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打不打(上):回顧蘇聯發起的戰爭,就懂俄羅斯要的是什麼

俄烏戰爭打不打(上):回顧蘇聯發起的戰爭,就懂俄羅斯要的是什麼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打下烏克蘭,俄羅斯才算正式的獲得了黑海的控制權。回顧俄羅斯過去發起的戰爭,需要的其實「港口、港口、還是港口」,而若要總結這些強取豪奪背後的行為模式,其實動機就四個字:不安全感。

最近俄烏邊境非常熱鬧,對於賭徒們而言,這正是一場盛大的百家樂,而要理解俄羅斯行為背後的邏輯,就必須結合一點歷史和地理知識,回顧俄羅斯對領土的主張和訴求,才能把矛盾的核心吃透。

因此我們首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俄羅斯需要什麼?」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起點。

俄羅斯需要什麼?

現在全世界所關注的焦點,都是:「俄羅斯會不會再來一次克里米亞戰爭?」既然想要回答這個猜想,就要先把時間調回1774年。在這一年,有一位小時候砍倒過櫻桃樹的老實人率領了十三塊殖民地取得了獨立,但這不是重點。我們的重點在廣袤的東歐大平原上,沙俄的葉卡捷琳娜二世在這一年終於通過俄土戰爭,從奧斯曼帝國手裡搶到了烏克蘭這塊肥肉。

葉卡捷琳娜二世女皇怎麼就對烏克蘭這麼有興趣了呢?嚴格說來,女皇感興趣的不是整片烏克蘭,而是幾個重點城市:敖德薩、尼古拉耶夫、紮波羅熱、基輔,還有最重要的克里米亞。

打下烏克蘭,才算正式的獲得了黑海的控制權。俄羅斯需要的究竟是什麼?這個問題羅曼諾夫王朝早早就回答過了:「港口、港口、還是港口」。

俄羅斯需要出海口,也需要制海權。海洋代表著貿易,也代表著資本的積累。

整個俄羅斯的歷史,就是一個圍繞著奪取重要港口城市、控制出海口、並掌握制海權的一部海洋史。那些圍繞的陸地的戰爭,其實不過都是海洋的籌碼。

海洋是出口,而陸地就是保護海洋的緩衝。

因此俄羅斯一直以來每天都像中邪一樣神神叨叨的念著幾個關鍵字:波羅的海、黑海、裏海、地中海、以及日本海。

一旦弄清楚這層關係,我們也就能夠理解俄羅斯發動戰爭的理由。基本上,我們能夠把俄羅斯的戰爭分成幾類:

  1. 掌控波羅的海的戰爭,例如大北方戰爭。
  2. 掌控黑海的戰爭,例如幾十次的俄土戰爭。
  3. 掌控裏海的戰爭,例如高加索戰爭。
  4. 掌控地中海的戰爭,例如支持埃及進行的中東戰爭。
  5. 掌控遠東的戰爭,例如日俄戰爭、朝鮮戰爭。

俄羅斯最早奪取港口的嘗試,出現在北歐。當年不可一世的瑞典王國眼看沙俄不老實,因此就決定點齊兵馬,出門教訓教訓野心逐步膨脹的彼得大帝。

ZauerveydNA_Petr1UsmirDA19
Public Domain
畫作展現彼得大帝征服愛沙尼亞城市納爾瓦

這場爭奪波羅的海制海權的戰爭被後世命名為「大北方戰爭」。在一系列的捉對廝殺後彼得大帝僥倖贏得了勝利,因為喜歡身先士卒的卡爾十二世不太懂得怎麼保護龍體,居然親自到前線視察。視察也就算了,男人嘛,有一點變態的愛好又有什麼錯呢?可是就在他一次小心翼翼的把頭探出戰壕觀察敵情時,對面射來一記黑槍,當場送這位可憐的瑞典國王回去投胎。

