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歲就立志征服阿克賽爾四週跳,「滑冰藝術家」不足以貼切形容羽生結弦的武士精神

9歲就立志征服阿克賽爾四週跳,「滑冰藝術家」不足以貼切形容羽生結弦的武士精神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許多人及媒體眼中,羽生是滑冰藝術家,是風度翩翩、溫柔纖弱的冰王子 ,但我認為這些稱號不足以貼切形容他。若回顧他這十幾年來在花滑競技場上的表現,應該要稱呼他為Ice Gladiator。

文:鄭智玲老師(高雄醫學大學語言與文化中心)

記得第一次看冬奧花式滑冰(簡稱花滑)比賽,是在國中時期。那時的女子花滑是屬於東德維特(Katarina Witt)的時代,她有著猶如電影明星般的臉龐,曼妙的身姿,在冰上起舞時,有著超凡的靈動之美。在維特之後的女子花滑體壇中,也出現了許多讓我至今難忘的花滑巨星,如關穎珊、淺田真央及韓國金妍兒(Yuna Kim)等。

花滑運動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不僅是一種競技運動,也是一種具藝術性、注重表現力及音樂詮釋力的運動。但近1、20年來,隨著花滑評分規準一直在改變,選手們被逼得必須在技術層面如跳躍動作上,更有所精進。特別是進入四週跳(quad jumps)時代後,選手們必須耗費許多時間,承受極大的受傷甚至殘廢風險,來苦練四週跳,才能在賽場上脫穎而出。

然而,這樣注重技術面的新評分規準,也讓選手們越來越難兼顧在藝術層面上的表現。像今(2022)年冬奧男子花滑項目的金牌得主──美國選手陳巍(Nathan Chen),雖有著超高的四週跳技術,這幾年也有著Quad King (四週跳之王)的美名,但他的演出最常讓人批評的地方,就是藝術美感不足,宛如冰上太陽馬戲團般的表演。

Ok_2019_Internationaux_de_France_Saturda
由 Aude Mugnier - 自己的作品, CC BY-SA 4.0
今年冬奧男子花滑項目的金牌得主陳巍,圖為其獲得2019年大獎賽法國站金牌

但過去10年中,有一位選手,本著熾熱的體育魂,不斷精進挑戰自已;在傷痕累累打磨四週跳時,也不忘竭心展現花滑藝術之美,他就是羽生結弦。

第一次聽到「羽生結弦」這個名字,是在2018平昌冬奧的新聞報導中。那年的冬奧,他拿到男子花滑項目金牌,也是冬奧該項目66年來首位二連冠的得主。但事實上那些報導並沒有引起我太多關注,主要是因為當時我只關注女子花滑,醉心於俄國選手Evgenia Medvedeva優美又充滿靈氣的演出;另一個原因是,那時照片中羽生給我的第一印象,就像是纖弱的日式花美男,而我剛好對花美男免疫。

爾後於2019年,我無意間在YouTube上看到一個名為「Origin」的花滑節目,自此,我完全被名為「羽生結弦」的花滑世界所征服。那場演出是出自於2018年在俄國舉行的Rostelecom Cup花滑大賽,Origin是羽生為了向自已從小的偶像、俄國的花滑皇帝Evgeni Plushenko致敬,所精心準備的長曲比賽節目。

那次演出的後半段,他在做阿克賽爾三週跳(3A)時嚴重跌倒,但他忍受著疼痛,伴隨著激昂又快速的小提琴樂曲,像要把自已燃盡般完成了整個曲目,贏得了金牌。之後的頒獎典禮上,他更像是經歷慘烈戰役的戰士,拄著枴杖,單腳跳上獎台,領受他應得的英勇勳章。更令人動容的是,在腳受重傷的情況下,獎台上的他仍不忘側身向銀牌及銅牌選手致敬。

自從2019年跌入「羽生結弦」這個異次元世界後,我本著大學教師的研究精神,在網路上幾乎看遍他所有的花滑演出,而且是不同時期的花滑演出。從小學時期以至今年的北京冬奧賽期,也看了不少關於他的記錄片、電視節目、訪談、甚至廣告等。

若撇開幼年及少年時期不談,單看他從2012到2018年平昌冬奧前這個時期的演出,實在很難說服我說他就是花滑的G.O.A.T(the greatest of all time),即使當時他早已是日本、甚至是世界花滑界的superstar。

他在2018年之前所有的比賽演出中,最令我感到震憾的節目,當屬2015年參加Barcelona花滑大賽中所表演的「Seimei」,以及2017年參加世界花滑大賽-芬蘭站所演出的「希望與遺贈」(Hope and Legacy)。這兩個節目不僅融合高超的花滑技巧,也注入了他對音樂的所有情感,有溫柔細膩、有激情澎湃、也有鬥志昂揚,一一觸動人心。

從這兩個節目中,也可看出他早已把花滑藝術帶到另一個層次。但他這時期的比賽節目,特別是在長曲部份,也常因為受傷或過於緊張,以致於少有整場無失誤的完美演出(clean programs)。

一般花滑運動員的顛峰時期是21歲前,所以才會有些人認為,羽生應該在23歲那年贏得2018冬奧金牌後就退役。但在我看來,正因為他自平昌冬奧以來,本著不斷超越自已,忍著傷病也要在冰場上戰鬥不懈的精神,才有了2018-2019賽季中「Origin」、「Otonal」,以及2020到今年北京冬奧賽季中包含「Let me entertain you」、「引子與迴旋隨想曲」、「與天共地」這些更加進化的節目,也讓他真正足以被封為花滑界的G.O.A.T。

事實上,以他對花滑近乎偏執的熱愛程度,以及極為不服輸的個性,他若不把4A(阿克賽爾四週跳)這隻巨獸征服,完成他9歲時就立下的志願,他是不可能輕易退休的。以至於前幾天,當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些媒體預測,羽生可能會因為挑戰冬奧三連霸及4A失利,而在2月14日於北京召開的記者會中宣布退役,真讓我搖頭竊笑不已。

在許多人及媒體眼中,羽生是滑冰藝術家,是風度翩翩、溫柔優雅的冰王子(Ice Prince),但我認為這些稱號不足以貼切形容他。若回顧他這十幾年來在花滑競技場上的表現,應該要稱呼他為Ice Gladiator。而他在花滑羅馬競技場上所戰鬥的那頭獅子,就是自已對花滑的執著以及9歲的小羽生。

RTX188VB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4年索契冬奧時,羽生如願與偶像「冰上沙皇」普魯申科在團體賽中共戰冰場。也是他首次在奧運會上奪得個人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