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共批評國民黨搞「暗獨」(下):接觸民進黨,才是對岸的「終極目標」

為何中共批評國民黨搞「暗獨」(下):接觸民進黨,才是對岸的「終極目標」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楊所謂「綠營中同樣存在很多不支持『台獨』的中間派,這些人同樣可以爭取」的這句話,其實也是順著汪毅夫的邏輯出發,尋求一個共產黨未來與民進黨接觸的可能性。

文:吳冠佑

難以為繼的「第三次國共合作」

中國大陸的涉台工作系統,如果從政治協商會議的角度來看,簡稱「民革」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是專門對國民黨或者泛藍陣營,簡稱「台盟」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則專門對民進黨或者泛綠陣營。在江澤民與胡錦濤時代,由於中共的對台重點是國民黨,「民革」獲得的重視遠超過「台盟」,汪毅夫等同情本土勢力的老幹部自然被冷落。

在「反台獨」高於一切的主張下,民進黨代表的一切價值在中國大陸都遭受到高度的汙名化,國民黨則無論如何都因為「反對台獨,堅持九二共識」的關係得到北京高層容忍。只是對國民黨統戰了那麼久,甚至於每年花費無上限的統戰經費招待那些來北京朝聖的深藍小黨,中共在推行「第三次國共合作」上仍無法取得進展。

一是台灣在蔣經國去世後,很快進入民選總統的時代,沒有任何領袖能夠「一錘定音」的解決兩岸問題。

主張台獨的總統,如陳水扁除了要顧慮美國和中共的反彈外,也不能不考慮國內支持中華民國的選民。推動兩岸和解的馬英九,也同樣不能忽視台灣獨派支持者的立場,去與中共達成任何決定台灣前途的政治共識。這不免讓中國大陸對台灣的政治領袖產生失望,不願意認真視之為「合作」的對象。

二是馬英九雖然主張統一,卻不主張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台灣,筆者相信他的根本目標還是爭取兩岸統一在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之下。只是在現實的大環境下,台灣沒有足夠的實力統一中國,只好退而求其次爭取「一中各表」,推動兩岸經貿和文化交流來爭取時間。

久了以後,中共自然發現國民黨的目標不是追求「一國兩制」,而且如果馬英九路線推行下去,長久下來並不利於中共的專制。

所以習近平上台後,便從前面兩位領袖的經驗中學到了「教訓」,明瞭到過時的「國共情節」對中共的統一大業毫無幫助,決定轉變過往只與國民黨打交道的模式。他手下的兩位台籍大將,分別為曾經擔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師以及副行長的全國人大代表林毅夫與汪毅夫,前者過去在台灣時也同情黨外運動,他們對中共「出賣」台灣人民歷史的過往也都瞭若執掌。

JustinYifuLin_Portrait
Photo Credit: Bdwgast @ CC BY-SA 3.0
林毅夫

重建與台灣本土派的連結

所以其實從2013年開始,甚至在柯文哲與民進黨結盟,參加台北市長選舉的時候,中共便已經開始與本土派重建聯繫。據說當時柯文哲對延安的訪問,就是由林毅夫牽線的,可見所謂白色力量早在柯文哲發表「兩岸一家親」的言論以前就已經與中共有所接觸。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在黨名上又能追溯到日據時代由蔣渭水所創立的台灣民眾黨。

蔣渭水的特點,不只是因為他反對日本的殖民統治,同時還在於他具有強烈的漢民族或者中華意識。所以早年台灣民眾黨的黨旗,在設計上就參考了中國國民黨黨旗和中華民國國旗,因為蔣渭水向來以孫中山追隨者自居。與謝雪紅等主張建立台灣共和國的共產主義「國際派」比起來,蔣渭水的中華民族主義路線更符合當今中共的主張。

此外蔣渭水的後人當中,也不乏參加中國共產黨的人士,比如他的三子蔣時欽,就在二二八事件後逃亡中國大陸,進入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工作。他的養女蔣碧玉,則在抗戰期間就追隨後來擔任基隆中學校長的鍾浩東,到中國大陸參加對日抗戰。兩夫妻後來受到中共影響,回台灣從事顛覆工作而雙雙被捕,最終鍾浩東遭到政府判處死刑,成為中共的「革命英烈」。

在國民黨抗拒「一國兩制」的情況下,中共在島內需要一股新的力量抗衡「台獨」的民進黨,又要牽制「獨台」的國民黨,於是就有了台灣民眾黨活動的空間。台灣民眾黨的領導階層由藍綠兩黨的失意政客組成,支持者則有相當大的比例是來自於討厭,甚至於痛恨民進黨的人。尤其是那些想對付民進黨,但是又覺得國民黨太軟弱的深藍人士。

深藍人士多數痛恨民進黨入骨,柯文哲又是墨綠出身,雙方怎麼能走到一起呢?「共同的敵人」往往比「共同的目標」更能把人們團結在一起,尤其是當國民黨瞻前顧後,不願意按照深藍人士的期望去不顧一切代價把民進黨拉下馬的時候。久了以後,因為堅守「一中各表」立場而成為「頑固派」的國民黨,自然因為無法滿足深藍人士全面靠攏中共的期待,而在後者的心目中被民眾黨取代。