《易經》「乾」卦裡的爻辭說:「用九,見群龍無首,吉。」對彼得大帝來講,那天肯定是大吉大利了。

反正喪失主心骨的瑞典王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潰。

英國歷史學家羅伯特·尼斯貝特·貝恩 (Robert Nisbet Bain)在《卡爾十二世與瑞典帝國的崩潰》(Charles XII and the Collapse of The Swedish Empire 1682-1719)裡寫到:

「卡爾十一世時期擁有七百七十五艘帆船的瑞典商船隊,在卡爾十二世去世時便降到了二百零九艘。保留下來的商船隊大部分只能通過荷蘭人秘密進行對外貿易。由於貨運費上漲了百分之五十,保險費上漲到了貨物價值的百分之二十五,於是,很快就出現了大麻、羊毛、皮革和其他原材料的短缺,瑞典的工廠也徹底癱瘓。」

大北方戰爭的本質是一場海權戰爭,控制波羅的海就等於控制了貿易。瑞典的失敗象徵著俄羅斯毛熊在波羅的海的崛起,他們控制了芬蘭灣,戰略安全感進一步加強。

搞定完瑞典之後,沙俄掉轉槍口,熱火朝天的欺負奧斯曼土耳其去也。

用行為模式來分析蘇聯:背後充滿的就是「不安全感」

派屈克貝爾福(Patrick Balfour)在《鄂圖曼帝國六百年》(Ottoman Centurie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urkish Empire)裡概括了這一過程:「從彼得大帝(1682—1725在位)開始,俄羅斯帝國開啟了迅速的現代化改革。在17、18世紀之交,彼得大帝一方面通過大北方戰爭進入了波羅的海,另一方面在黑海、克里米亞地區與土耳其交戰,進入亞速海,並試圖染指黑海。」

羅曼諾夫王朝在整個18世紀都在忙著佔領港口城市,並逐漸向一個海洋強國之路邁進。由於瑞典的山河破碎風飄絮,波羅的海完全成為了沙俄的掌上玩物。(當然時間到了1904年在某個叫做對馬海峽的地方,某位名叫東鄉平八郎的人會率領日本聯合艦隊與沙皇的波羅的海艦隊進行一些親切友善好的國際交流,算是替波羅的海沿岸人民報仇。)

而俄羅斯與奧斯曼帝國的矛盾,也主要集中在俄羅斯非常急切的想要奪取亞速,並取得赤刻海峽的控制權上。

俄羅斯的一系列強取豪奪沒有顧得上消化問題,簡單粗暴的沙皇們大部分時候面對民族衝突都是選擇予以嚴厲鎮壓,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沙俄命令烏克蘭人與哥薩克人:「把門都給我打開。」

後來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沙皇尼古拉二世帶來了一點小驚喜。順著這股東風,芬蘭和波羅的海三國宣布獨立,波蘭等國也宣布獨立。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看著原本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戰略緩衝和好不容易到手的港口一夜消失,蘇聯啊啊大叫了幾聲,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蘇聯雖然在一片混亂當中勉強保住了新生的政權,然而革命的代價是慘烈的。俄羅斯毛熊一直以來心心念念的戰略緩衝區現在都變成敵人的緩衝區了,像蘇聯定都莫斯科這件事,其實就反應了當時蘇聯的不安全感。地圖攤開來就知道,聖彼得堡離塔林(愛沙尼亞首都)與赫爾辛基(芬蘭首都)都很近。

天子禦國門,君主死社稷雖然是一個很不錯的理想,但是也沒必要把首都放在這麼靠近前線的地方。動不動就死社稷,這誰受得了。

要是蘇聯的首都一直在聖彼得堡(當時的列寧格勒),拿著98K的漢斯們1941年就不需要在莫斯科城郊過聖誕節了,世界歷史也很有可能朝著《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設定軸心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擊敗了同盟國,美國向德意志和大日本帝國投降的架空歷史小說)劇本走下去。

