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漸凍人到冰凍人,比特幣先驅勇敢冷凍自己等待未來甦醒

從漸凍人到冰凍人,比特幣先驅勇敢冷凍自己等待未來甦醒
Photo Credit: Fran Finney's Twitter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非一般常人所能作的困難決定說明了Finney是怎樣的一個人:前瞻、創新、勇敢、樂觀。也因為這樣的人格特質,讓他與比特幣結下了不解之緣。

去年(2014年)7月喧騰一時的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有哪一段影片、哪一位名人的響應、或是哪一個故事讓你特別有印象嗎?

對比特幣業界的許多人來說,感觸最深的可能是Hal Finney。Finney本身是ALS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的患者。他於2014年8月28日時在法律上宣告死亡,但其實在美國亞利桑那州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的協助下已進入了人體冰凍的流程。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在未來當治癒ALS的新科技問世時,Alcor會透過解凍讓Finney起死回生接受治療。

人體冰凍(Cryonics)是利用氮氣將人體冰凍作長期保存。這是阿凡達跟今生有約等好萊塢電影裡出現過的題材,但很多人可能會訝異這天馬行空的情節居然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可想而知,要離開所愛的家人朋友,一個人在棺材般的膠囊裡冬眠,以及解凍甦醒後面對時過境遷的世界,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與信念。這還不包括能否醒得過來,或是醫界能否到新的治療藥物。萬一真是絕症,那還不如選擇跟家人度過餘生來得實際?

這種非一般常人所能作的困難決定說明了Finney是怎樣的一個人:前瞻、創新、勇敢、樂觀。也因為這樣的人格特質,讓他與比特幣結下了不解之緣。

Finney本身是個密碼學專家,在領域裏享名國際多年。當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在2008年底向Finney所屬的密碼學群組分享比特幣白皮書時,Finney在眾多懷疑與負面的聲浪中看到了人類進化史上的亮點。這與他多年來的心力與遠見不謀而合。當比特幣在2009年一月問世時,Finney接受了從中本聰傳送來的十顆比特幣,完成了史上第一筆比特幣交易,並在接下來的幾天裡透過密切的電子郵件交流,協助中本聰替比特幣的原始程式碼作故障排解,奠定了加密貨幣日後發展的基礎。

經濟學人於9月6日的訃告中提到Finney的樂觀進取。Finney從不認為患病等於死刑。即使呼吸用的肌肉正慢慢地退化當中,他還是可以用機械型呼吸器來維持生命。Finney很訝異大部分的患者選擇拔管。ALS疾病奪取了患者的身體,卻留給了他們精神與意識。對Finney來說,精神與意識才是他所在意的。

他的興趣在於編寫電腦程式、社會學、心理學,以及如何運用科技改善社會,只要他還有能力與外面的世界聯繫,即使僅是靠電腦來解讀他臉上肌肉的抽蓄,他都可以忍受,都可以克服。

發現電的富蘭克林曾遺憾自己出生在一個不夠前衛的世紀。因為活在人類科學才剛啓蒙的時代,所以無法將自己保留到後世來見證百年後進步的世界。但Finney卻沒有這樣的遺憾,2013時Finney曾在一個比特幣論壇網站上說到自己在整體上很幸運。即使得了ALS,對自己的一生仍然感到非常滿足。

參考資料:

相關文章:

Photo Credit: Fran Finney’s Twitter截圖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