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的「大管家」董宏違紀落馬,是二十大前習王體制瓦解的警鐘?

王岐山的「大管家」董宏違紀落馬,是二十大前習王體制瓦解的警鐘?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運用反腐敗鬥爭與王岐山形成緊密政治結盟關係,既是防止中共黨國陷入「亡黨亡國」困境;也是運用運動式治理腐敗作為整肅派系及權力挑戰者、政治異議者的政治利器。

2022年1月28日,中國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中央巡視組原組長董宏受賄一案,‌對被告人董宏以受賄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從1999年至2020年期間董宏利用職務之便,為有關單位和個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計人民幣4.6億餘元。

此案的政治意涵頗值得深思,一方面董宏擔任中央巡視組組長,長期追隨現任國家副主席、原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其落馬是否意味王岐山政治地位岌岌可危呢?進而也波及習近平延任第三任黨國領導人機會呢?

另一方面身為中紀委重要領導卻涉及嚴重貪腐,監督者本身應如何被監督呢?整肅貪腐機制應如何建立制度的合理性及合法性基礎?尤其在一個欠缺政黨政治、議會政治及三權分立與制衡的國家,黨國威權體制因缺乏監督與制衡機制,勢必形成絕對權力造成絕對腐敗,重挫清廉透明形象。

反腐敗運動成為習近平繼續延任掌權的政治利器,反腐敗績效逐漸顯露

2021年4月12日,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國家監察委員宣布,評判董宏其理想信念坍塌、「四個自信」喪失,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對黨不忠誠不老實,大搞迷信活動,違規干預和插手執紀執法活動;無視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出入私人會所,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收受禮品禮金;縱容、默許親屬及身邊工作人員利用其職務影響謀利;腐化墮落,家風敗壞;大肆收錢斂財,大搞權錢交易,利用職務便利在企業經營、項目開發、工程承攬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並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董宏嚴重違反中共黨的多項紀律,構成嚴重職務違法並涉嫌受賄犯罪,且在習近平十八大主政後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

值得關注是,起訴書首次提到董宏除中央巡視組組長以外其他職務。起訴書顯示董宏斂財的起點,始自1999年擔任廣東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破產清算組成員,該公司為廣東省窗口公司之一,曾為最大國有獨資公司和第二大信託投資公司,但卻於1999年1月宣布破產,成為第一家破產的金融機構。

這段時間,也是王岐山任職廣東省副省長期間。董宏曾長期追隨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被視為其「大管家」,此次落馬可能意味著王岐山政治影響力消褪,當然從年齡上來說王岐山是退休後回任,在二十大後也將全退。

由於習近平在權力集中化過程中,與王岐山結成極為穩固政治聯盟,仰賴王岐山甚多,並在王退休後仍倚重延攬擔任國家副主席,打破中共高層領導年齡「七上八下」的權力及政治職位延續傳統。因此,習近平鬥爭王岐山的可能性不大;比較可能性是敵對派系攻伐而造成不得不處理。若然,則習近平延任可能存在若干隱憂。

換言之,董宏事件凸顯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必須採取平衡戰略,既須「正人正己」顯示大公無私精神及彰顯依法行政、依法治國理念;也須因應來自黨內不同派系異議、攻伐及挑戰。

董宏與王岐山關係密切發展,整肅董宏意味著王岐山權力消褪

進一步檢視董宏與王岐山關係發展,2000年後即跟隨王岐山至多地任職,被視為王岐山的「大秘」、「大管家」。

1998年王岐山擔任廣東省副省長,董宏任省政府副秘書長;王岐山出任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主任,董宏任產業體制司長;2002年王岐山任海南省委書記,董宏任省委副秘書長;2003年王岐山在「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期間,接替孟學農任北京市長,董宏則任市政府副秘書長。中共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後,王岐山晉身政治局常委並出任中紀委書記,董宏也任副部級巡視專員。

如此緊密政治主僕關係,董宏事件若進一步擴大政治衝擊,恐將影響王岐山,從而疏離習王政治聯盟關係。

2012年11月15日,64歲的王岐山在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上當選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六),並接替賀國強出任中紀委書記,晉升正國級黨和國家領導人。任職期間積極地處理貪污腐敗,提出「當前要以治標為主,為治本贏得時間」。在其領導下中紀委採取「查辦、約談、巡視、抽查、信息公開」的反腐措施,並要求官員在婚姻狀況、出國等個人事宜出現變化時要及時報備,並派人著手抽查申報材料,對外公開反腐工作組工作流程,以顯示其懲治貪腐決心。

王岐山在任職中紀委五年期間,共440位省部軍級高官涉嫌嚴重違紀被查處,包括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和蘇榮等六位副國級以上的官員,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成員43人、中央紀委委員9人,8900餘名廳級高官。其強勢作風及反腐敗運動強化中央紀委的權力,身兼中央紀委書記的王岐山,被視為黨內除習近平外最具實權的領導人。

習近平運用反腐敗鬥爭與王岐山形成緊密政治結盟關係,既是防止中共黨國陷入「亡黨亡國」困境;也是運用運動式治理腐敗作為整肅派系及權力挑戰者、政治異議者的政治利器。

RTS1M5FK
習近平(左)與王岐山(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權力監督者與被監督者間關係,「監督者」本身即必須被監督

中共黨國權力高度一體化及集中化,欠缺權力分立與制衡原則,中紀委扮演黨國內部權力施行之「監督者」角色,欠缺政黨政治、議會政治、司法獨立機制,這是一種純粹「黨內監督」,難以產生真正權力制衡與分工機制,產生「監督者」如何「被監督」困境;甚至監督者可能與掌權者合謀,利用「運動式腐敗治理」行政治權力鬥爭之實。

2017年4月17日中紀委、監察部官網發布,中央巡視組前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涉嫌嚴重違紀,張化為是十八大以來第一名被查處的中央巡視組組長,其落馬與金融領域反腐有關,曾參與中巡組第一到第六輪巡視,並在前三輪巡視中擔任副組長,後三輪巡視擔任組長。張化事件導致外界質疑中共黨內「加強自身監督」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