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國人期待集中檢疫所要有星級飯店的服務,那就是星級飯店的成本

如果國人期待集中檢疫所要有星級飯店的服務,那就是星級飯店的成本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認為集中檢疫所跟旅館、飯店的服務不一樣。設置的目的、設施設備、人力流程不一樣,這些也相對的反應在成本上。我常說的一句話:「人權自有其成本」。且在有去年中菸蒂導致喬友大樓大火、與偷渡毒品的新聞事件後,作者希望可以大眾可以站在醫事人員的立場,體諒管理人員的辛苦,妥善利用有限的資源。

文:李俊宏(衛福部嘉南療養院成癮暨司法精神科主任)

集中檢疫所的目的在於檢疫隔離與輕症治療,為了避免醫療量能癱瘓,有一部分的輕症個案是在加強型檢疫所治療的。

所以,感控措施跟健康自主管理是不一樣的(裡面的國人陽轉的機會比較高),盡量要求單人單室(除非是孩童或有必要由他人照顧者),當然也希望入住的國人盡量減少接觸,以免造成群聚過疫情擴散。

工作人員即包括醫療人員(雖然檢查是維安人員),而且是以醫療人員做為照護主力。

這跟旅館、飯店的服務不一樣。設置的目的、設施設備、人力流程都不一樣。當然,成本也不一樣。我常說的一句話:「人權自有其成本」。這句話從精障犯罪議題到檢疫隔離議題都一樣。

如果,國人的期待是集中檢疫所,也要像星級飯店的服務一樣,那就是星級飯店的成本。但若還得要避免群聚擴散(像先前的華航諾富特),那還得要加上醫療感控的成本,我只能跟你說這目前我還沒看過哪一個國家有做到這個等級的服務過。

上次也是一群人在網路上指指點點,在飯店隔離,裡面的空調、清潔、人員流動甚麼的是「破口」;要知道走動越多,破口越多,服務越多,漏洞就越多。

基本上,檢疫隔離的國人來自於三教九流、各行各業。如果大家記性還不錯的話,應該還記得去年有醫護人員因照顧輕症感染的個案,被其持水果刀攻擊

當時,社會的強烈呼聲是要「加強安檢」。同樣的作法,一年以後被稱為是「罔顧人權」。

檢疫所禁菸的原因一則是因為菸害防制法室內全面禁菸,有些室外也必須要是抽菸區才能抽菸;二則是如果檢疫所要設抽菸區,有違感控原則,萬一發生群聚,衍生出來的成本是台灣社會買單;三則是有些人在裡面抽菸,發生火災,請問是誰要負責?

去年,彰化的喬友大樓,燒死三個檢疫隔離的民眾跟一位消防弟兄,起火的原因經過鑑識是「一根菸蒂引發的火警」。

現在,居然有要開放集中檢疫所抽菸的呼聲?

至於毒品,萬一在裡面吸食到神智錯亂,攻擊醫療人員;還是造成生理問題或自傷自殺需要送醫,增加他院感染的風險,成本都是台灣社會共同吸收。這類新聞早在去年中媒體就已經披露了。

集中檢疫所這個重責大任,相關醫療單位已經扛兩年了,中間沒有半句怨言,面對國人以及需要照顧的移工,除了定期各種語言廣播撫慰人心以外,期間有任何心理與生理需求都可以藉由視訊診療處理。戒菸不易,其實也有提供戒菸藥物(如口嚼錠、尼古清貼片);從外面叫東西進來,代收代送,檢查的人其實也很辛苦,也是盡量能有貼心的服務。

但,這畢竟不是飯店。而且,聽到的抱怨是某一個面向,而在另外一個面向,沒有出來抱怨集檢所醫療人員有過的委屈,不代表沒有這些事情。

而是,這些醫療人員長年已經習慣同理住院中、隔離中民眾不自由、不舒服的感受,我們消化、涵容,繼續服務,希望跟大家一樣,能看到隧道盡頭的陽光。

事情,往往不會只有一個角度,有限的資源,要滿足所有人的需求本就不易,互相體諒吧。

本文由李俊宏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