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的部長們》導讀:享受18年獨裁權力的朴正熙,卻「成也情報部,敗也情報部」

《南山的部長們》導讀:享受18年獨裁權力的朴正熙,卻「成也情報部,敗也情報部」
圖為五一六軍事政變中的朴正熙少將|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正是「南山」這個情報機關的活動實錄。作者透過真實紀錄與相關人士的證詞,回顧朴正熙執政十八年間發生的大大小小事件,深入挖掘隱藏在事件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情報部身影,曝露出權力中樞令人震驚的種種作為,並觸及韓國現代政治史的核心。

文:朱立熙(知韓文化協會執行長)

一九八○年三月,我跟三名新聞同業第一次到韓國旅行,我們也不能免俗地去參觀景福宮以及裡面的「古宮博物館」。買完票等候導覽員帶我們入場時,同行的《青年戰士報》郭姓記者朝著對面的建築拍了一些照片,突然一名持槍的憲兵衝過來,把那個記者帶到對街的崗哨盤問,因為語言不通雙方比手畫腳,談不出所以然。

看到情況非常僵持,我也跨街去幫忙。原來韓國憲兵要他交出底片,因為那裡是管制區不准拍照(但是建築物的外面並沒有任何「禁止攝影」的標示)。這個記者堅持不交出底片,因為裡面有許多他在日本旅行時拍的照片,交出去的話,日本之行就一無所有了。

我用韓文跟那個憲兵溝通,告訴他這名記者是台灣「軍報」的記者,而且官拜少校,並且拿出記者證給憲兵看,真的是「少校記者」,看得韓國憲兵一愣一愣的,因為官階確實比他高,後來憲兵只好通融放行了。

這是我第一次在韓國體驗到軍人的權威,而當時是朴正熙總統遇刺死亡五個月後,全斗煥政變掌權三個多月,韓國社會高度期待「漢城之春」的到來,不過新的政變獨裁者全斗煥的強力鎮壓,讓社會氣氛非常森嚴緊張。一個軍報少校拿相機隨便拍就遭到制止並查扣底片,讓我們感覺不可思議。

後來我派駐韓國時,從媒體朋友聽說,這個少校拍的地方就是「國軍保安司令部」(相當於台灣的「警備總司令部」),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朴正熙遇刺後一個半月,發動「雙十二政變」掌權的全斗煥少將,就是「保安司令官」,我們等於是在當時的最高權力機關前捋它的虎鬚。

讀了這本《南山的部長們》才知道,「國軍保安司令部」是以「國軍首都病院」作為它對外的掩護,這個地方之所以敏感,它跟中央情報部宮井洞「安家」(密室)剛好隔著景福宮,呈對角線的位置,也就是從景福宮後面的青瓦台(總統府)出來,往右邊走是宮井洞「安家」,往左邊走則是保安司令部。這兩個地方都是朴正熙常去的所在,一個是去「休憩」,另一個去視察。

事實上,我們去韓國之前的當年一月,「中央情報部」因為部長金載圭刺殺朴正熙而惡名昭彰,已改名為「國家安全企劃部」(National Security Planning Board,簡稱NSP),不過只換湯不換藥,還是由共謀政變的政治鷹犬在操控,只不過不再像金炯旭、李厚洛、金載圭等部長,以及朴鐘圭(總統侍衛長)等人掌權時代,無所不用其極地亂搞了。

宮井洞「安家」是一九七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南韓獨裁總統朴正熙遇刺身亡的地方,也就是「中央情報部」(KCIA)的招待所。讀了《南山的部長們》才知道,這個密室根本就是為「性好漁色」的朴正熙特設的「國王妓院」,朴正熙性慾之強一個月可以來十次。特別在第一夫人陸英修一九七四年遇刺死亡之後,他的性需求更肆無忌憚。

根據書中的敘述,進入宮井洞安家的知名影視紅星超過一百人,朴正熙都從每期雜誌的封面女郎或電視上挑選中意的女人,然後由侍衛長車智澈與禮賓課長負責去拉皮條,談妥價碼並面授侍候國王的技巧,然後到安家陪朴正熙睡覺。

作者金忠植執筆連載專欄之前,一九八五年八月,因為獨家報導中共軍機投誠的新聞,導致《東亞日報》總編輯李埰柱、政治組長李相河,還有他本人,以洩漏「軍事機密」之名被「國家安全企劃部」逮捕拘留三天,三人遭到殘酷的刑求。當我上網查到這個事件時,不免為他們三人的受難感到歉疚,因為就是這一則「蕭天潤駕轟五機迫降全羅北道裡里稻田」的新聞,讓我以「全球獨家」使報老闆龍心大悅,得到了一萬美元的賞賜。因為被安企部酷打刑求,金忠植於是下定決心要揭發中央情報部的暴行。

讀完《南山的部長們》中文譯稿,補足了許多不了解的韓國現代史事件的背景。其中最讓我吃驚的是,一九八五年我被派駐韓國時的入境居留簽證的保證人,竟然也是出身中央情報部,而且是起草《維新憲法》的五人小組之一的金永光。他當我的保證人時,是執政黨友黨「新韓國黨」的國會議員,我只知道他先前當過「韓國自由總聯盟」事務總長,但完全不知道他曾是中央情報部的企畫局長。當時在全斗煥的高壓暴政下,我認為找一個跟執政黨關係良好的人應該會比較安全。

儘管如此,每當我獨家新聞太多,而且都可以用「洩漏國家機密」論處的時候,他就會打電話給我,叫我跑新聞不要那麼「拼命」,多休息一下。事後我覺得,他應該是在情報當局的壓力下奉命來約束我。不過,我家電話被竊聽、被安企部幹員跟監,甚至被列入驅逐出境的黑名單,也被安企部幹員經常約我在明洞的「茶房」喝咖啡等,都是在那時的「警察國家」的慣例。我沒有被安企部逮捕或驅逐出境,真的要感謝金永光議員,很遺憾他已於二○一○年辭世了。

一九六一年朴正熙少將發動五一六軍事政變。朴正熙是個性格非常怪異又複雜的人。他原本在日帝時代畢業於師範學校,當過小學教師,因為嚮往軍人,所以用盡一切手段進入滿洲國首都長春的陸軍官校,而後成為皇軍的少尉,也創氏改名為「高木正雄」(Takaki Masao)。這是朴正熙對自己國族第一次的變節。

朴正熙兩度報考軍校落榜,後來寫血書明志、投效日本皇軍,二十九歲已經逾齡的朴正熙,當時是聞慶西部公立小學校訓導,總督府軍政司於是破格讓他入學滿州士官學校。但是才一年一個月的光景,日本就戰敗了。因此,他只好拔掉階級章潛逃回國內,加入解放後才臨時趕造的「國防警備隊」(大韓民國國軍的前身),以少尉任官,在很短的期間內就晉級到少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