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的「大管家」董宏違紀落馬,是二十大前習王體制瓦解的警鐘?

王岐山的「大管家」董宏違紀落馬,是二十大前習王體制瓦解的警鐘?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運用反腐敗鬥爭與王岐山形成緊密政治結盟關係,既是防止中共黨國陷入「亡黨亡國」困境;也是運用運動式治理腐敗作為整肅派系及權力挑戰者、政治異議者的政治利器。

張化為是十八大後第一個落馬的中央巡視組組長,而在2016年2月4日曾四度擔任中巡組副組長的湖北省省委組織部長賀家鐵,因嚴重違紀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處分,成為十八大第一個落馬的巡視組的組員。

張化為曾參與查辦湛江特大走私案,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克杰案,此為中共建政後涉案職級最高的反腐敗案件;其參與巡視的地方,均有多名官員落馬,包括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童名謙、遼寧省政協副主席陳鐵新等。如此涉及性質嚴重貪腐之「監督者」,又怎能負責執行「監督」黨國成員之重責呢?「監督者」本身即必須被監督。

中央巡視組所建立由上而下的「黨內監督」,缺乏權力分立與制衡之機制

根據2009年《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試行)》指出,明確中央巡視組的巡視範圍: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同級政府黨組領導班子及其成員,人大常委會、政協委員會黨組領導班子及成員。中央巡視組主要是發現、報告問題,一般不直接處理問題。重新回歸巡視工作最主要的職能,包括發現和反映腐敗線索。主要突出四個重點:一、領導幹部違紀違法問題;二、違反「四風」等問題;三、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問題;四、選人用人上的腐敗問題。中央巡視組亦能直接到組織部門,調取領導幹部報告的個人有關事項,並對其真實性進行核實。

事實上,中央巡視組運作的主要機制:(一)做到對地方、部門、企事業單位全覆蓋;(二)推動黨的紀律檢查工作雙重領導體制具體化、程序化、制度化;(三)強化上級紀委對下級紀委的領導;(四)查辦腐敗案件以上級紀委領導為主,線索處置和案件查辦在向同級黨委報告的同時必須向上級紀委報告;(五)各級紀委書記、副書記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級紀委會同組織部門為主。

2013年5月以來,中央巡視組組織運作產生重大改變,原12個巡視組減少為10個,且不再按照地方省市、金融企業、國家部委進行分類。

換言之,中央巡視組不再有固定的巡視對象,每次任務都臨時分工,既可巡視地方,也可巡視企業、部委。巡視組組長由「職務」變為「任務」,改為「一次一授權」,中共中央每次確定巡視的任務後,再來選定巡視組組長。巡視組組長人選都是正部級幹部,有卸任官員也有在職官員。

中央並建立巡視組組長資料庫,每一輪巡視之前,從資料庫中確定10名巡視組組長人選,並實行嚴格的迴避制度,防止巡視組和地方黨政幹部形成潛在利益同盟,黨內監督被「條條」及「塊塊」主義與政治勢力所穿透。

董宏案件凸顯中共二十大前黨內權力傾軋,可能波及習王政治聯盟

2021年以來,已爆發一批高官密集被捕被查,22名副部級以上「中管幹部」落馬受審,並波及紀委、政法系統及地方官員,這顯示黨內將反腐敗視為派系權力鬥爭之工具。

總體而論,此次董宏事件固然不能全面否定巡視工作之績效及其必要性,從十八屆中央紀委立案審查的中管幹部案件中,超過60%的線索來自巡視,無論是山西省系統性「塌方式腐敗」、湖南省衡陽破壞選舉案,四川省南充拉票賄選案和遼寧省拉票賄選案等重大問題線索,皆來自中央巡視之成果。

然而,這樣間歇式反腐雖有走向制度性防腐趨勢,包括制定《國家監察法》完善相關監察法規、設置從中央到地方監察委員會建立健全監察體制;但此仍陷入黨國權力高度結晶化的困境,此即「監督者」也需要「被監督」。

依據《中央巡視工作規劃(2018-2022年)》規定,十九屆中央巡視仍堅守此政治職能定位,突出黨的全面領導、黨的建設及全面從嚴治黨。習近平主政下採取一系列改革所形成的監督制度,仍然強調「以黨領政」而非「黨政分離」。

黨國認為「在黨的領導下,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因此,中央巡視工作為一種「政治巡視」非「業務巡視」,反腐敗之目的在於從嚴治黨及加強黨的領導。既是「政治巡視」難免掉入「政治正確」泥淖,從而可能陷入派系政治權力爭奪戰中。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