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有愛心沒有專業,是最糟糕的!」如何讓海外義診,不只是一場救急雨?

「光有愛心沒有專業,是最糟糕的!」如何讓海外義診,不只是一場救急雨?
越南唇顎裂小妹妹術後嶄露笑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義診團此行在替38位越南患者進行術前評估時,就發現不少患者動過好幾次手術,但成效不佳,皮肉組織也已被手術折磨不堪或硬化,造成後續手術的困難。

圖文:羅慧夫顱顏基金會

唇顎裂患者在台灣好發比例約500分之1至600分之1,半個世紀前,台灣每年都有700-800名唇顎裂新生兒誕生,當時,相較歐美地區,台灣也是開發中國家,欠缺唇顎裂治療技術,民眾也缺乏正確資訊,唇顎裂患者未能接受治療,因外貌飽受歧視。所幸,美籍羅慧夫醫師飄洋過海來到台灣打下唇顎裂治療基礎,並創設許多醫療制度的先例。

過去,台灣的唇顎裂患者因他國投入人力財力而得以受惠;如今,唇顎裂患者因醫療、社工及健保體系漸趨發達,可以得到相對完整的序列治療與團隊治療。已具備相對醫療優勢的我們,是時候陪伴資源貧乏的國家走過一程。

讓單次義診附加更多價值

誠如一般人想像,義診可對患者提供最直接的治療。基金會義診團每回停留約五天,能夠為20-30位患者執行手術,為唇顎裂患者及其家庭減去額外的手術費負擔及提供醫療諮詢,可以稍稍減輕當地缺乏唇顎裂醫療資源的狀況。以2015年3月底剛完成的越南義診行動為例,共為26名患者進行手術。

DSC_0282

患者排隊等候術前評估

在此之前,台越雙邊已持續進行合作長達18年,每年的合作都循序漸進調整。初期前往越南義診,首重評估及挑選合適的醫療院所,並理解患者求診狀況,釐清患者所需的資源。現階段則著重評估來台受訓後學成歸國的越南種子醫療人員技術,及瞭解越南發展健全顱顏醫療體系的困難及需求。

 讓當地人看到成效  陪伴他們摸索出一條自己的路

對當地有志投入唇顎裂治療的醫護人員來說,義診可讓他們觀摩手術過程,並耳濡目染理解要幫助唇顎裂患者,所需的醫護人員除外科外,尚須矯正牙科、語言治療、耳鼻喉科、聽力檢查、麻醉科、護理、社工人員等,也需醫院領導者支持院內醫護團隊學習唇顎裂治療。

唇顎裂醫學的進步是日新月異且沒有盡頭的,每次義診手術現場,就是台越醫師交流醫術及討論個案的絕佳機會,開刀房內越南醫療團隊在義診團的引導及交流下,慢慢摸索出越南本地醫療團隊的標準作業流程與治療技巧。

義診手術進行中 

義診手術進行中

 仰賴他國義診非長久之計

越南當地醫護人員告訴台灣義診團:「扣除台灣,接下來還有來自歐、美、澳各國義診團,大約還有七團義診團要過來啊。」基金會與越南團隊已深度合作長達10餘年,我們發現,許多患者因經濟低落與地處偏鄉的雙重弱勢,對於免費的手術義診引頸期盼,卻無能力判別手術結果的好壞,或手術帶來的後遺症。

「光有愛心,沒有專業,是最糟糕的了。」台灣義診團此行在替38位越南患者進行術前評估時,就發現不少患者動過好幾次手術,但成效不佳,皮肉組織也已被手術折磨不堪或硬化,造成後續手術的困難。

醫師替患者進行術前評估

醫師替患者進行術前評估

如果老是仰賴外界手術品質不一的「義診善心」,當地的唇顎裂患者接受手術就像開樂透,醫術參差不齊,卻對患者造成更大的身心損害。因此,究其根本,解決之道還是需培育越南在地的醫療團隊,以當地人治療當地人,在情感距離及醫病關係溝通上,都一定能比外來的義診團來的親近。

同時,也必須透過培育專業的越南醫護團隊,讓患者對國人醫術醫德有信心,而別老是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否則,老是仰賴外來資源,無法讓該國的唇顎裂患者有長久、有效、經濟的醫療支持。

羅慧夫顱顏基金會人員與越南醫護團正在討論患者病歷資料如何記錄較為整全有效 

羅慧夫顱顏基金會人員與越南醫護團正在討論患者病歷資料如何記錄較為整全有效

自己的CASE,自己開

套句義診團團長長庚醫院羅綸洲部長名言「自己的CASE,自己開」,言下之意是,需要有計畫地培訓越南當地的醫護團隊,尤其是年輕有為、願意投入唇顎裂醫學者。所以基金會和義診團所秉持的是「給他魚吃,也教他釣魚」的理念,目前越南合作夥伴胡志明市口腔醫院已經有11人選送赴台進行醫療培訓,受訓完成者也回越南投入當地治療工作。

台灣義診團隊迄今已赴越南義診高達13次,受惠患者達312人。基金會也培訓出11名越南種子醫療人員,2016年預計持續選派年輕優秀的語言治療師、臨床協調員、麻醉科醫師等醫護人員前來學習,使越南唇顎裂醫護團隊更加齊全。移轉唇顎裂技術,讓當地人治療當地人,協助開發中國家一點一滴將唇顎裂醫療團隊建構起來,力求醫療資源的在地化及均質化,醫療技術在地紮根,讓患者不再錯過黃金治療期。

越南唇顎裂小妹妹術後嶄露笑容

越南唇顎裂小妹妹術後嶄露笑容

更多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國際合作方案,可參考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