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歐洲讓普亭得逞,一場大戰將不可避免

若歐洲讓普亭得逞,一場大戰將不可避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位克里姆林宮的統治者對烏克蘭國家主權不屑一顧,派兵進入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德國之聲記者Frank Hofmann認為,若歐洲讓普亭得逞,一場大戰將不可避免。

文:Frank Hofmann(德國之聲記者)

一切都發生得很快:有著官方標誌的俄軍士兵,佔領了烏克蘭這個歐洲第二大國的一部分。不再像過去八年那樣明裡暗裡進行,或類似當年在克里米亞半島的匿名「綠人」。不,現在,普亭(Vladimir Putin)派出正規部隊侵入歐洲獨立國家、聯合國成員國烏克蘭。

就像此前已有的多次一樣,這又一次違反國際法,違反1994年歐安會《布達佩斯備忘錄》。根據該備忘錄,烏克蘭自願放棄核武器。作為交換,簽署國俄羅斯、英國和美國承諾尊重烏克蘭的主權和既有邊界。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破壞了該協議,對尤其在德國普便存在的那種觀點而言,此一事實應起到喚醒作用。按德國原本普遍存在的觀點,他,普亭,不會那麼幹。然而,他那麼幹了!順便說一句,前東德的民權活動人士們完全清楚,此舉意味著什麼:下戰書。

不只是鄰國

本週一(2月21日),普亭隨意斜繫領帶,雙手撐著桌面,板著臉孔向國人和歐洲宣稱:「烏克蘭不只是一個鄰國。它是我們的歷史、文化和精神連續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精神連續體?不明就理者該知道:它意指今日的民族主義俄羅斯念茲在茲的「基輔羅斯」,其創始神話源於基輔的洞穴修道院拉夫拉(Lavra)。

此次電視講話中,這位克里姆林宮坐鎮者完全放下了面具。他曾讓德國聯邦議員們激動、甚至萌生將出現一個有現代意識的新俄羅斯的希望,而那個時代一去不返了。這個晚上,坐在克里姆林宮內的是同一個、可能一直都這樣的普亭:一名契卡主義者,他的組織克格勃之子。

此刻,曾派駐德勒斯登的這位即將70歲的前特工,坐在一張深棕色辦公桌前,一邊舉起雙手比劃出引號,一邊憤憤說道:「感恩的後裔們,在烏克蘭拆毀列寧紀念碑。他們稱之為去共產化。」

須知,隨著2014年親歐「獨立廣場革命」的發生,無論是烏克蘭民族主義者還是民權人士和藝術家,均以「去共產化」一詞形容他們的「走向歐洲」之路。而後者曾就相關偶像衝擊行為有過批評性爭議。

在基輔和烏克蘭的許多其它城市所發生的,正是柏林圍牆倒塌後前東德城市所發生的事情:拆除列寧紀念碑——作為奮起的標誌。其後,圍繞相關做法有過嚴肅爭論。也就是說,它是開放社會的一個過程,發生在後蘇聯國家——烏克蘭。

它讓克里姆林宮裡的這名契卡主義者不爽。此人從葉爾辛(Boris Yeltsin)時代的俄羅斯,建立起以基於石油和天然氣的克格勃寡頭經濟結構。這一點完全可以從普亭簡單的世界觀中獲得解釋:此君同歐洲處理政治、文化和社會反思的觀念毫無關係。

制止普亭

2004年「橙色革命」後,烏克蘭行進之路充滿挫折。2013年,作為對親俄的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政府拒加入歐盟談判協議的反應,基輔的「獨立廣場」上開始了抗議活動。他是第二個被烏克蘭人趕下台的後蘇聯時代統治者。

他們會再來一次,因為,他們知道,這是可以做到的。

此刻,就看歐洲何去何從:是制止普亭的罪行,還是對爆發一場尚能避免的大戰連帶負責。然而,使普亭對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叛亂地區的佔領合法化的任何解決方案,都將蘊含對烏克蘭實際開戰的種子。因此,它不能是解決方案。

作為歐盟的一部分,民主制度的德國承擔有最大責任:因為,德國士兵曾遵希特勒之命首先入侵了波蘭,繼之是烏克蘭和白羅斯。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