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媒體大亨到湧言會領袖,三立「海董」模糊了政黨與媒體的界線

從媒體大亨到湧言會領袖,三立「海董」模糊了政黨與媒體的界線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時身為三立董事長和民進黨「海派」領袖的林崑海在14日離世,之後包括行政院長蘇貞昌和立委王定宇皆讚其「值得敬佩」。但回顧「海董」從計程車司機、錄影帶出租,到成為一方之霸的過程,台灣的媒體環境又改變了多少呢?

文:李宙仁

2022年2月16日,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評論於14日病故的三立董事長林崑海:

「為了台灣的價值,願意放棄犧牲自己經營企業的利益,值得敬佩。」

2022年2月15日,行政院長蘇貞昌林崑海:

「堅持台灣主權立場,令人敬佩。」

1993年,政府開放民間業者申請有線電視,各類型頻道百花齊放,綜藝節目、類戲劇、新聞台百家爭鳴,系統業者與頻道商共治,雨露均霑。各種光怪陸離的新聞和節目,打破宰制跟解碼器,爬進家長、兒童、跟廣大觀眾眼中。

之後約莫20年間,各類型電視台無不爭取上架,移頻,政商關係好者有人「處理之」、顏色不夠純正者,「去之」,藍綠皆然,於是乎,千年周星馳重播登場,萬年頻道表一統江胡。

不久,中華電信引進拿著國家公器,引進IP電視MOD,說要打斷頻道壟斷,粉末登場。隨即,MOD與系統台僵持不下,互有損傷,決定「以和為貴」:不下架、不移頻、上有對策、下有政策,「共好」。

接著,網路媒體興起,收視率為王,但流量成魔,把尋求點閱的技術自稱為「內容產業」的 一環,而壓抑了真正有品質的新聞和節目的創作空間。

這場科技革命殘暴程度,不亞於政治鬥爭,電視台乖乖把內容上傳YouTube,原本無人聞問的「觀眾意見信箱」被「網友留言」取代,「網友關心」的,才是新聞。還有,大家也開始愛看「國際新聞」了?

2004年5月19日,當時的民進黨立委羅文嘉說:

「社會上對這兩個議題都已經有共識,第一個共識是政媒兩棲應該中止;第二個共識是,置入性行銷應該應該停止。」

過了一陣子,紅媒撤了、綠媒長大了、藍媒縮了、公廣挾著「公民」二字學會對政黨大聲「嗆聲」,政黨與媒體的界線,又再一次糊了。

現在,電視台老闆成為派系領導人,前政論節目主持人入閣、入不分區,派系子弟兵上節目,電視台老闆有中常會代言人。

f82p9zo03wwuse8asm4qyrhgypluh1
Photo Credit: 擷取自林國慶Facebook左為林崑海
左為三立董事長林崑海

為什麼台灣財團想玩媒體?想玩新聞台?這一點在台灣選舉政治文化中不難理解,但許多媒體已成為實質低新、低知識含量、低創新的「產業」,這就算不是市場自由化的結果,也沒有因為市場自由化,而獲得絲毫改善。

不只一個人問過,台灣需不需要這麼多電視台?需要什麼樣的新聞台?如果覺得國外的比較專業,就去學一學,如果覺得電視台就是要有政治立場才有台灣味,那就繼續搞。

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曾問大家,是要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淪,這句話依然沒過時。

1994年11月18日,擔任立法委員的朱高正說:

「從國民黨與民進黨彼此爭執中,可以看到很多真理。一是如果豬哥亮幫民進黨,民進黨會說豬哥亮是鄉土化,但豬哥亮幫了國民黨,民進黨就說他開黃腔。」

當年,票房毒藥的導演侯孝賢,一直要等到作品《悲情城市》在義大利威尼斯影展得獎,出口轉進口,才獲得自己土地子民的重視跟關愛;現在,台灣本土影視產業在國際的競爭力仍然有限,自信心不足的這筆帳,又該算誰的?

「人說他小漢時在挖蚵仔、考試作弊無人知影、時間改變、煞變成正港的老大。」這是侯孝賢電影《南國再見,南國》中《濁水溪公社 》所譜的曲子「Silicon槍子」。

筆者認為,這正是過去幾十年間,台灣電視產業的寫照。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