1280px-Wojska_niemiecke_na_przedmieściac
Public Domain
1941年列寧格勒的德軍

所以總結蘇聯的強取豪奪,如果從行為模式來分析,其實背後的動機就四個字:不安全感。

進攻波羅的海三國輕鬆寫意,面對芬蘭時卻被抓花滿臉

為了要抵銷自己的不安全感,蘇聯在1930年代經過盤剝農業部門,大力發展重工業並獲得原始資本積累後,慢慢的恢復了元氣。眼看自己在十月革命瘦下去的肉長回來了,蘇聯就決定開始「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蘇聯走的第一步,是找希特勒簽條約。

《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Molotov–Ribbentrop Pact)很清晰的展現了史達林的野望。蘇聯全盤繼承了沙俄的領土野心,在蘇聯與納粹德國的協議當中,如饑似渴的德國狼犬和虎視眈眈的俄國毛熊重新劃分了地緣格局:在北歐,挪威、丹麥和瑞典歸希特勒,而芬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歸史達林。

不過在中歐,雖然雙方約定波蘭一人一半,但是接下來兩邊對其他地盤就有意見了。關於像是羅馬尼亞、匈牙利、保加利亞這些地區到底歸誰,納粹和蘇聯都沒有孔融讓梨的精神。

希特勒最後決定進攻蘇聯,也和蘇聯沒有辦法滿足納粹德國的領土要求有關。不過總而言之,至少波羅的海是沒有爭議的。因此蘇聯悍然入侵芬蘭與波羅的海三國。

相比後來進攻波羅的海三國的輕鬆寫意,蘇聯軍隊在芬蘭的戰鬥可謂大禍成功。芬蘭孱弱的國力理論上來說應該完全不是蘇聯這個龐然大物的對手。芬蘭集結了手上僅有的9個師,不足12萬人,缺乏重型火炮和反坦克武器,更沒有防空火力與空中支援,卻硬是堅定的蹲守在曼納海姆防線後面,打得入侵者頭破血流、損失慘重。

芬蘭軍隊的死戰不退加上蘇軍的花式送人頭讓戰局陷入僵持。剛剛經歷大清洗的蘇聯軍隊完全喪失了作戰的靈活性,打起仗來不說是捉襟見肘吧,至少也可以說是寒蟬淒切,因此被芬蘭軍隊揍得眼冒金星。

芬蘭勇敢無畏的氣勢迫使克林姆林宮重新考慮其對芬蘭領土的訴求。最後在芬蘭同意割讓1/10的領土,交出卡累利阿地狹做為雙方的戰略緩衝區後,蘇聯也就坡下驢,暫時沒有再繼續為難芬蘭。

蘇聯繼承了沙俄的行為邏輯:他們需要戰略緩衝區。

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在他的《動盪:國家如何化解危局、成功轉型?》裡寫到:「聲勢浩大的蘇聯軍隊在面對弱小的芬蘭軍隊時卻戰績平平,這對蘇聯來說十分尷尬:平均每消滅1名芬蘭士兵需要犧牲8名蘇聯士兵的生命。和芬蘭作戰的時間越長,英法介入的可能性就越大,這將會把蘇聯拖入與兩國的戰爭中,並且誘使英國或法國對高加索地區的蘇聯油田發動襲擊。」

1024px-Soldaten_rote_armee
Photo Credit: the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s Prints and Photographs division Public Domain

《讓子彈飛》裡的湯師爺說的好,步子邁的太大容易扯著蛋。綜合國際局勢通盤考慮之後,史達林想了想,關於佔領芬蘭全境這件事情還是算了,反正戰略緩衝空間已經到手,沒必要繼續在國際軍事圈裡丟人現眼,就心滿意足的與芬蘭政府簽了條約,開開心心的打道回府。

蘇聯追求芬蘭這個美麗姑娘時被抓的滿臉刮花,但史達林並不滿足,緊接著在1940年3月馬上出兵波羅的海三國,肅清了波羅的海東岸的威脅。

而蘇聯並不知道,自己的好運才剛剛開始。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