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覽「元宇宙」的黑暗面:除了興奮與期待,我們也應該要對它的黑暗面有所警覺

預覽「元宇宙」的黑暗面:除了興奮與期待,我們也應該要對它的黑暗面有所警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未來如果我們日常生活的購物、開會、逛展覽等大部分活動都將在元宇宙裡面進行,那麼社會對於掌握元宇宙技術的公司,應該要有警戒心。

文:洪朝貴(朝陽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副教授)

元宇宙(metaverse)技術的逐步成熟,給教育界、醫療界、投資界等領域帶來許多興奮與期待。但是我們也應該要對它的黑暗面有所警覺。

首先談一下有點言過其實的名稱。「元宇宙」原文有「涵蓋多個宇宙的宇宙」的意思,但現實是:我們不過就是正在從現實世界即將更沉浸地跨入(早已存在的)虛擬世界。畢竟如果硬要把虛擬世界裡的每一個小世界都算是一個宇宙的話,那麼每一個線上遊戲──例如創於2003年的虛擬世界遊戲《第二人生》(Second Life)──早就可以算是一個宇宙,而元宇宙也就不能算是什麼新鮮的東西了。

其次,以即時互動溝通的物理限制來說,虛擬世界的範圍,最多涵蓋一個行星和它的衛星系統。例如地球與月球的距離38萬公里,每句對話的單向延遲大約1.2秒,幾乎已經達到即時互動的忍耐極限。

所以比較符合現實的稱呼應該是「虛實雙世界」,因為未來虛實整合的影音觸等技術越來越進步,可以把傳統上需要見面才能完成的許多互動逐一搬到虛擬世界。既有的跨地域跨國網路社群,也可以透過VR頭盔和電視牆等互動性更高的沉浸式影音體驗,來強化社群內部的互動與向心力。

在虛擬世界裡,程式碼就是法律與物理定律

雷席格(Lawrence Lessig)早在十幾年前就在他的書《代碼:2.0版》(Code: Version 2.0)裡面舉《第二人生》為例,來提醒我們:在虛擬世界裡,程式碼就是法律,程式碼甚至定義了物理定律。你可以飛越哪些地方、飛的時候必須保持多少的高度,這一切都由《第二人生》背後的林登實驗室(Linden Lab)公司政策決定、透過他們的程式碼來執行。

未來如果我們日常生活的購物、開會、逛展覽等大部分活動都將在元宇宙裡面進行,那麼社會對於掌握元宇宙技術的公司,應該要有警戒心。個人商家與網路社群想要把財產、門面和營運(例如金流)、與親友客戶或粉絲的通訊管道、言論自由等毫無保留地託付給這些公司之前,至少應該先知道他們過去做了哪些事。

臉書(Facebook)過去曾經有好幾個令人不安的治理案例,例如:

  • 「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是人為創造」的言論到底該不該封鎖,臉書說了算,而且前後不一致。
  • 《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經過同儕審核的一篇質疑輝瑞疫苗(Pfizer/BNT)實驗疏失的論文,被臉書標示為騙局假新聞。
  • 因為開發了「一鍵退訂所有追蹤」(unfolloweverything)的擴充工具,程式設計師巴克萊(Louis Barclay)的帳號就被臉書永久停權。

臉書不太可能沒收你公司的錢,但是它不加解釋就永久停權的行為,已經讓許多商家深深受害,甚至被完全斷絕了與客戶溝通的管道,而且投訴無門。

臉書改名為Meta後,被網友戲稱其經營的元宇宙,可以取名為「祖宙」──元宇宙裡最龐大、由祖克柏(Mark Elliot Zuckerberg)大神所掌管的子宇宙──其經營者並不是民選的政府。Meta不是公益團體而是上市公司,其經營者的首要任務是替股東創造高獲利,而不是提升社會福祉。

它的演算法專注於提升用戶的黏著度與互動,用5倍於「讚」的權重來推廣「怒」的推文,這是很可以理解的決定。而未來社會的各種活動將會更綿密地嵌入元宇宙,我們要有接受此政權統治的心理準備。例如在元宇宙裡面進行的萬人遊行,那些舉牌抗議的文字與吶喊語言,如果正好與Meta的利益衝突,會不會被程式碼蓋掉或換掉呢?

掌握你在元宇宙裡一切視聽的VR頭盔

臉書收購VR頭盔公司Oculus之後,即將要求用戶未來必須登入臉書帳號才能使用VR頭盔。這看似無傷大雅,但事實上對於元宇宙裡面所發生的活動,卻有好幾個面向的深遠影響。

臉書開發者活動 展示VR應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往下談之前,必須先解釋一下何謂「類比漏洞」(analog hole)。微軟與Intel等大公司,配合美國電影產業與音樂產業反盜版的需求,採用了數位權利管理(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 DRM)以及可信賴運算模組(Trusted Platform Module)等技術,來禁止電腦用戶盜版並流通數位內容。

然而不論手機與電腦的防盜版機制設計得再怎麼好,影音資訊最終總是要離開數位裝置,變成類比訊號,經過空氣進到閱聽者的眼睛與耳朵,如此形成了類比漏洞,讓閱聽者有機會用其他裝置側錄,完全不受限於日趨不自由的主流Wintel(Windows+Intel)電腦。

想要封鎖類比漏洞,有一個極端的方法:命令全世界所有人都換上電子義眼、電子義耳,那麼科技大廠(或者極權政府)便可以透過程式碼完全掌控所有人的視聽、完全落實現數位權利管理(或是政治言論管制),而不會有側錄所造成的資訊封鎖破口。

這也是我在短篇寓言故事〈完封類比漏洞的銀河帝國〉裡面所要表達的論點。在構想這個寓言故事的當時,我沒想到的是:才不過十幾年後,VR頭盔搭配社群媒體帳號的結合,即將讓祖宙統治者可以免除殘酷的挖眼割耳手術,以《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的享樂樣貌、而不是《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的恐怖樣貌,讓用戶們爭先恐後地自願協助大帝實現完封類比漏洞的美夢。

當然,Meta公司最關心的不見得是數位權利管理,而是人與人之間的社交行為;但是從Meta公司程式設計師的角度來看,完封了類比漏洞對於防盜版技術的助益,也一樣適用於言論管制或輿情操作。

失去類比漏洞,將讓紀錄難上加難

22世紀的歷史學家,如果想要研究21世紀人類在元宇宙裡所寫下的歷史,將會遭遇很大的挑戰──除了各家元宇宙公司本身以外,有沒有哪個組織有意願而且有能力,記錄元宇宙裡所舉行的各種辯論會、演唱會、遊行活動呢?失去了類比漏洞,會讓側錄變得難上加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