拓女性身體自覺的先驅人物
Betty Davis|Photo Credit: Betty Davi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貝蒂是一位超越了她那保守時代的女權主義歌手,大膽、自信且無懼地談論女性身體自主權及性愛觀,每次當她一站上舞台,立即啟蒙許多瞠目結舌的年輕人。

流行音樂史上被譽為放克樂女性先鋒,傳奇爵士樂手邁爾士戴維斯(Miles Davis)前妻貝蒂戴維斯(Betty Davis)於2022年2月9日過世,享年77歲。

對於許多年輕樂迷來說,可能不知貝蒂戴維斯是誰,但如果你知道當代流行樂壇天后級歌手如Janet Jackson、Janelle Monáe,那麼你更應該要知道貝蒂戴維斯——開拓女性身體自主自覺的先驅人物。

出生於北卡羅來納州,本名Betty Mabry的戴維斯在美國匹茲堡市長大,六零年代初搬到紐約,進入知名時裝學院FIT就讀,期間她因經常出入紐約東村的地下俱樂部,認識一些時髦人士進而一腳踏進音樂圈。

1964年,她開始嘗試寫歌,那時她還不到20歲。而約莫1967年,當她與爵士樂手Hugh Masekela交往時,她已為哥倫比亞唱片公司錄製了幾首歌曲,由Masekela負責編曲,沒幾個月當她與Masekela分手後不久,就在紐約遇到爵士樂巨擘邁爾士戴維斯,兩人隨即陷入熱戀,並在1968年夏末結婚,正式成為邁爾士戴維斯第二任的妻子,從此她隨夫姓為貝蒂戴維斯。

當時外界許多人認為,兩人年齡相差將近二十歲,仍是默默無名的貝蒂想必看上邁爾士的身家財產,或只是想沾沾光、過個水打響自己的知名度。外界以為中年大叔娶一位嫩妻,想來她應該對邁爾士言聽計從。

然而,結果出乎意料地相反,是貝蒂對邁爾士產生巨大的影響,她不僅向邁爾士介紹了迷幻搖滾及Jimi Hendrix、Sly Stone的音樂,甚至在某個夜晚,貝蒂將邁爾士衣櫃裡所有的西裝領帶全部扔出窗外,而讓他改穿非常黑人街頭風格的時尚衣物。這也是為何原本都是一襲西服領帶的邁爾士,到了七零年代在公共場合突然改變穿衣風格。

儘管這段婚姻只維持一年多,善妒且疑心病重的邁爾士在1969年與她離婚,但貝蒂指責,她之所以離開邁爾士是因受不了他的暴力傾向脾氣。不過邁爾士1968年的專輯《Filles de Kilimanjaro》仍以貝蒂的肖像做為封面,而且他還為她寫了最後一首歌〈Mademoiselle Mabry〉。後來在邁爾士的自傳中解釋,她對他來說實在「太年輕,太狂野。」

與邁爾士的婚姻結束後,貝蒂在1971年左右搬到倫敦,繼續追求她的模特兒生涯。而她在英國重新開始創作歌曲,大約一年後回到美國,並聘請好幾位當時頂尖的樂手助陣完成數首歌曲的錄製,據傳邁爾士基於舊情,還為她編曲、製作試聽帶,她的同名首張專輯《Betty Davis》終於在1973年問世。

儘管這張專輯在當時銷售成績奇慘,然而它卻是一張創新的專輯,每首歌曲都帶有一種狂野炙熱的質地,粗曠卻又帶著性感力量的無畏風格,貝蒂沙啞粗礪的中低音嘶吼,比蒂娜透納(Tina Turner)這樣的靈魂樂女歌手更具有靈魂樂的特性。

光聽專輯開頭曲〈If I'm in Luck I Might Get Picked Up〉(如果我夠幸運就應該會被搭訕上),會讓許多保守衛道人士大吃一驚,但縱觀整張專輯,例如〈Game Is My Middle Name〉、〈Come Take Me〉、〈You Won't See Me In The Morning〉、〈I Will Take That Ride〉等曲,都可看到她對女性性愛主導權的展示,抑或藉由〈Anti Love Song〉(反情歌)這樣的歌曲,大聲向男人陳述呼喊她的需要。

而厚實流暢一路相襯的貝斯聲線及迷幻感濃郁的鍵盤樂器,更是凸顯了她對放克音樂精湛的詮釋。只要聽聽王子(Prince)的歌曲,就能發現王子確實是受到她的影響不少。

儘管遭受各方保守勢力的阻撓聲浪,但貝蒂仍持續發表1974年的《They Say I'm Different》和 1975 年的《Nasty Gal》。若仔細聆聽《They Say I'm Different》會發現,這張專輯的樂器演奏像是藍調去蕪存菁後的怪異變體,精煉且無一聲一絲的浪費,但因她不拘一格的非洲未來主義女戰士服裝,身穿黑網襪及高衩裸露大腿及上肩,透過自詡〈Nasty Gal〉(壞女孩),或甚至出現如〈Shoo-B-Doop and Cop Him〉這類的性暗示歌曲,而導致許多宗教團體抗議她的演唱會演出(有幾次被迫取消),甚至電台拒絕播放她的歌曲。

到了1976年,因種種因素,她的第四張專輯《Crashin' from Passion》被唱片公司束之高閣而未出版。1979年貝蒂原本可轉型為出色的迪斯可歌手,但父親過世的原因及無法走出陰影而產生的精神疾病,貝蒂就此從音樂界消失了四十餘年,過著平靜的生活。

回顧貝蒂出道的七零年代,倘若她繼續演唱,她將是一位極其華麗的放克天后,她結合了蒂娜透納堅韌的情感現實主義、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未來時尚感以及她前夫邁爾士從旁協助的機會。然後用三張創新的個人專輯證明自己的才華。同時她亦是邁爾士《In a Silent Way》、《Bitches Brew》兩張專輯的謬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