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俄衝突可能的經濟制裁方案:金融制裁、暫停北溪二號管與石油禁運

烏俄衝突可能的經濟制裁方案:金融制裁、暫停北溪二號管與石油禁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烏俄衝突的兩種最終結局:「軍事衝突」及「外交和談」尚未有果,然俄羅斯2月15日出乎市場意料宣布部分撤軍,顯示地緣政治風險或許已自高點出現降溫。M平方認為在經濟制裁手段上,各方存在許多衝突與矛盾。

烏俄衝突瞬息萬變,美國白宮顧問出面警示俄羅斯準備入侵烏克蘭,普亭卻宣佈部分撤軍,去(2021)年12月以來地緣政治風險明顯攀升,油價站上$90後受到情緒面主導衝高回落。

為何俄羅斯想要入侵烏克蘭?如果爆發軍事衝突,西方國家宣稱將對俄國採取經濟制裁,哪些手段可行、哪些手段有效?美歐烏俄之間的矛盾僵持點何在?如果和平對談、回歸基本面,近期美國的原油庫存、機構預期、頁岩油產量又出現哪些變化?本文帶您一次解析。

烏俄地緣政治風險反覆,油價衝高回落、波動大增

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邊境緊張局勢自2021年Q4以來持續升溫。烏俄衝突的起始於去年12月,美國指出俄羅斯在烏東邊境、克里米亞半島集結逾10萬兵力,並與白羅斯進行軍事演習。

12月7日拜登與普亭就「烏克蘭戰爭危機」舉行視訊峰會後,俄羅斯於該月中旬向美國、北約提出「歐洲安全保障條約」草案,其中包括要求美國限制北約擴張、禁止前蘇聯成員加入北約、禁止在前蘇聯成員國建立軍事基地,但在此之後雙方談判遲遲未取得進展。

根據聯準會經濟學家所編製的地緣政治風險指數(Geopolitical Risk Threats Index, GPR Index),俄羅斯、烏克蘭兩國各自的1月份GPR指數,已經攀升至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以來最高水位。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上週於白宮召開記者會,表示俄羅斯有「明顯可能性」(distinct possibility)將對烏克蘭採取軍事入侵,呼籲美國公民在48小時內離境。儘管普亭尚未下達「最後指令」(final order),但情報顯示俄羅斯或將在北京冬奧期間,就發動空襲/飛彈攻擊,或是快速襲擊烏國首都基輔。

若俄國入侵,美方回應將包括協同歐盟、英國、加拿大等國實施經濟制裁,並改變北約部隊部署姿態。烏俄戰爭風險直到15日才出現局勢緩和跡象,普亭與德國總理會面時表示,靠近烏克蘭邊境的「部分」軍隊已完成演習,將陸續返回原先基地,同時也表示準備好與西方國家進行對話,雙方釋出願意持續外交斡旋的正面訊號。

烏俄衝突至今,股市及大宗原物料大幅波動,WTI原油期貨價格期間一度突破$95/桶關卡。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後續烏俄局勢兩情境:衝突 vs. 和談

烏俄衝突的兩種最終結局:「軍事衝突」及「外交和談」尚未有果,然俄羅斯2月15日出乎市場意料宣布部分撤軍,顯示地緣政治風險或許已自高點出現降溫。M平方認為在經濟制裁手段上,各方存在許多衝突與矛盾,而對於能源市場的影響,我們也藉由以下兩種情境分析:

情境一:烏俄衝突升級為軍事入侵(戰爭),恐慌情緒刺激油價攀升,歐美實施經濟制裁。

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後,歐巴馬政府針對油氣行業制裁手段主要有三:

  1. 限制能源企業在美取得>60日(原90日)的融資
  2. 限制美國企業銷售或轉換「原油(深海油田、北極離岸、頁岩油)鑽探生產相關」所需要的產品/服務/科技
  3. 禁止外國居民/實體進行重大(significant)投資於俄羅斯特別原油計畫,例如深海油田、北極離岸油田或頁岩油,藉此影響俄國長期的石化資源發展計畫

本次若烏俄衝突升級,綜合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s)與外媒報導,我們整理並評估3種制裁方案的方向、有效性與可行性:

1. 金融制裁:限制融資管道的成效有限,切斷SWIFT對俄衝擊大

除了擴大2014年制裁範圍(目前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俄羅斯外貿銀行VTB Bank等5間國有銀行,無法在美取得>14日債券融資或股權融資),還可能限制俄羅斯主權債在次級市場交易,更極端做法則是將俄羅斯排除在SWIFT國際支付系統,若銀行無法將盧布匯兌為美元,石油貿易商、油輪船東可能被迫停止與國家石油公司的業務往來,間接影響油氣供需。

儘管金融制裁墊高資金取得的困難度與成本,但是透過政府提供的稅務優惠政策,以及另類資金渠道(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透過外匯存底、本國債券市場、股權出售來籌資),俄羅斯原油產量近年仍然保持年增長1-2%區間(除2020年),凸顯出限制融資管道的效果有限。

另一方面,俄羅斯政府早已開始規劃長期「去美元化」(de-dollarization)的趨勢,俄羅斯的美元央行外匯存底,在過去10年間接近腰斬,截至2020年初只有約2成是美元,取而代之的是歐元、人民幣與黃金。克米里亞危機後,俄羅斯也曾嘗試自行開發SPFS(System for Transfer of Financial Messages)系統,建立自家的SWIFT替代方案,不過參與機構多為俄羅斯本土銀行,尚未擁有足夠龐大的市佔與業務處理量。

註: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係指「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信協會」,主要為金融機構提供安全快速的支付、證券、交易、結算等相關金融報文傳輸服務。

1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2. 暫停北溪二號:加劇歐洲電價通膨危機,傷敵自損之下歐洲態度保留

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線(Nord Stream2, NS2)北起俄羅斯納爾瓦灣,行經波羅的海抵達德國北部,預計能使俄國對德國的天然氣供應量增加一倍,實現德國去煤、去碳的能源轉型政策目標,還能避開烏克蘭、白羅斯等國的政治不確定性。

然而美國、烏克蘭認為這將使得歐洲過度依賴俄羅斯,恐有能源安全與供應上的疑慮。儘管NS2已經於2021年9月竣工,但德國能源監管機構在11月暫停營運批准,要求NS2營運商進行重組。過去美國曾制裁參與NS2建設的俄羅斯鋪管船Fortuna,國會也授權總統制裁提供保險、幫助鋪設海底管道、驗證項目施工設備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