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氣燈操縱》:施虐者尋找受害者時,目標人選往往有「易受傷害」與「值得擁有」這兩種特質

《煤氣燈操縱》:施虐者尋找受害者時,目標人選往往有「易受傷害」與「值得擁有」這兩種特質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尋找受害者時,施虐者的目標人選往往有這兩種特質:「易受傷害」與「值得擁有」。有些操縱者會挑選出願意忽略糟糕的對待與虐待行為的人,專門找那種希望別人認為他們好相處又親切的人,因為這類人比較不會指出操縱者的行為,也比較容易受操弄。

文:艾米・馬洛-麥柯心理師(Amy Marlow-MaCoy, LPC)

煤氣燈操縱者(The Gaslighter)

我們會在本章節分析幾種最常見的煤氣燈操縱者。這種形式的情緒虐待(亦即煤氣燈操縱)經常與自戀型人格疾患、邊緣型人格疾患,與反社會人格疾患有所關聯;《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DSM-5, 2013)將人格疾患定義為「一種明顯異於周遭文化期待、持久的內在體驗模式與行為模式」。相關的問題特徵與行為是持續不斷的,而且會讓個人無法正常表現,這使得患者自身很痛苦,也對他人造成痛苦,擾亂了他們的生活與人際關係。

有些人表現出來的特徵可能並不符合精神健康診斷的標準,對這些不太能診斷出哪裡有問題的人,我們可以用「近精神變態」(almost psychopath)一詞形容,這類近精神變態者可以用魅力蠱惑、操縱他人,也可以是霸凌的佼佼者,卻還不到真正罹患精神疾病的程度。無論是誰,都可能虐待別人,但並不是所有的施虐者都有人格疾患。

施虐者剖析

煤氣燈操縱可能是好幾種人格疾患中都有的一種症狀,而美國國家精神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的數據顯示,大約有百分之九的成人符合人格疾患的診斷標準。一個人有煤氣燈操縱行為,並不代表他或她患有人格疾患——也的確有很多操縱者並未被診斷出患有精神疾病——不過,人格疾患患者(不管有沒有被診斷出來)很有可能在許多人際關係中進行煤氣燈操縱。在這章,我們將煤氣燈操縱視為比較常被診斷出的某幾種人格疾患之延伸行為,並進行相關討論。

  • 自戀型人格疾患

人格疾患是多種人格特質的集合,這些特質會在患者的各種人際關係與不同環境中出現,在這些關係中造成傷痛與苦惱。自戀型人格疾患患者經常表現出的特質包括:態度浮誇、過分需要受人欽慕、缺乏同理心與洞察力、時時刻刻需要他人的讚美、相信自己與眾不同且值得擁有特殊待遇、常有強制或操控他人的行為,以及傾向以霸凌別人的方式來成全自己。

這種人格疾患患者會占別人便宜,為了私利而操弄與利用身邊的人,他們可能會以煤氣燈操縱的手段剝奪他人的權力,進而維持自己的優越感。許多政治人物與企業中的掌權者都高度展現出自戀型人格疾患的特徵,這些位高權重者可能會透過煤氣燈操縱的方式煽動追隨者或壓制反對者,為了個人目的,犧牲他人的福祉。

  • 邊緣型人格疾患

邊緣型人格疾患的特徵是:情緒反應強烈、強烈恐懼他人對他們的否定、人際關係不穩定,以及內心常有空洞感。此外,這種人格疾患的患者往往時而將愛人理想化,時而貶低愛人的價值,受困於將他人拉近與推遠的循環。

邊緣型人格疾患患者會不遺餘力地避免被人拋棄或感覺被拋棄,手段包括在伴侶試圖離開他們時以傷害自己來要脅對方。此外,他們也可能以煤氣燈操縱的方式,令他人認為自己該對操縱者的健康與福祉負責,而在這種情況下,煤氣燈操縱的重點比較不是刻意控制他人,而是在於滿足邊緣型人格疾患患者對安全感的需求。

  • 其他反社會人格疾患

反社會型人格障礙與精神變態者也比較可能成為煤氣燈操縱者。反社會型人格障礙又稱為社會病態,特徵是會忽視或侵犯他人的權利,且不會遵守社會規範。他們可能使用的煤氣燈操縱手法包括說謊或欺瞞,而他們傷害的對象比較常是陌生人,而不是自己在意的親友。

我們有時會交替使用「反社會人格」與「精神變態」二詞,但其實這兩者特徵的強度與針對的對象都有差異。反社會者比較不會刻意針對和自己關係親近的人,而精神變態者對家人、朋友與陌生人都同樣可能做出傷害行為。精神變態者與反社會者同樣不在乎自身行為的後果,不過前者無法同理他人或感到懊悔自責,甚至可能以傷害他人為樂。

煤氣燈操縱的目標

施虐者會透過煤氣燈操縱的方式控制受害者,無論何種情境、何種關係的對象都可能受害。操縱者有五個病態的目標,包括:

1. 令受害者失去分辨能力

煤氣燈操縱會使受害者心生懷疑與困惑,因為他們質疑自己的判斷與感知,可能無法輕易區分是非對錯、健康與不健康、自身觀點與施虐者的觀點。在煤氣燈操縱的作用下,受害者無法信任自己辨識情境真相的能力,於是逐漸依賴操縱者替他們「檢驗現實」,結果變得越來越迷惘。

2. 讓受害者噤聲

在受害者沉默與保密的情況下,操縱者得以變本加厲地虐待他們,利用煤氣燈操縱有效地令受害者懷疑自己的可信度,從而確保他們保持沉默。施虐者會以說謊與敗壞受害者信譽的手段,降低受害者的影響力與影響範圍。另外,操縱者可能會讓受害者以為自己的經歷與言論不可信,所以也不會有任何人相信他們。

3. 建立自己「有資格」如此對待受害者的權利

施虐者會操弄受害者,令受害者放棄自己認知的現實,並且逼他們接受施虐者提出的版本。煤氣燈操縱者是如何用自己的感知取代受害者的感知體驗?答案是,他們會使用「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操弄對方。操縱者不在意受害者的觀點,他們重視的是掌握權勢、受人景仰與控制情勢的感覺;虐待者會輾壓受害者,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有資格改變他人的現實,不會質疑自己認知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