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議員參選人黃琳「有新黨資歷」卻享「婦女保障名額」,初選對手向黨部陳情「盼公平初選」

民進黨議員參選人黃琳「有新黨資歷」卻享「婦女保障名額」,初選對手向黨部陳情「盼公平初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陳永福在初選上具現任優勢,加上該選區婦女保障名額,等於讓唯一女性黃琳參選人直接保送提名,變成張銘祐必須和現任議員二搶一,對張銘祐較為不利。

民進黨新北市黨部日前決議在新北第九選區議員提名2席,其中一席為「婦女保障名額」,目前唯一女性參選人黃琳被認為等同「直接保送」;名嘴李正皓、李戡都紛紛提出質疑,指出黃琳有過新黨資歷,後來又加入民進黨,令人質疑這個「劇烈轉變」的過程,以及是否統派勢力在「借殼上市」;而正在爭取該選區提名的參選人張銘祐今天下午也到民進黨中央陳情,希望能有場公平的競爭。

《自由時報》報導,根據民進黨公職人員提名條例,除第二類公職全國不分區及僑居國外國民外,各類公職之各選區提名名額中,每4名至少應有1名女性。民進黨在新北市第九選區(新店、深坑、石碇、坪林、烏來)有蘇系現任議員陳永福,另有英系所支持的黃琳,以及正國會支持的張銘祐投入初選,3人搶2席提名權。

然而民進黨新北市黨部10日通過「新北市議員提名席次建議案」,對第九選區(新店、深坑、石碇、坪林、烏來)規劃將提名2席,並設有一席婦女保障名額。由於陳永福在初選上具現任優勢,加上該選區婦女保障名額,等於讓唯一女性黃琳參選人直接保送提名,變成張銘祐必須和現任議員二搶一,對張銘祐較為不利。

李正皓則在臉書上直言,統派勢力正趁著年底大選滲透台灣,而且這次他(她)們滲透的方式很聰明,不再高舉鮮明的統一旗幟,因為他(她)們也知道統一在台灣沒有市場,唯有披著本土政黨的外衣、打著覺醒青年的名義重新「借殼上市」,才能延續統派的香火。

李戡則稱,政治人物轉變立場不稀奇,問題在於轉變的理由說不說得通,而且質疑黃琳有2年的時間,應該同時具民進黨和新黨黨籍;如果是這樣,黃琳碰到深藍選民大罵民進黨時,是要用新黨的立場附和他們,還是用民進黨黨員的立場幫黨辯護?如果是前者,這樣算不算對不起民進黨?如果是後者,這樣是不是對自己老闆不負責?這些疑點,黃琳完全應該說清楚講明白。

對手張銘祐「三問」黃琳,盼有公平競爭機會

張銘祐今天下午在民進黨中常會前,到民進黨中央黨部1樓召開記者會表達陳情訴求,他表示自己想法很簡單,就是公平競爭、公平初選。民進黨在新北的目標是議會過半,這段時間要翻轉新店大文山地區的藍綠結構,讓人民有感。該選區若依照現在狀況,是不適合「婦女保障」,要以最強為優先。但規則被片面改變,他感到非常難過。

張銘祐也提出,黃琳過去來自主張兩岸統一色彩濃厚的新黨,也是多年新黨黨員,但倘若她能公開陳述自己的中心思想與價值,闡述加入民進黨的立場轉換及心路歷程,自然就能代表民進黨黨投入任何一場選舉。然而,這樣的檢視權及說服過程,應交在人民手裡,透過初選,來公平競爭。他也提出三個要問黃琳的問題,包括「黃琳是否已經放棄新黨黨籍?」「加入民進黨之後,是否仍幫著新黨服務?」「過去在新黨服務時,是否曾到中國參加過任何統戰活動?」

黃琳:受蔡英文感動入黨,本來就支持台灣本土

黃琳面對質疑,今天下午也在臉書上發長文說明。她表示自己在2014年新黨的陳彥伯當選台北市議員時,找她擔任辦公室主任。當時她曾表達我支持台灣本土的立場,陳彥伯說,「不在乎你的個人信念,只要你能幫我經營好地方,我都尊重」。本於對地方服務的熱忱她選擇加入了團隊。

黃琳也強調,在隔年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就任總統的演說提到,「2300萬的台灣人民,等待已經結束,現在就是那一天。今天,明天,未來的每一天,我們都要做一個守護民主、守護自由、守護這個國家的台灣人。」她從這段話看見蔡英文對台灣信念的執著,毅然決然地加入民進黨。2018年底民進黨大安文山區的王閔生議員當選,邀請她擔任特別助理,黃琳表示,自己的「認同與服務」就此結合,持續在地方的旅程。

黃琳強調,無論在哪個政黨的老闆團隊下工作,她都不曾批評過民進黨、陳水扁,甚至蔡英文。在地方上她的感受是,無論老闆是哪一個政黨,她永遠都和選民站在一起,保持熱忱悉心陪伴選民處理服務案件。希望大家能給她一個機會。

《聯合報》報導,面對質疑,黃琳也回應,她不解自己的政治信仰與工作會有怎樣的衝突,且她已經加入民進黨7年的時間,自己總不可能7年就預見自己要選議員,她絕不是政治投機份子。黃琳重申,民進黨的提名機制遭有心人士模糊焦點,明明規定只要選區有四席以上議員,就會有婦女保障提名,這是新北的通則,也非大新店區特例,再說現在初選都還沒開始,也不知道到時候是否有其他女性會參選。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