2qpnbpf4omkngmla1deq2edw2o204l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北市長柯文哲(左)4日在雙城論壇開幕式致詞時和上海市長應勇共同提及「兩岸一家親」。 中央社記者陳家倫上海攝 108年7月4日

終極目標還是直接接觸民進黨

然而汪毅夫與林毅夫等人也不是白痴,知道民眾黨只是在國民黨不願意接受「一國兩制」的情況下,暫時用來介入台灣藍綠選情的一個棋子而已。他們的作用就是牽制民進黨,並且在國民黨「不聽話」的時候給點教訓,但卻沒有辦法幫助中共從根本上解決「台灣問題」。因為民眾黨與親民黨一樣,屬於柯文哲的一人黨,沒了柯文哲的光環就什麼都不是。

而且民眾黨本身只是一具骨架,沒有真正可長可久的政治明星,支持者更是隨時會一哄而散。對中共而言,最長久的根本之計恐怕還是直接接觸民進黨,因為以當下台灣的社會氛圍發展來看,反而是民進黨內可能出現如同蔣經國般具有「一錘定音」能力,讓中共真正看得起的黨政領袖。這一點,恐怕是國民黨不會再具有,民眾黨從來都沒有的能力。

無論現在或未來民進黨的領袖能否發展出「一錘定音」的能力,民進黨在台灣的執政都是來自於台灣人民,尤其是台灣本土勢力的授權。唯有得到台灣人民,尤其是台灣本土勢力足夠授權的民進黨,可能在與中共談判接觸時做出改變現狀的突破。所以站在汪毅夫的立場上看,他認為中共沒有理由永遠拒絕與民進黨的接觸。

高楊所謂「綠營中同樣存在很多不支持『台獨』的中間派,這些人同樣可以爭取」的這句話,其實也是順著汪毅夫的邏輯出發,尋求一個共產黨未來與民進黨接觸的可能性。如果無法做到,那就至少先退而求其次鞏固與台灣民眾黨的關係,至少不要讓台灣人產生「共產黨只堅持與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打交道」的刻板印象。

同時也是要給中國大陸人民先打預防針,為未來北京與台北可能得重新接觸降低政治衝擊力。畢竟過去有將近30年的時間,民進黨都被形容為祖國的分離主義者。這也是為什麼汪毅夫過去提及與綠營合作的可能性時,曾特別提到:

台灣黨外運動最初並不涉「台獨」傾向,但不少參加黨外運動的人「似乎是國民黨反共教育的優等生」,頭腦裡有國民黨「反共教育的流毒」。

RTS5XK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馬習會

誰來當紅綠兩黨的尼克森?

今年2月份,又剛好是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M. Nixon)造訪北京50周年的紀念日,如果共產黨與民進黨的關係能有所突破,也不盡然一定是壞事。但是從高楊對國民黨批評的文章,只發表一天不到的時間就被從《中國人民政協報》網站上移除這件事情來看,或許北京內部還存有相當多的猶豫,讓這件事情沒能快速順利的推行下去。

筆者可以確定,汪毅夫與他的頂頭上司習近平是傾向於與本土派建立連結並更務實面對兩岸關係的。然而習近平獨裁歸獨裁,專制歸專制,他對中國權力的掌握卻沒有毛澤東或鄧小平那麼的穩固,想要在短時間來一個如此大的政策轉彎恐怕沒那麼容易。民進黨的蔡英文同樣想與對岸務實接觸,但是在深綠的綁架之下,應該也無法滿足中共對她「一錘定音」的能力期待。

另外一個最重要的點,是兩岸的重新接觸能否得到美國同意,過去馬英九與習近平的會晤至少是得到美方公開讚許的。在當前華府與北京關係極為緊張的情況下,恐怕不是習近平與蔡英文想要重新接觸就能重新接觸的。雙方也只能夠透過偶爾發一些文章或者言論,試探一下政治局勢與水溫,想要真的出現一個尼克森還真不是那麼容易。

不過筆者仍相信,無論民進黨還是共產黨都有在進行三軌、二軌甚至於一軌的接觸,這是為什麼直到現在兩岸都還沒有正式開打的原因。等到天時地利人和通通齊全的時候,再來一場「蔡習會」發生筆者也一點都不會感覺意外。畢竟當年「馬習會」發生以前,兩岸之間的關係也沒有我們想像的好,北京與台北同樣為了抗戰話語權的問題爭執不休。

所以兩岸領袖該要會面的時候,自然就會碰面,而且不會有任何的跡象是能夠為我們所輕易觀察到的。與其去多加預測,不如順其自然。不過如果中共能夠從中認知到,與台灣交流的時候不能夠只與特定政黨打交道,而是要去真正瞭解台灣民心之所向,並且不去預設以「一國兩制」為終點的政治條件,那仍會是一個巨大的政治進步。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