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加入北約?」成為俄烏關係惡化的關鍵問題,美駐俄外交官遭驅逐局勢再升溫

「是否加入北約?」成為俄烏關係惡化的關鍵問題,美駐俄外交官遭驅逐局勢再升溫
波蘭民眾上街遊行,表達對烏克蘭的支持|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駐美大使安東諾夫點出,他國外交人員在美可享有五年的居留期,俄羅斯外交官卻僅有短短三年。除縮短俄國外交官在美期限外,美國也表明俄羅斯官員的離境不能被視為驅逐,「但這根本就是驅逐」。

文:梅緣緣

俄羅斯與烏克蘭近日關係緊張,未來開戰風聲頻傳。《紐約時報》指出,美國當局對此已召集近5000名軍人抵達波蘭備戰,但五角大廈申明,美軍不會進入烏克蘭,而是將部分軍隊人力從旁協助波蘭政府,應對可能自烏克蘭湧入的逃離潮。

《路透社》(Reuters)報導指出,17日傳出烏克蘭東部親俄民兵控訴,烏克蘭政府軍隊違反2014年簽訂的《明斯克協議》,動用迫擊砲突襲盧干斯克(Lugansk)地區,造成當地不少建築物毀損。

北約、烏克蘭與俄羅斯間的關係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sation,NATO)為1949年由12個國家所組成的軍事聯盟組織,當時的會員國有美國、法國、比利時、加拿大、丹麥、冰島、義大利、盧森堡、荷蘭、挪威、葡萄牙、英國12國。後續至1991年冷戰期間,又有希臘、土耳其、德國(當時為西德)及西班牙4國加入;冷戰結束後北約成員國又再新增14國,分別為捷克、匈牙利、波蘭、羅馬尼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克羅埃西亞、蒙特內哥羅及北馬其頓等14個歐洲中部及東歐國家。

另外如喬治亞、亞塞拜然、亞美尼亞、哈薩克、摩爾多瓦、塞爾維亞等東歐地區國家,並非北約組織下的成員國,與北約僅有合作關係。烏克蘭雖不是北約會員國之一,但其與北約成員均有一定程度共識,未來亦有可能獲得加入北約的門票。

不過,根據伊朗《塔斯尼姆通訊社》(Tasnim News Agency)報導,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認為,烏克蘭當年將加入北約的目標寫入憲法時,應先針對此決定舉行公投,確定國內人民對加入北約的看法。

澤倫斯基告訴媒體:「我認為法國跟德國需要做些什麼,讓烏克蘭可以離加入北約更進一步。」但他也坦言,烏克蘭要加入北約的難度高,近期因烏俄關係惡化,加入的機會可說是微乎其微。

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於14日時至基輔會見澤倫斯基,隨後又直飛莫斯科拜訪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對此《美聯社》(AP)先前報導指出,俄羅斯雖表示尚未有自烏克蘭邊境入侵的打算,但其已在烏克蘭邊界部署超過10萬的兵力,並頻頻展開演習的舉動引發外界擔憂。蕭茲此舉被解讀是在試圖緩和俄羅斯與烏克蘭間的緊張情勢,因莫斯科當局希望北約拒絕烏克蘭加入的要求遭拒。

「我們的重點是要保護歐洲不要發生戰爭,因此我們也清楚向俄羅斯傳達,如果未來戰爭仍不幸發生,其後果俄羅斯恐怕是無法承擔。」蕭茲在德國聯邦參議院(Bundesrat)說道。

德國官員也透露,德國有計劃在未來向俄國提出10年之內,烏克蘭將不會加入北約的提議案,但該名官員也指出此提案僅為構想,目前尚未計畫提出。先前也傳出烏克蘭駐英國大使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提到烏克蘭可能會以不加入北約的方式,以避免與俄羅斯發生戰爭,但其隨後又改口,澄清烏克蘭加入北約的目標不變。

根據《BBC》指出,澤倫斯基於14日時簽署總統命令,宣布2月16日為團結日(Day of unity),並表示已得知美方預測俄羅斯該日將出兵攻打烏克蘭的資訊。

日前路透社報導,早期由車臣軍人組成,立場偏向俄羅斯政府的東西部特別營(又名札帕德及沃斯托克特別營)指揮官亞歷山大・卡德克夫斯基(Alexander Khodakovsky)於受訪時表示,自己與民兵及退伍軍已有討論未來的邊界作戰計劃。「所有想要重新加入前線作戰的人都應該做足準備」他說。

若由卡德克羅夫斯基所帶領的軍隊加入前線,勢必將使俄國及烏克蘭邊境區域的衝突再升溫。

美俄雙方角力持續,近傳美駐俄外交官遭驅逐

美國於近日指控,俄羅斯無端將美國駐俄羅斯大使館副館長高曼(Bart Gorman)驅逐出境。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報導,俄羅斯外交部解釋,要求高曼離境與先前美國勒令俄國外交官離美一事有關。俄羅斯表示,因美國先前以不合理手段要求俄國大使離境,且直指美國相關單位並未應莫斯科當局要求,蓄意忽略俄羅斯駐美大使館人力短缺的問題。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瑪麗亞・札哈洛娃(Maria Zakharova)指出,美國對於俄羅斯在其新駐美公使銜參贊(Minster-counselor)上任前,不予核准原公使銜參贊申請延長居留之期限的請求,並執意要求該名官員離境,使得俄方在職位人力接應上出現一段空窗期。因此,俄羅斯才決議將高曼驅逐。

札哈洛娃代表外交部表聲明時,明確對外表示:「儘管這位官員是名資深外交官,但他的確被我們要求離開俄羅斯。」

針對美俄之間的外交角力,去(2021)年俄羅斯駐美大使安納托利・安東諾夫(Anatoly Antonov)即表示,美國國務院於2020年對俄羅斯駐華盛頓、紐約及休士頓大使館的外交官員,設定了3年的旅行居留限制。

安東諾夫點出,他國外交人員在美可享有5年的居留期,俄羅斯外交官卻僅有短短3年。除縮短俄國外交官在美期限外,美國也表明俄羅斯官員的離境不能被視為驅逐,「但這根本就是驅逐」安東諾夫受訪時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